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情晚·帝宫九重天〖全本已出版〗 [目录] > 第58章:暗香袭,知是故人来(二)

《情晚·帝宫九重天〖全本已出版〗》

第58章暗香袭,知是故人来(二)

寂月皎皎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他扶我躺下,自己也在我身侧卧了,却真的什么也没做。

吹熄烛火时,我听见他低低道:“明天还得继续赶路。”

想避也避不了,属于他的温暖气息,在肢体胸背相触处一点点浸润过来,慢慢沁入肌肤,萦入鼻尖,深入肺腑。

我开始尚怀着警惕,架不住白日的跋涉颠簸,加上夜间一场飞来的痛苦折磨,竟在那方温暖中眼皮越来越沉,终于混混沌沌睡了过去。

居然睡得甚是踏实,连半个梦都不曾做。

------------------------------------------------

第二日醒得很晚,已有一线阳光自窗棂间投入,将飘拂的帐幔上映了一团团浅金的光影。

锦衾中甚是和暖,小小一方天地柔软地卷着我。

倦倦地打了个呵欠,我忽然升起一种奇怪的感觉。

如果能抛开那些碌碌尘世所有的艰难与困厄,争斗与厮杀,这样安静祥和地睡下去,睡到天长,睡到地久,未迟不是一种幸福。

可我身边却有人正迫不及待地提醒我这是多么可笑的梦想。

“你醒了?”

我呼吸一窒,转过脸,才发现淳于望居然也没起床,正侧卧着默默看向我,再不知已看了多久。

背着外面的光线,他的面部轮廓比寻常时候更显柔和,黑亮的瞳仁竟奇异地给人一种淡泊干净的错觉。

淡泊干净?一个弑兄的皇子?

我的唇角不觉挂起嘲讽,淡淡答道:“醒了。”

他的手指便触上昨日脱臼之处,轻轻地抚摸着,问道:“还疼么?”

我向后缩了缩,忙披衣下床,躲避瘟疫般地逃开这个喜怒无常的危险男子,才道:“已不妨事。”

穿戴整齐了,我打开门唤人拿水进来洗漱时,淳于望还没有下床。

他半倚在软枕上,依旧在默默地凝望我,只是眼眸已经没有了最初的清亮明净,黯然如蒙上了层层的阴翳。

见我皱眉瞧向他,他才似回过神来,弯了弯唇垂下眼眸,捻着方才抚过我肩臂的指尖。几束暗尘飞舞的阳光下,他那俊挺的面庞竟似浮上了浅浅的粉色。

又沉默了片刻,才听他低声道:“对不起。”

对不起?

我奇怪地问道:“对不起?从何说起?”

为囚我?辱我?还是打我?

着实多虑了。

和亲不成,我和他本就已是敌人。一旦芮、梁确定交恶,或再出点什么事,更是注定你死我活的结局。不幸沦作阶下之囚,怎生被处置都是份所应当。便如异日他若落入大芮人手中,也只有任人宰割的份。

尤其……经历此事后,如果我能逃出生天,到时落井下石的人中,必定会算上我一份。

这些话我并没有说出口。可他只听我那句反问,竟似已完全明了我的意思,唇角些微的笑意逝去,连脸上的血色都褪得干干净净。

许久,待软玉端了水进来侍奉他更衣,他才转过怨恨般盯住我的双眸,慢腾腾地披衣下床洗漱。

这是在怪我不领情,拒绝他的示好?

我懒得多想,洗漱完毕,随手拿根银簪绾了个髻,便自顾出房用早膳,再不看他一眼。

=================================================

……本章完结,下一章“暗香袭,知是故人来(三)”↓↓↓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