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冷枭的危情 [目录] > 第14章: 犯罪感

《冷枭的危情》

第14章 犯罪感

顾盼琼依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不要光顾吃饭,吃菜!”钟涵炎几乎是哽咽着夹了一大筷菜搁在钟未昔的饭碗里。

钟涵炎并不知道钟未昔一个多星期没有吃过米饭,碗里突如其来的几块香喷喷的烤鸭没有提起钟未昔太大的兴趣,白白的米饭松软无比,咀嚼后在嘴里留下甘甜,在钟未昔的眼中这一碗米饭远比这满桌的菜都要来得吸引人。

钟涵炎始终在看钟未昔,又夹了一些菜添过去,自己面前的饭菜未曾动过。

儿子不吃饭,陶为琳心疼,又碍于儿子之前的警告,只得压着火出声,“未昔呀,你看你堂哥多心疼你,一听说你被放出来了,立马向公司请假,专程回来看你,这么多的饭菜我准备了一个多小时他连一口都没尝,光陪你了。”

挑着米饭的筷子一顿,钟未昔忽然听见陶为琳别有深意的声音脸上闪过错愕之色,然这错愕也就一瞬之间,她脸上又变为枯井,犹豫着把筷子上的白米饭放进碗里,迟缓地伸向了堆在碗里没动过筷的菜上,又慢慢送进嘴里,有一下没一下咀嚼着。

陶为琳乘势说,“涵炎,你看未昔都吃饭了,你也吃啊,菜凉了可不好吃。”

看着妹妹肯吃菜,钟涵炎心情稍微好一些,端起碗开始吃起来。

饭后钟涵炎强行把钟未昔留下来,将电视打开来,昏暗的客厅里只有屏幕发出来的亮光,画面跳动中明明暗暗,照在两张不同的脸上。

钟未昔坐在沙发上看得认真,钟涵炎坐在那里陪着她看,过了一会据观察她根本没有看,而是在发呆,盯着屏幕的目光发直,木木的象座雕塑。

那件黑色绒连衣裙穿在她身上不大也不小,刚刚好,可这却恰恰令他鼻尖泛酸,胸中的难受一发不可收拾,因为这连衣裙她十三岁穿的正合身,如今她是二十一岁的大姑娘,骨架各方面早就长开。这个年龄的女孩子是无论如何也穿不下的,可她却偏偏穿下了,足可见她瘦得有多厉害。

心里的犯罪感一阵强过一阵,快要把他整个人淹没,钟涵炎不敢拿正眼去看钟未昔,于是这一大一小坐在电视前看电视,可谁也没有真正在看。

深夜,钟涵炎一个人坐在沙发上,坐了很久,他把房间让给钟未昔睡,自己睡沙发。陶为琳颇有微词,唠唠叨叨抱来被子,最后也就随儿子去了。

头恍惚着疼,脑海里反复在回放着瘦削到没人形的钟未昔,他在沙发上翻来覆去,想起了过去的很多事,想起了从前的自己、黑司曜,以及那时候的小昔昔。

与此同时,睡在钟涵炎房间里的钟未昔却截然相反,她睡得格外安稳、香甜,这是她两年来睡得最沉最舒服的一次。

她从未做过梦,哪怕被送进监狱也从来没做过,这一晚她却做了个梦,梦里不悲伤,不寒冷,不痛苦,不委屈,因为……有哥哥。

昔昔喜欢哥哥。

昔昔依赖哥哥。

有哥哥的地方昔昔就觉得温暖、安全。

===

想看看小时候的黑司曜不?

嗯(摸下巴)……是个酷酷的小帅哥?还是打小就是个小毒物、小冰山咩?

嗯(又摸下巴)……应该是后者,要不然怎么对得起此书名撒——冷枭,你好毒毒毒毒毒……

嗯(重复摸下巴)……且看他怎么毒……怎么个毒法……

……本章完结,下一章“ 狼外婆”↓↓↓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