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冷枭的危情 [目录] > 第3章: 寡沉

《冷枭的危情》

第3章 寡沉

顾盼琼依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迎面走过来几个活蹦乱跳的小学生,叽叽喳喳象一群快乐的小麻雀。

其中有个扎小辫的小女孩突然看到女孩行包上的血迹,“呀”了一声,小手马上从口袋里掏出一张面巾纸,走过来踮起脚尖,“给你,大姐姐,你流血了。”

女孩低头看着面前干净的面巾纸,又看看小女孩天真的小脸,眼中依然冷漠,心里却猛然绽开一丝波动,不知为什么,她想起了同样一张天真浪漫的脸,也是这样爱笑,笑起来左脸颊有只特别的小酒窝,总是俏皮的一声声追着叫她“小溪小溪……”。

最终面巾纸到了她的手里,小女孩挥挥手说再见,蹦蹦跳跳追上了小伙伴们的脚步。

面巾纸洁白得刺眼,怔了几秒,被塞到了羽绒服口袋里。

进入一片小区,蹲在32幢楼下的防盗门前,方方正正的一张面巾纸露出一股清香。

干裂的嘴边露出一丝苦笑,这是她几年以来从别人身上获得的唯一温暖。想不到竟来自于一个小女孩,或许小女孩不知道她刚从什么地方出来,如果知道了,这面巾纸是不会给的。

脸上被漠然所取代,擦掉手掌上的血迹,然后提着东西慢镜头似的一步一步开始爬楼梯。

这座小区现在虽成老小区,物业、小区设施等等之类倒也一应俱全,在当年不是普通老百姓能住得起的。

拖着笨重的脚步挪上五楼,放下行李包,抬头呆呆地盯着朱红色的防盗门。记得离开前的防盗门是原有的本色,绿色,四年不见已经变了新颜色。

目光呆呆地转到右下方,那里歪歪扭扭地贴着一张十公分左右的孙悟空贴画,这是小时候有一次遭了爸爸的打,恶作剧之下贴上去的,当时她从小卖部里买了张最大,颜色最花的贴画贴在了门上,结果自然是屁股上又吃了一顿巴掌。

想不到事隔这么多年,这张贴画还存在着。整片厚重的门都是朱红色,只有这片小小的角落象是在换新油漆时被遗忘了一样,与整扇门格格不入。

眼睛迟钝地抬起,伸手缓慢地从口袋里掏出一把钥匙,因为几年不用已经锈迹斑斑。

机械地插进去,扭转,门锁发出锁开后的“咔哒”声。

一股难闻的味道从门缝里传来,屋里的一切失去了原有的色调,显出一股陈旧与诡异,看不出原来的摆设。

所有的家具上都蒙着白布,四周的窗户挂满厚重的白色窗帘,一般人家很少用这样诡异的白色做窗帘布,阴阴沉沉的,只能见一点点光,屋里的萧条与其映衬,透出一种说不出的阴森恐怖。

她的目光掠过屋里的各个方位,忽然觉得窒息,直愣愣地看了一刻钟,人才动了动。

脏乱不堪的行李包本可以放在墙角或是地上,可她却固执地找到了曾经桌子的所在地,掀掉上面的白布,把行李包放在了桌子上。

尘土在掀掉白布的同时开始肆无忌惮地飞舞,满屋子有一阵窒闷的气息,呛得人喉咙里阵阵发痒。

就是在这样一间充斥着灰尘与窒闷的屋子,墙角不起眼的沙发里居然陷着一座半裸的希腊式雕塑。

朦胧的光线勾勒出雕像健美的体魄与深邃迷人的五官,既有典型的欧美人挺鼻深颧的特征,又与欧美人有所区别,面容线条不那么生硬,在棱角处倒显出东方人特有的柔和,因此整张面孔看上去英挺异常。

归类为中西混血儿的雕塑倒恰当。

然而,健硕光滑的胸口在起伏,显示着这并非是一尊普通的雕塑。

在这一刻马上清楚,这不是什么雕塑,而是一个活生生的人。

与此同时微合的眼睑猛然睁开,犀利的蓝眸正对上她的眼睛。

看清了对方的脸,蓦地,她想笑,勾了下唇,却不太成功,挑起的唇线一下子僵硬地停在空气中,反而象是寡沉的冷笑。

……本章完结,下一章“ 呆滞”↓↓↓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