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冷枭的危情 [目录] > 第38章: 埋尸

《冷枭的危情》

第38章 埋尸

顾盼琼依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宽敞的车厢里坐了三个男人,司机和副驾驶座上的候肃,以及强扣住她的黑司曜,三个人都沉默,车厢里反复回荡着她惊恐无助的声音。

雨点霹雳啪啦砸在车窗玻璃上,外面开始下雨,路越来越颠簸,车灯照出道路的偏僻。

终于停了下来,候肃打着雨伞拉开车门等在外面,黑司曜面无表情拉着她出去。

除了他们坐的车,后面还跟了三辆,在他们的车停下来前,三辆车从左右围过来,打开的车灯把四周几米远的地方照的亮如白昼。

脚下是泥泞湿滑的路,她赤足踩在冰冷的泥土里差点滑倒,他结实的手臂瞬间拽住她,目光始终盯着前方。雨雾中依稀能看到几个穿雨衣的身影正弯腰挥舞着什么,随着慢慢走近才看清他们在挖泥,被雨水浸泡过的烂泥比平常要重许多,挖起来格外费力,动作自然就慢。

在见到雨伞下的黑司曜后几个人不约而同来了力气,卖力地挖起来,看坑挖得差不多了,旁边另外几个人开始两个两个一组抬起什么东西往坑里扔,“扑通扑通”的声音不绝于耳。

钟未昔不知道是什么,也不想看,埋着脑袋只想等时间过去,拽住她的手猛然向前靠近。

她听到了呻-吟声,不大,在雨声中却格外清晰。

赤着的双脚被冰到麻木,霎时感觉被什么东西抓住了,她不禁低头一看,差点双脚瘫软下去,再也起不来。

那……那是人手,沾着血和泥的人手,她没有……没有看错。

凌晨四五点的冬季寒气逼人,雨发了疯一样越下越大,夹着呼啸的西北风,嘈嘈杂杂地充斥着耳膜。

寒冷、惊慌、恐惧、无助,都没有此刻的毛骨悚然来得强烈。

钟未昔毕竟还是个十三岁的孩子,盯着那只乱抓的血手,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尖叫着连连后退,脱离了黑司曜的伞下,雨水无情地打在身上,最后一屁股跌坐在地,寒冷与极度害怕牢牢占据了她的心,整个人蜷在一起瑟瑟发抖。

挖坑和扔尸体的人被这尖叫声打断,荒郊野外任她喊破了喉咙也没用,黑司曜皱眉从口袋里掏出手帕捂住口鼻,大手挥了挥,所有人惶恐地低下头,继续埋头苦干起来。

没有人说话,除了雨声什么也听不见。

雨水伴着泥水流进坑内,尸体里冒出来的血水红了一片,看上去象是一条血染成的湖泊。

有人显然还活着,手脚在血水中乱动,无奈一具具尸体叠上去,那乱动的手脚渐渐微弱,直至完全被淹没。

抓着钟未昔腿的那只血手处于坑的边缘,那人呻-吟着拼命往坑外爬。

钟未昔颤抖着亲眼看到黑司曜漫不经心地抬了下手,候肃从腰间抽出把刀,一刀砍下去,那人的手在惨叫中留在了地面上,又一腿揣了出去,没了手的人砰一声掉进了坑里。

泥土迅速掩埋上去,惨烈的叫声消失了……

这场面血腥而残忍,钟未昔恐慌到无以复加,吓得把小脸藏进手心里,可是晚了,她看到了,什么都看到了,朦胧间她好象认出来这人就是那天在学校门外要强拉她的小青年。

===

今天去北京一趟,为期三天,每天一更,回来再补上,么么!

……本章完结,下一章“ 孤儿院”↓↓↓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