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冷枭的危情 [目录] > 第51章: 杀人犯(2)

《冷枭的危情》

第51章 杀人犯(2)

顾盼琼依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摆脱了以前用草稿纸单调的白色,近两年她攒下零花钱,会买一些剪纸专用的颜色。这是一副她新剪出来的,她给它起名叫‘夏日’。

黑司曜看着她渐渐低下去的面容,迈步走过来,率先捡起了那副特别的图案,这看起来与平常的剪纸有所区别,是将剪纸粘贴到贴作品的纸上,以鲜明的对比突出剪纸所要表达的意思。

手中的这副形象生动,对比鲜明。

红色的剪纸,摇曳的树枝下有一大一小两个身影,大的是个男生,戴一副眼镜,小的有一头长发,正抬头看着男生,旁边是开得正浓的花。

还给我,钟未昔从他手里抢回来,抱在怀里。

“这叫什么?”她越是不说,当宝贝似的,他就越是想知道。

“没有名字。”她不想说,躲着他的眼睛,脑海里都是那天掩埋尸体的景象,清晰地能看见那血手在眼前晃动,这种恐惧到哪里都无法忘记。

他怎么能做到好象什么事都没发生过,那可是一条条人命。

还有爸爸,他是警察,为什么会让一个杀人犯住在家里?爸爸一定是不知道他干过的事,她要告诉爸爸。只要她肯努力回忆,说不定能想起来当年他埋尸体的地点,说不定就能想起来。

看她差点把唇咬破,她早已不是记忆中那个成天泪眼汪汪的小女孩。

稚气在她脸上已经慢慢寻不到,温婉纯洁在她眉眼间,益发动人。

他知道她躲他什么,他必须那样做,只要毁灭天真,才能长大。这个世界本来就残酷,只有靠自己才能活下去,没人能帮你。

黑司曜并没恼,懒懒地靠在书桌旁,“最近有没有和涵炎联系?”

他想把哥哥带坏吗?钟未昔看着他眼中复杂的情绪,拼命摇头。

“我手表坏了,睡一会儿,五点叫我。”他说完,自顾自往床上一躺,长手长腿在她的小床上显得有点不合尺寸。

家里又不是没闹钟,钟未昔刚想说,最终没开口,他身上总有一种说不上来的锐气,在他面前总感觉害怕。

她紧张地站在那里,仅有一秒,居然听到他发出来规律的呼吸声,仿佛一夜没睡的样子。

迟疑间,客厅的电话响了,她吓了一跳,跑出房间去接,是钟柏龙。

“我要去外面办件案子,明天回来,今天你就不要回校了,我和你老师说过了,高考这一个月你走读。”

电话里钟柏龙一如既往对她用的是严厉口气。

喉咙发紧,全身的血液都凝固住了,钟未昔不想走读,爸爸不在家,她不是要和杀人犯住在同一个屋檐下吗?

在她犹豫的时候,钟柏龙挂电话前说的一句话让她有些明白突然决定走读的原因,“你房间里的灯天天开到半夜,我不是瞎子,既然你有决心参加高考,只要你考上了,就让你上。”

这一瞬间她的眼睛一阵湿润,嗫嚅着嗯了一声,头一回说了父女间最长的对话,“爸爸,你早点回来。”

……本章完结,下一章“ 锋芒外露”↓↓↓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