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冷枭的危情 [目录] > 第6章: 阴冷

《冷枭的危情》

第6章 阴冷

顾盼琼依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这几年的所有记忆是模糊不清的,有时候她感觉自己在做梦,做一个很长很长的梦。这个梦象阴雨连绵的冬天,唯一让她印象深刻的是那天天气不错,她排在女囚的队尾,最后一个打完饭坐到角落,刚吃了一口,狱长突然派人把她叫到办公室,亲口告诉她钟柏龙的死,说完用一种同情的眼睛盯着她。

钟未昔当时想笑,狱长想从她脸上看到什么?伤心的泪水?

她知道女狱长多多少少是看在曾经和钟柏龙一场同事的交情上透露的,所以当时什么也没说,像听了场故事会,听完了拍拍屁股走人。

钟柏龙怎么死的?是谁杀的?

什么人所为?仇杀?情杀?

凶手杀人就杀人吧,为什么要挖走器官?挖走器官的目的是什么?

想必这些问题早被大街小巷间的居民讨论烂了,她并不想去关心,这些是警察该管的事。

她所关心的是自己,还有半年就要出狱,坐了两年的牢,已经与外面的世界彻底隔离。出去后她能做些什么?

客厅的另一角有个木柜设成的香案,上面摆着黑白照片,钟未昔没有表情的眼神注入一抹湿润,这是她的妈妈。

钟瑛是个典型的中国家庭妇女,性格温和,默默操劳家务,对这个桀骜不驯的小女儿一向采取的是包容的态度,几乎是有求必应。

所以在钟未昔的心目中妈妈是她唯一的亲人,可惜,这唯一的亲人在她十三岁那年也撒手走了。

妈妈是病死的,肺癌。没有人会想到平常健健康康的妈妈为什么会突然得这样大的病。

在外地的她是妈妈走后第二天接到的钟柏龙的电话,想当然她没能在最后时刻守在妈妈身边,赶回来只看到香案上的骨灰。

这个屋子里先后有两个人去世,香案上却只有妈妈的照片,前面有香炉,钟未昔准备上香,发现手上又是灰尘又是干涸的血迹,去洗手间洗手,龙头已经生锈。大半年不住人,试了几次拧开后没水是早该想到的。

折回香案,除了照片、香炉、两只烛台,没有火柴,蜡烛和香,所以也上不了香。

看着照片里妈妈温柔的面容,钟未昔双手攥得紧紧的,扑通一声跪下,毕恭毕敬磕头,额头撞在灰蒙蒙的地板上的闷声格外响。

磕完三个响头如入定一般蜷在那里一动不动,又是一尊没有生命的石像。

时间在这一刻停止,面无表情的男人裸着上身半倚在沙发上冷眼旁观,仿佛在看一幕哑剧。

钟未昔没看男人一眼,似乎这个屋子里只有她一个人,男人幽蓝的瞳孔深处有什么东西在闪烁,又迅速在冷眸中消失。

起身扯起搁在沙发尾的衣服,精壮结实的身躯转眼被收在笔挺的黑色大衣里,大手掀开落地窗前的窗帘,眨眼间人便没了影,只剩白布在空气中飘动。

这里是五楼,平常人跳下去凶多吉少,可他不同,借每扇窗的蹬力轻轻松松双脚落后,大衣角上只粘了些许灰,用手拍掉后整了整衣物。

……本章完结,下一章“ 厌恶”↓↓↓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