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红颜动第一部之恰少年 [目录] > 第1章:《红颜动》回城

《红颜动第一部之恰少年》

第1章《红颜动》回城

苏樱公主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第一章 回城

西北大漠裕门关,城墙高耸巍峨。黄昏将至,残阳如血,烧红了半边天。极目望去,漠漠黄沙如同被造物主放了一把野火,变换着红黄交替的奇异颜色,令人目眩。然在这令人震撼的雄伟壮阔中,却有着一种让人难言的“苍茫远山口,豁达胡天开”的苍凉寂寞。

不知道什么时候,城墙上有人吹起了长箫,箫声缠绵幽怨,时如急雨,时如泉鸣,若江南之雨打芭蕉,又如孤寺之寒灯残更,听之让人心起悱恻,闻之伤心。站立在城墙下静默的守卫军听了,仿佛都受到了感染一般面容悲凄。

“回城之人,战胜之军,不该有此箫音。况且是即将娶亲之人?”城墙上,突然响起了一个温和的男声,一锦衣男子,手摇折扇,玉身长立。

吹箫男子,背对锦衣男子,置若罔闻。

箫声继续,如泣如诉,突然,中途而转,高昂嘹亮,似金帛撕裂,又如金戈争鸣,掷地有声,声音越来越宽广越来越高亢,一刹那声若海之宽广,龙之奋翔,一时间竟全扫先前的悲苦之意,波澜壮阔,气象万千,让人闻之浑身一振,似乎有着无穷无尽向上的力气绵延不绝生长出来了。

“好,好!”锦衣男子微笑击掌。

最高昂处,箫声戛然而止。

“文仲笑话我了”吹箫男子轻轻放下箫,仍然背立而站,青色锦袍迎风飘展,不经意的露出了里面黄色缎面和金线绣做的吉祥图案。

“呵呵,人生三喜,洞房花烛为最,翔兄没有一丝企盼?”被叫做文仲的男人嘴角含笑。“更何况是有天下第一美人之称的……”

青衣男子,身形微动,苦笑:你难道不知道那是谁?

双方许久沉默不语。

大漠上夕阳已经渐渐落下,夜色笼罩上来,城墙的影子越拉越长,大漠的风更加张狂肆意,吹的城顶的战旗飒飒作响。锦袍男子,突然也无限的沉重起来。环顾四周,空气中带有着大漠熟悉的味道,多少兄弟多少男儿一起战斗在这里,这里,曾经是他们并肩作战的地方,他们同退同进的地方,这里虽条件艰苦,却豪放自在无拘无束,哪里象是那个繁华之地,处处是陷阱处处是牢笼……与其回去,倒真不如做个山野之民,来的自在……

正当他这样冥想的时候,青袍男子抬起头来,看着天空,突然,深深的吸进一口气:“出发。”

话音未落,身形展动处,人已然在十丈之外。

锦袍男子苦笑摇摇头,最后留恋的环顾四周一眼,纵展身形,追了上去。

汴京城中,流光溢彩,户户张灯,家家结彩,人人身着新衣,处处充满了欢声笑语。而这一切,都因为着一件事情,因为要迎接着一个人。

城中的王孙巷,“西施豆浆店”边上,老板娘杨三娘一边飞快的用勺子盛着豆浆,一边用她那西施般甜润的声音叫道:“吴大柱,你手脚能不能快点?天都麻麻亮了,你怎么贴个红纸还不好?我屉上还一蒸笼的包子哪!快去看看去!”

“别叫唤,马上就贴好!七皇子回城来,要弄的喜庆点!咱这可是一出皇宫就能看到的地儿。”豆浆店的吴大柱身子矮矮胖胖的,一身布衣布褂,长着一张笑咪咪的胖脸。而他的话一点都没有假,这王孙巷,确实是距离皇城最近的平民百姓的地方。越过北头的京城主大道,再越过几座王爷大人的府宅,站在这里,隐隐约约就能看的到皇宫的飞檐。

“大柱,你慢着贴哪,包子在哪?西施身上有包子?我帮你拿。”吃饭喝豆浆的一个三十岁汉子说起了俏皮话,惹起了周围一大圈短衣汉子开怀大笑。而那素有“豆浆西施”之称的杨三娘倒也没有恼起来,泼泼辣辣的一笑,顺手抄起舀豆浆的勺子给了那汉子脑勺子一下:“王老四!喝你的豆浆,吃好了站你的岗!小心话多了,魏相爷要了你狗命!”

那王老四哈哈一笑:“魏相爷,魏相爷可没有时间要我的命,这两天他忙着哪,天天宫里传哪。”

“宫里出了啥事了?”

“没,七皇子这次平了月氏,立了大功,皇上传他负责迎接凯旋之事。”

“七皇子?二年半前发往西北边疆,听说那边的月氏国骑兵彪焊,这次能被他杀敌归来,真是不容易啊。”

“这两年,三皇子病死,十一皇子离奇失踪,这次七皇子回来,皇上心里肯定开心,听说啊,还要赐婚天下第一美人!”一个精瘦的男孩子,一边抹去嘴边的豆浆一边笑嘻嘻的说。

“小三子,闭上你的嘴!”喝完豆浆的王老四对着他吼了一声:“不谈国事。”

小三子俏皮的吐吐舌头,低下了头来.

“英雄配美人,好啊!”突然,一个清脆的声音响了起来。

杨三娘顺着早晨的阳光望过去,早晨初升的阳光下,站立着一个小厮。

不,确切的讲,是一个十六七岁的孩子。瘦瘦弱弱,穿着一身月白锦绣的袍子,黑发以黑玉冠高束,配一条银色抹额,脸色白皙,眉目清秀,唇红齿白。长相说是英俊,却仿佛比英俊多了些秀气,若说是秀气,可秀气中又多了些狡黠。若说是美,但又算不上特别的出众,然而,那微微的一笑,却让杨三娘心里在一刹那不知道为什么,忽然觉得有些目炫。

也许是阳光的问题,杨三娘很多年后回忆起来,只觉得,那天那孩子的出现,真的是非常奇怪,那孩子,个子不高,却仿佛从光中走出来的一样,就那么奇异的突然的出现在她面前,微微的带着点调皮、带着点纯真的笑看着她,杨四娘一刹那觉得天地仿佛突然安静了下来,什么都没有,只看到了那孩子,面目清秀,但却有种说不出的奇异的美。

“不会说话了嘛?”孩子,不,应该说少年,伸出了一只手来,手修长白皙,皮肤在阳光下薄如蝉翼般透明光泽,仿若皮肤底下有着玉的光泽晕开来。

少年的手中有着两块碎银:“我们家主子要买两个包子,拿来!”

主子?杨四娘一边飞快的拿包子,一边心里纳闷:这少年如此奇异如此出彩,真不知道他的主子是什么样的人。

包子铺对面路边的树下,懒懒的依着个黑衣男子,看到此情景,叼着一根草的嘴角微微上杨,俊美的丹凤眼中闪过一抹笑意。

“你若想吃那包子,何必找我做借口?”他笑着看少年吃着刚刚买来的包子。

马背上的少年从阳光中俏皮的扭转过头:“你是主子嘛,哪有奴仆买包子给自己吃的道理,而且我看那三娘人也不错”说完,微微一笑,那笑容竟溶化了阳光,让人沉醉。

黑衣男子却仿佛不为那阳光所动一般,脸色阴沉下来。

“偷来京城,已是违背命令,你休想在此留下任何东西。”

少年却不说话,只是瞪大了一双美目含着笑意的看着黑衣男子,一刹那眸子中流光溢彩,有光华从那张脸上溢出,竟是美的夺人魂魄!

黑衣男子长叹一口气,“宝儿,爹说过不让你进京城的,而那些事务,你更不应该插手。”

“我没有插手,我只是想看看他。”少年依旧含笑。

秋日阳光一片,竟是绚烂的让人睁不开了眼。

……本章完结,下一章“ 相遇”↓↓↓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