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红颜动第一部之恰少年 [目录] > 第12章: 无耻之徒

《红颜动第一部之恰少年》

第12章 无耻之徒

苏樱公主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秋色老去,梧桐叶黄,荒草零落,初冬时节,天,慢慢的寒冷起来了。

京郊的湖边,宝儿静静的坐对着水面,望着寒烟笼翠,天上慢慢的飞过南归的大雁。没有想到,自己竟有这么一天,不能回家了。不仅不能回家,而且还不知道自己想要去的地方。

看君已是无家客,逢人犹是说故乡。宝儿轻轻一笑,古人尚能逢人说说故乡,自己现在竟是连说故乡的人,也没有了!

罢了,这样倒也好的,权作是自己逃家轻松的流浪了。

宝儿轻轻抬起手来,对着水面,用手向上撑开自己的嘴角,做了个微笑状。水中的少女,麻花辫,面色土黄,本来普通的面容,因为这个怪模怪样的动作变得更丑了起来。宝儿轻轻的甩甩头,这样的消失,可能算得上彻底?

这个样子,估计就是林漠,也未必认得出自己来。宝儿想,背起包裹,踏上漫无目的的官道,自己去什么地方呢?应该去江南吧,那边会离京城远些,离爹爹也远些。慢慢的走着,前面不远处,有村庄,自己可以天黑了那里去找个地方安歇。

想着想着,宝儿慢慢的走过了一片树林,突然,丛林中,传来了一个男声:

“哼,想从我的口中得出任何一点讯息,就是杀了我我也不会屈服给你们这帮无耻的胡人!”

胡人?宝儿屏住了呼吸,此处竟有胡人?

还是不要多管闲事的好,宝儿想。低下头继续走路。

啊!那男子凄厉的叫了起来,

边上有挥舞鞭子的声音,同时还有个男子低沉的声音:“你究竟是说还是不说?”

那男子继续凄厉的叫着,鞭子挥舞的声音更快了。声音渐渐的小下去,竟是听起来,那男子快要奄奄一息的样子。宝儿皱皱眉,怎么办,自己是去看还是不去?宝儿悄悄的靠近树林。(题外:宝儿想:这作者怎么回事情,怎么老是让我去救别人??)

“住手”,一个懒洋洋的男声响起,宝儿心中一喜,看来是有救了,不需要自己出动了。

“你不说是吗?”还是那懒洋洋的男声,说到最后,竟还带着笑意一般:“你不说,赵大人,那就让你的女儿来说吧。”

宝儿心中一沉,拔开树枝看过去,发现,发出声音的人,一身白色锦袍,背对着自己,正被一群人环绕着懒洋洋的靠在树上,说话的竟是这群胡人的头目!宝儿暗吸一口气。自己还以为是要救人的什么侠客呢!

而在这看不到面的白衣男子的对面树上,正绑着一个中年模样穿着官服的人,血迹斑斑,竟是浑身皮开肉绽没有一块好的肌肤!看上去实在的惨不忍睹。宝儿不忍心看下去,这胡人,竟是这么的残忍!

“爹爹,爹爹救我——”被两个随从模样的人,拉上来的竟是个看上去只有十四五岁的少女,面目清秀。

“住手,你们这帮畜生,畜生!”那男子竟是口吐血沫:“哼,我们天朝做事从来都一人做事,一人当,你,你放了我女儿!”说到最后一句,这男子,双目通红,恨意满眼,竟似要滴出血来一般。

那懒洋洋的男子,慢慢的挪动身子,站了起来,宝儿一惊,这男人个子真高!比他竟还高些,脸前仿佛映出了那张深情望着自己墨玉般的眼眸,宝儿心里一疼。

“呵呵”他慢慢走向那个清秀的小姑娘。伸出手去,捏住了那姑娘的下巴,发出了恶魔般的笑声:“你不说吗,小姑娘,你的命可是在你爹爹手里吆。”

“你,你要干什么?”那小女孩的脸竟然一刹那红的像个苹果,而且浑身发抖,看上去甚是可怜。

“你,你这个色鬼,放,放了我女儿,卑鄙、无耻!”

“我们胡人呢都是卑鄙无耻的”那男子懒洋洋的声音到此一沉:“赵大人,你还不说吗?”

“你,你这个恶贼,我——”那男子气急之下,一口鲜血喷出,竟是说不出话来!

“呵呵,”那男子轻佻的一笑,宝儿心中一沉,这男人,竟然如此的龌龊,到这个时候还笑的出来!

“来人呀,带下去,赏给兄弟们了——”

几个跟着的随从模样的人拖起小姑娘,往密林深处走去

“爹爹,爹爹,爹爹救我——”那姑娘挣扎着伸出手来,满脸的泪光。

宝儿再也看不下去了,这群胡人,如此龌龊,据说他们可以兄弟共妻,父死娶母,现在几个人欲一起强*这小女孩,真是再正常没有的了!

“放手!”

宝儿高声喊道,走进了树丛中的空地。却不想走的太急,被树丛边的灌木绊了一下,整个人扑到了地上,手上传来火辣辣的疼,原来那带刺的灌木,划破了自己的手。而更为可恨的是,自己原先从管家老王头妻子那偷来的粗布衣服,这时候竟沾满了泥浆,而自己头上也灰蒙蒙的。

宝儿忍着痛爬起来,知道自己现在一定很狼狈。但是,无论如何,也要救那个小女孩。

随着自己的这一声高喊,和自己这么狼狈的一扑,那些胡人果真停下了手,宝儿抬起头来,看到了那个高个子懒洋洋的男人现在正好整以暇的望着自己,而那张脸,

宝儿看到后,竟是微微一愣,那脸竟不是她想象中的那么猥亵,竟是异常的阳光,温暖、俊美,特别出彩的是那一双不似汉族人的非纯黑色的眼眸,褐色仿佛带点透明,似乎有魔力的宝石一般,吸引人人的视线。而此时那张俊美的脸上,正带着吊儿郎当邪邪的笑意望着她。

宝儿突然明白了刚才那女孩子,为什么脸会这么红。真是可惜了这张好皮囊!

那男子看看她,皱皱眉,仿佛没有料到出现的要救人的竟是这么一个浑身破烂,肮脏,而且丑丑的村姑一样的人:

“你,要救人?”他懒洋洋的问,目光却不盯着她,仿佛她不存在一样。

“我汴朝,侠义之风处处存在,路见不平这种事情,人人做得。”冷笑一声,宝儿轻轻的弹弹身上的灰尘。

而那卑鄙的胡人,却看都不看她一眼,不屑的一笑,仍是抬起手来挥了挥,那些刚才停下的大汉,这个时候却看都不看她一眼,继续拖着那姑娘往密林中走去。

“放开我女儿,放开——”那捆在树上的男人,奄奄一息。

“住手!”宝儿说,同时趁着他们的视线转往那姑娘的时候,欺身靠近了那个赵大人,拔出防身的匕首,架在了那个赵大人的脖子上:

“如果你们再不住手,我就杀了他!”

赌,只能赌这一把了,这被绑着的赵大人身上的衣服被鞭子抽的破烂,但是,却还隐隐可辨出是个有品级的官服。也许,他要得知的那个秘密,只有这个人知道。

那男子望向她,眼睛里带着惊讶的神采。嘴角,却依然挂着笑意。

“你的秘密只有他知道,我想,你们并不是真的想让他死掉吧。”

那男子,不说话,懒懒的靠在树上。他身边的几个拖着那姑娘的大汉,倒是停住了手,一脸征询的望着那男子。

宝儿感到自己的手在微微发抖,不知道自己这次的猜测可是正确。

“是吗,你要杀了他?”他挑挑眉“好啊,请便——”

声音依旧是懒懒洋洋的,宝儿一愣,望向刀下的那个赵大人,

难道,自己的猜测竟是假的?

手骨传来剧痛,在自己一走神的时候,手上的刀竟然不见了,脸前突然现出了那懒洋洋男子放大的脸,他站在自己的面前,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的刀落在了他的手里,而自己的手竟被他扭转正被他的手攥住!

“想要挟我吗?”他的面孔贴近她,带着阴冷的坏坏的笑:“你真幼稚的很!”

“呸!”忍住手骨的剧痛,宝儿唾向他的面孔,这个男人,是个不好对付的男人,狡猾奸诈的很,只有这样了,这样引起他的注意力,也许才能拖延时间救出那父女两个,这树林虽然距离官道远,自己发出声音来,也许会有人能听到。

“卑鄙!无耻!”宝儿提高声音:“你们胡人都如此欺压幼女,用这种猪狗不如的手段威胁逼供吗??”

有拔刀的声音,边上的一个随从走了过来:“爷,不要与她罗嗦,一刀杀了她算了!”

“呸!”宝儿不待那男子说话:“杀人,你们竟敢在我们汴朝的王土上杀人,不想活了吗?”真是一群草菅人命的家伙!宝儿心中充满了鄙视,看起来,这真是一群未开化的人!为今之计,只有大声说话,希望官道上有人走过,能够救自己。

那贴近了自己的男子,竟不以为意,将自己身子一推,压在树上,另外一只手拿着自己的刀,目光扫来扫去后,突然轻薄的一笑:“骂完了吗?”

哼,宝儿冷哼,用劲的挣扎,可是奈何力气太小,竟不能动他分毫,而他,却突然的逼近,一只手紧攥着自己的手腕,另外一只手懒洋洋的撑在了树上,身体与自己是快要贴在了一起,而他的长发,竟是快要盖到了自己的脸上。

“放开我!无耻之徒!”宝儿说。不知道为什么,见到这个男人,自己总觉得心里惶惶的。

“无耻?”他邪邪的一笑,嘴角隐隐约约的竟显出了一个浅浅的酒窝,他的手伸出来,轻轻拨弄着她的头发:

“对你吗?不好意思,我这样的好色之徒,还没有兴趣”

宝儿一愣,突然想到了自己的妆容,不由得轻轻一笑,原来这妆容竟有这样的作用!真是不错:

“你们这些胡人,潜入我们汴朝已是死罪,还敢在此杀人,真是胆大妄为!你们就不怕官府不放过你们吗?”

“官府?”他哼的一声冷笑:“我好怕哦,”

说的是好怕,但是那张似笑非笑的脸上,却是一脸的兴趣浓厚,宝儿气的银牙暗咬。

突然,有个随从走了过来:“报告大人,道上走来很多可疑人。”

嗯?他转过头去,看着那个随从。

可疑人?宝儿心中一喜,官府来了?

“无耻之徒,放开我,放开我!”她用力的挣扎,大声高呼!

“闭嘴!”伴随着一声怒喝,他俯下身来,宝儿感觉有温热的气息笼罩住自己,他的脸突然在面前放大,有温润的东西堵住了自己的嘴。

他,他,宝儿睁大眼睛,他,他竟是吻住了自己?

吻?吻?天和地在旋转,宝儿车彻彻底底的傻呆了。

“我对你没有兴趣”他冷冷的邪魅的一笑,“不过,我们胡人都是色鬼,我不介意堵上你的嘴!”

在宝儿还没有回过神来,颈上传来一阵痛,她昏了过去。

……本章完结,下一章“ 恶魔”↓↓↓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