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红颜动第一部之恰少年 [目录] > 第16章: 人世苦

《红颜动第一部之恰少年》

第16章 人世苦

苏樱公主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西城杨柳弄春柔,动离忧,泪难收。犹记多情,曾为系归舟。碧野竹桥当日事,人不见,水空流。韶华不为少年留。恨悠悠,几时休,飞絮落花时候,一登楼。便做春江都是泪,流不尽,许多愁。

人在很多时候,一直在不断的追寻一些东西。然而,如同佛家诘语所说的那样,越是追求什么,越是要得不到什么。总是在最后将一切都打破了,方才干净。是故佛家又云,人世苦。

———作者自叹

天不知道什么时候下起了雪,鹅毛一样的雪花纷纷扬扬,很快,地上已经白茫茫一片。

他望着她,天已经蒙蒙的亮了,雪花落到了他的脸上和红色的喜袍上,看上去他像是整个雪地里一团红色的火,那红色的火光是大的,温暖了站在他身边的她。然而,雪,雪落的越来越多了,天也越来越寒冷了。

他牵着她的手,慢慢的走向马儿。这一刻,雪如同白光一样在他们的心头上晃荡,甜蜜的幸福从他的掌心传向她的。雪地中,他红衣俊秀,她黑色披风紧紧包裹着瘦弱娇小的身子,看上去惹人怜爱。这样的一对男女走在茫茫草原的雪地中,真是说不出的好看,说不尽的丰姿绝色,美的像是来自于天上的仙人,像是不属于人间的一幅画。

四周安静极了,只有雪花静静飘落的声音,还有马儿在雪地中喷鼻的声音。

然而,一只破空的箭却在这个时候撕裂了空中的宁静,直奔着这对让世人艳羡的男女而来。

仪翔感到了空气中气息的一变,四周隐约的升起危险的气息。有呼啸的声音越来越近,他猛地一拉她,就地一滚,箭射进了边上的树中,引起了树干的晃动,哗哗的,枯黄的叶子慢慢的飞落下来。

他望着她,躺在地上,相视的目光里多了一分又是苦涩,又是亲昵的笑:

“来的真快”他说。

她望着他,地上薄薄的积雪在他刚刚的一滚中,沾到了他乌黑的发上,益发衬托的他那张俊美的脸英俊极了。

“你后悔吗?”她问他,微微的笑。

他不说话,眼睛里是淹没了世间万物的深情,痴痴的看着她,那眼神仿佛说明了一切。她长叹一口气,眼睛里涌上薄薄的雾气,突然,她伸出手臂轻轻的勾住了他的脖子,吻上了他的唇。

仪翔一愣,她吻上了他的嘴唇。身子一阵颤栗,他拥紧了她,舌头要伸进她的唇里,探索她的气息。可是,她却飞快的移开了头,红晕飞上了她的脸,在白色的雪地上,黑色披风上,她羞红的双颊,艳若桃李,看起来真的是前所未有的美,一种属于少女特有的羞涩的美,一种属于刚刚绽放的鲜花的,娇艳妖娆的美,在那一刹那,她移开的脸,低垂的睫毛,雪白的牙齿咬住的红艳的嘴唇,竟是耀眼的美丽,比雪还要耀眼,让人无法移开视线!

仪翔心中一荡,神魂俱酥,虽然大敌当前,可是心中竟是说不出的甜美和幸福。

然而,接下来,她的那一笑,却让他更是愣呆了,她对他一笑,与刚才的那娇羞完全不同的是,竟是万分的凄凉哀艳,正如最灿烂的阳光即将逝去一般,竟让他的心里不知道为什么涌出了非常悲凄的感伤。

“仪翔,你会永远想我吗?”她问他。

“宝儿——”他轻唤她的名字:“你,后悔吗?”

她望着他,脸上的笑容还是那样惊艳的苍白,忧伤仿佛在她的眼睛里慢慢的流动。

“相信我,宝儿”他说,他的眸子里是无比的真诚和坚决。

她不语,缓缓的点点头。神色恢复了正常,眼眸慢慢的转动,突然惊呼:

“仪翔,人很多。”

仪翔和她站起,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蒙蒙的晨光中竟多了十多个黑衣蒙面的客人。

仪翔冷冷的一笑,看来,今天有一场血腥的大战了。这群来的黑衣蒙面客,绝不是官兵。

拔出剑,他将宝儿拉向自己的怀抱,望着她,轻轻的吻向她的眼睛:

“闭上眼睛,宝儿,你不应该看到血腥。”

宝儿不说话,把脸深深埋向他的怀抱,竟是安然极了。

一声长啸,仪翔揽住宝儿的腰,拔地而起,跃上了马背,冲了出去。四周的黑衣蒙面人也发动了,刀刀指向他的致命之处,更有一部分砍向他的马儿。

血,血溅出来,红红的映在地上,在白色的地里,灼人眼痛。仪翔剑舞如风,一瞬间就有了几个黑衣人的哀叫声。

然而,那群黑衣人,却也不是省油的灯,很快刀法一变,不再是刺向他,而是转向他怀中的宝儿,还有他胯下的马。仪翔心中一紧,招招递出的全是杀着,无论如何,这次一定要保住宝儿的平安,幸福,原来就在不远的前方,只有自己拼命了,才会向自己招手。

“扑嗤”,血从黑衣人的额头上喷涌出来。仪翔一愣,身边的黑衣人,突然在一瞬间全部慢慢的倒下,刀剑当啷的掉在地上。他们的前额,不知道什么时候都多了一个洞,竟有箭从他们的头颅射过,他们,竟,死了。

这样大的力道,真是罕见。仪翔皱皱眉,手中的剑指向雪地,血,在沿着剑刃慢慢的流下。

四周安静下来,所有的战斗声已经没有,宝儿动动身子,战斗,已经结束了吗?

“出来吧”是仪翔冷冷的声音。

难道还埋伏着其他人?宝儿一愣。

“剑下败将,从京城躲到这里,竟还没有藏够吗?”仪翔冷冷的笑。

剑下败将?宝儿一惊,正要探出头去,突然听到了拍掌的声音,还有一个似笑非笑的声音:

“七皇子果真好眼力,竟认得这是我们匈奴所用的强驽。”

宝儿坐直了身子,转头望去,身边,黑衣人的死尸躺了一地,而自己的四周不知道什么时候围满了胡人,而当中一身白色锦袍,面色微微苍白的,正是那至今自己也不知道是谁的胡人!

宝儿一愣,他们竟追来了?为什么?

看到她望向自己,那胡人咧开嘴邪邪的一笑,一边手里把玩着她的那把寒铁刀,一边挑挑眉毛:“宝儿,你逃的倒是很快哦,咱们的定情信物都不要了吗?”

定情信物?宝儿心中一怒,这胡人,竟是满嘴胡言!

仪翔冷冷的一笑:“匈奴国的呼韩二王子,没想到说话是如此的轻佻!”

呼韩二王子??宝儿心中大震,他,那个吊儿郎当的他,竟是匈奴国赫赫有名的呼韩二王子?有着“草原之鹰”之称的呼韩二王子呼韩邪?自己跟着父亲镇守边关这么多年来,早就听闻匈奴国有个武艺高超,又深通汉朝文化的二王子,十五岁就在草原上打遍整个匈奴国勇士无敌手,十七岁就出征北蒙古,西邯郸,协助匈奴王吞并了很多部落,深受匈奴人爱戴。那人,竟是眼前这个面色苍白,嘴唇没有血色的他?说话永远懒洋洋的他?

“哈哈”他得意的一笑:“是吗?在下深以此为傲哦。”他一边说,一边狡黠的望着她眨眨眼睛:“七皇子情报来的真快啊。不过,这次,可不是在京城了。”

仪翔不说话,举起剑来,轻轻的在剑刃上吹了口气,剑身发出了微微的铮鸣声,淡淡的一笑,王气四溢:

“是吗?”

“七皇子的剑再快,估计也比不上这么多人的驽快吧!”他说,依旧懒洋洋的。宝儿冷冷的盯着他那张可恶的俊脸,又想起了他砍向他的那一刀,心里一冷,轻轻的依向了仪翔。

仪翔低下头来,望着她,眼睛里是旁若无人的宠溺,仿佛懂得了她的意思,一边搂紧了她,一边却面无表情的向他说:

“是吗?我想我的箭会更快,抵达二王子的喉咙。”

“金弓宝箭,一举天下动。七皇子万人中取他人性命如探囊取物,在下从不怀疑,只是——”他笑笑,脸上又露出了恶魔般的奸诈:

“面对这么多驽,七皇子,我可不能担保宝儿是否会有些闪失哦。”

话音刚落,那些胡人的强努,一致改变了方向,竟是全部瞄准了宝儿。

他竟是懂得心理战术的,宝儿冷冷一笑,竟知道仪翔的弱点,用自己来威胁仪翔,估计作用力比威胁要杀了仪翔还要大些,而那胡人如果真是要用强努来射自己的话,只怕最后死的不是自己,而是仪翔,他,定要舍身来救自己的。

果真,自己还未说话,仪翔却已经狠狠的抱紧了自己,望着自己的眼睛里全是让人心碎的柔情和温暖。

宝儿苦苦一笑,缓缓的转动眼眸,不知道怎的想到了一句俗语:“全凭天注定,半点不由人。”也许这就是命运,永远也逃不开的命运,而昨晚,终归到底,就是一个梦,一个永远在远方让自己不可触及的梦。长叹一口气,宝儿刚要说话,突然,这茫茫的荒原上响起了另外一个人的声音。

“只怕你们来不及了”,一个熟悉人的声音。

场面情势一变,林漠和管文仲不知道什么时候竟一起站在了那些胡人的身后。而他们带来的弓箭手手中的箭正瞄准了那群胡人!

“放开他们,否则,别怪我林某人的弓箭无眼。”林漠说,布满红血丝的眼睛望向宝儿,竟是浓得化不开的担忧和狠狠的责怪。林漠,宝儿心中一暖,这是自己隐藏这么多天来第一次见他,他看上去消瘦而颓废。

“呵呵”,那呼韩邪,轻轻一笑,竟依旧的一脸阳光灿烂,仿佛那些弓箭并不在自己的心上:

“你们可以放箭”他说,一边竟悠闲的望着天,天上有一只鹰缓缓的飞过。

林漠一窒,场面真是混乱极了,竟形成了一个僵局。谁,都不敢妄动。林漠和空气紧张的像是凝固了一样,无法流动。雪花在慢慢的,慢慢的落下,不一会,地上竟积起了一层厚厚的落雪。

宝儿心中一黯,刚才,独自面对那匈奴国的二王子,自己也许还有机会和他一起离开,而现在,林漠还有管文仲,一起到来,自己和他,无论如何,纵是除了这个里面的圈子,也过不掉他们外面的包围了!淡淡一笑,宝儿望向雪花,幸福,原来幸福就像雪花一样,在阳光下,慢慢慢慢的溶化。

“的”“的”,地面震动,竟有马蹄快速奔驰的声音,像是千军万马一般,自北两方奔来,林漠眉头一皱,那呼韩二王子也是面色一变。

北面白色的雪地上,竟出现了一团火一样的身影,身后跟着一队千人之多的骑兵!那骑兵越来越近,竟是匈奴人!为首的是一个穿着一身火红衣服的姑娘,还有一位将军模样的人。

“二王子!属下来迟!”那将军和那火红衣服,英气逼人的姑娘把刀出鞘,指挥兵围了上来。

“起来吧,阿尔塔!”呼韩邪风轻云淡的挥挥手:“七皇子,你们的人好像少了点”他说,轻轻的笑着。

“纵是少了,要杀你,还是易如反掌。”仪翔面无表情:“入我汴朝土地,已是最不可赦,竟还敢带兵前来,还要刺杀,草原之鹰估计忘记了月氏国的教训了!”这几句话,仪翔说的平淡,但却是气派无比,隐隐的竟是杀气流动。

“呔,你是什么人?月氏国岂能和我匈奴相提并论,邪哥,杀——”说话的是那个红衣女子,她一边说,一边走近,话说了一半,走了一半,看请了仪翔的面容时,竟一愣,忘记了下面的话来。而看到宝儿的脸之后,她竟是呆住了。

这是一对无论什么人看了都会失神的男女,在雪地中的他们相互依偎竟美的叫万物失色。

仪翔冷冷一笑:“杀人?”他身形微动,抱住宝儿飞身下马,视身边的强驽兵如同无物,拉弓上箭,随着弦动,遥远天边刚才那飞过,而现在停在那卡尔塔将军身边的鹰,竟是应箭而落,脑浆崩裂,连一声惨叫也没有发出。而这一切,仅仅是瞬间的事情,直到那鹰死去,所有的人还没有回过神来。

强驽兵一动,牵动了林漠和管文仲的弓箭手们也是一动,刀剑相逼,紧张的竟连雪花都要溶化了!

“报——”

随着一声喊叫,南方白皑皑的雪地上不知道什么时候,竟飞驰而来的一片身着黄灿灿服装的骑兵队来,走的近了,才发现,隐隐约约当头的,竟一个是太监某样的人和一个身着黄色锦袍的年轻人,汴朝的军队,竟也是赶到了!而那两国的军队一见面就迅速的兵戈相对,对立起来了!

仪翔皱皱眉头,那黄衣年轻人,竟是仪敏!

“七哥!”

“你怎么来了?”

仪敏望向宝儿,脸上的神色也是一愣,但是随即恢复自然:“父皇命我带御林军两千,务必一定请七哥回宫!”

御林军?仪翔转动眼眸,望见了那站立在外的太监李公公,这个父皇边上最红的公公,他正在外头对自己施礼。

他,都来了?仪翔冷冷一笑,伸出手去紧紧拉住了宝儿的手。

剑拔弩张,气氛更紧张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 不得不走”↓↓↓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