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红颜动第一部之恰少年 [目录] > 第18章: 关外(上)

《红颜动第一部之恰少年》

第18章 关外(上)

苏樱公主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林漠万万没有想到,皇上这个时候竟给了自己这样一个命令。

自己的生命自从在被林将军捡回家的时候,加入“暗影”后,这么多年来,只有一个声音在他的脑海里回旋。那就是——服从皇上。任何命令,包括让自己去死,只要皇上一句话,就可以毫不犹豫的举剑自杀。

皇上问:“林漠,你昨天夜里看到了些什么”。

“林漠禀告皇上,两千御林军对阵两千匈奴兵,我与管军师围住匈奴二王子的人,匈奴二王子的强努对准了七皇子。”

“那女子呢?”皇上微微的笑:“不在吗?”

林漠一愣,皇上虽然老了,却是神智清醒极了。

“宝儿——”林漠心中一苦,但是面无表情:“禀皇上,在危险的时刻,那匈奴二王子劫持了林宝儿,威胁我朝军队,得以逃脱。”

“哼”,皇上鼻子里发出冷冷的哼声:“劫持?是吗?”

“是。”林漠说,手心竟是凉透。

皇上很久不说话,兀自捧着手里的暖炉。檀香炉中青烟缭绕,过了好大一会,才听到他苍老的声音:“你觉得那姑娘,怎么样?”

林漠一愣,皇上问的可是宝儿吗?

“怎么不说话?”

“漠不知道如何描述。”

“你只说,她与如嫣相比,可如何?”皇上的心思,让人琢磨不透。

“容貌与冷姑娘不相上下,各有不同。若论才智见识,只怕要在冷姑娘之上。”林漠说,想起宝儿狡猾的微笑。

皇上不作声,林漠知道这个时候,是最最紧张的时候,也许,也许宝儿的性命就在这握着生杀大权的人的一转念之间。如果,如果,他要是命令自己……,林漠汗湿衣背。宝儿,聪明的宝儿,也许你在匈奴是最安全的。只是,那苦寒之地,那里,你又能呆多久?可会有什么意外?这样一想,心又揪了起来,但是,宁愿,还是宁愿她在那匈奴。

“禀皇上,宝儿姑娘,只怕从此不会在中原出现。”

“为何?”皇上眯起了眼睛。

“宝儿为人聪明至极,深知自己已经不能容于关内。只怕,去匈奴也是她自己的意思。”

“哈哈”皇上纵声大笑起来:“她去匈奴,你觉得她会变成匈奴人吗?”嘉平皇帝意味深长的望望林漠:

“不过,匈奴扰我汴朝已经很久了,也许——”望着手中的暖炉,嘉平轻轻的笑了:

“林漠,朕,要你办一件事情。”

关外,雪厚厚的积了一层。

而卡塔尔寨草原的帐篷里,却是温暖如春。熊熊的火在火炉中跳跃,酥油茶在火炉中滋滋的响,案几上更是摆满了大块的八分熟的羊肉和马肉,闻起来是扑鼻的香。

呼韩邪坐在中间,他,已经换上了属于自己民族的装束,貂皮的大衣,衬托的他那俊美的脸尊贵无比。

“二王子,大汗已经到了塔尔汗城,迎接王子归来!”

呼韩邪点点头,示意通报的人下去,转过头去问身边的另外一个兵士:

“云医师来了吗?”

“回禀二王子,云医师已经抵达卡塔尔城外,很快就要来到了。”

呼韩邪点点头。

“什么云医师!他再也不会来了!”帐篷的帘子突然被掀开,一阵冷风冲了进来,伴随着风冲进来的,是个美丽的少女,身着一身火红的匈奴族服装,银色的牛角发簪衬托着乌黑的发,英气逼人。

“见过月公主。”将士们一起行礼。

呼韩邪挑挑眉毛。来的红衣少女名字叫烈月,正是那天带兵前来的那位,而她这个时候正是怒意满面,弯弯的如月牙般的眉毛高挑:

“邪哥,你请云医师过来,干吗?给那个女子看病吗?”

“是,怎么了?”呼韩邪,轻轻笑着,品着杯中的美酒。

“邪哥!”烈月一跺脚,撒娇的坐在了呼韩邪的边上:“那女子,是汴朝林将军的女儿,带在我们身边那么的危险,救她做什么?”

“危险吗?”呼韩邪微微笑着,用寒铁刀切下一块羊肉来,红红的火光映照着那张俊美的脸,浅浅的酒窝中是混杂着孩子气的妖魅:“你觉得,我什么时候害怕过危险?”

“不危险!那你,”烈月嘟起了红红的嘴唇,看上去诱人极了:“不危险你怎么还挨了一刀?!哼,我看,我还是杀了她好了!”话还未完,人已经拔出了身上弯弯的尖刀,风一样的就要冲出门去。

“胡闹!”呼韩邪一声大喝,烈月愣了一愣。转过身去,他的脸上竟是非常严肃的神情。

“邪哥——你——”

烈月气的说不出话来,从小到大,他什么时候这样对过自己?一摔帘子,她奔了出去。

外面是冷冷的风雪,混杂着刮的人脸疼。

烈月气愤的走着,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那个女子,无论如何,总是让人觉得心里有些堵得慌,什么人物竟然让呼韩邪请动了大匈奴的首席云药师!而他看向她的模样,让自己总觉得有些地方不对劲。

“见过公主。”帐篷边的守卫见到风风火火的烈月,忙拱手为礼。这个匈奴国叶赫氏族最得宠的公主脾气的火爆,已经是满草原皆知。

“那女子在哪?”

“啊?”守卫一愣:“公主说的是——”

“废话,我问你,被抓来的那女子,在哪?”没有等守卫反映过来,她就打断了他的话。

“在,在左手的主将帐中。”

主将帐中?烈月眉毛一挑:“她是什么人,竟安排她住在邪哥的营中?谁安排的?”

“回,回公主,是二,二王子安排的。”在她的怒目注视下,那士兵竟然结巴了起来。

“哼”,烈月冷哼一声,速速的走过去,一个俘虏竟住在主帐???不理会周边士兵的惊讶和施礼,她扯开了帐篷的门帘,望见了大大的帐篷温暖的火光边上的床上,身穿黑色披风默默的缩在床角的那女子。

那女子,看起来瘦小极了,拥着棉被而坐的她,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竟似痴了一样的,竟没有察觉她的到来。

烈月刷的拔出刀来,指向她:“呔,你是什么人,竟住在这里?”

宝儿缓缓的回过头来。

来的是个英气逼人的女子。浓浓的眉毛大大的眼睛,看上去美丽极了,而那身属于匈奴人特有的民族服装,看上去干净利落而又凸现身材,她穿在身上真是好看。匈奴,这里应该是匈奴了。宝儿微微一笑,伴随着那笑,胸口又是一阵牵疼,忍不住的又咳嗽起来了。

“听到我的话了嘛?”那女子怒目而睁:“出去!”

出去?宝儿望望帘子外,是飘荡的雪,寒风凌厉,冷的让她忍不住的打了个寒战。出去,岂不就是死路一条?不过,自己现在,就是和死了又有什么区别?宝儿静静的一笑,挣扎着掀起被子,踉跄着要走下床去。

一只手按住了她。

“够了,烈月。”呼韩邪的声音。抬起头来,呼韩邪,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床前。

“邪哥,她是汴朝的人,跟着你来,定是没有安什么好心!”

“出去!烈月,不要惹我生气。”呼韩邪抱住宝儿,伏下的身子散发出强烈的危险气息。草原之鹰,这个时候,他看起来,真的不再是懒洋洋的模样,而是像一只蓄势待发的鹰,草原上的王。

烈月一跺脚,跑了出去,远远的风雪声中传来她隐隐的哭声。

“你想死吗?”他放下她,盖好被子微微笑着望向她,眼睛里却是危险极了的讯息,他扭过她的脸,逼迫她对视着自己:

“我不会让你死。”他说,露出一脸与他眼睛中的凌厉完全不同的无邪的微笑。

“你还要利用我吗?”宝儿气息微弱极了,但是说出的话来却冷得像冰一样。

他咧开嘴笑了,笑容猖狂极了:

“原来,你是林宝儿”他说,轻轻的俯下身来在她的额头上印下一吻:

“宝儿,我怎么舍得让你死。”

……本章完结,下一章“ 关外(下)”↓↓↓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