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红颜动第一部之恰少年 [目录] > 第19章: 关外(下)

《红颜动第一部之恰少年》

第19章 关外(下)

苏樱公主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塔尔汗城内,载歌载舞。

浓厚的烤羊肉和马肉的香味弥漫着整个城。衣着色彩鲜艳的匈奴族人,在白皑皑的瑞雪中敲起鼓来,迎接着他们的二王子——草原之鹰呼韩邪。

宝儿半躺半卧在队伍最后的马车中。外面是关外的寒风,这极寒之地的北风,让每个人脸上都是特有的红扑扑的粗糙。天太冷,是一种刺骨的寒,与关内完全不同。而宝儿的马车内,却是温暖极了,厚厚的锦缎,暖手的手炉,上好的貂皮,甚至,那人——呼韩邪还在车内放了一颗拳头大的夜明珠,发出明亮的光,照亮了因为有着厚厚的皮车帘而显得微暗的车内。

宝儿躺着,微微的眯着眼睛。她不明白,这个异国的王子,为什么对自己这么好起来。而自己,在那个有着一双冷冷眼睛的云医师的照料下,身体渐渐的好起来了。身体好起来了,宝儿轻轻的笑,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却像是没有了心一样的,沉静下来。不想吵,不想闹,每天甚至只想着将头轻轻的埋进那白色的貂皮里,闭上眼睛睡着了。纵是是现在外面的鼓声震天,欢呼声震天,而自己却是看都不想看一眼。

“你想死吗?”他那天夜里这样的问自己。

想死吗?宝儿不知道,生和死的问题,似乎已经不在考虑。自己,只是想沉静下来,在自己的世界里,沉睡。

“二王子,车子到了!”

宝儿听到外面兵士汇报的声音。

有人跳下马来,厚厚的车帘被揭开一道缝,他跳上了车子,俯身向她,淡淡的酒窝里是轻轻的笑:

“还睡吗,睡美人?”他一边说,一边轻轻的撩拨她的头发。

宝儿不说话,知道他是要激怒她,宝儿淡淡一笑。

他不容她说话,打横抱起了她,用洁白的白色貂皮围住了她,看起来,她在他的手臂里,竟娇小的如同婴儿:

“大病初愈,你应该多休息。”他说,微微的笑,上翘的嘴角好看极了。真像他,宝儿想,他,仪翔笑起来的时候,也是这样。心中掠过淡淡的伤疼,宝儿闭上眼睛。

呼韩邪注视这这张淡定的,仿佛从没有看过他一眼的脸,冷冷的笑了。不顾周围人的惊呼,他跳下车来,抱住她大步走向房间。

“告诉将士,这处别苑,闲杂人等一律不许靠近。”

“是!二王子!”

“孩儿见过大汗!”呼韩邪叩拜在地。

“哈哈,好王儿,这次深入宋地,可算是为我们匈奴办了件大事情,解救了大宛族的百姓啊。!”相貌魁梧的匈奴王张开双臂紧紧拥抱着这个王儿。

“大汗,这是王儿该做的。”呼韩邪说。一边笑着望向慈爱的看着自己的母后,后者正充满宠溺的望着自己,眼睛里竟似有盈盈的泪光:

“母后,别担心,邪儿都平安的回来了。”呼韩邪温柔的说。

叶赫宁月王后皱皱眉毛,爱怜的伸出手去,抚摸着这个爱子的脸:

“还回来了呢,这两个月,母后不知道多担心。”

呼韩邪呵呵一笑,用脸蹭蹭母后的掌心,用起了他那所向无敌、带着两个浅浅酒窝的甜蜜的微笑望着自己的额娘,果然宁月王后的脸上不再是皱眉的表情了。

“好啦!别婆婆妈妈的啦,儿子大了,就应该让他出去历练历练!否则怎么能在将来统率整个草原?”匈奴王话语之中,豪气飞扬,看看眼前这个自己最得意的儿子,英姿勃发,真是欣慰极了。

“王儿,此去汴朝,可有何收获?”

“禀大汗,汴朝物华天宝,物质繁富。又逢新挫月氏,全国上下正是士气最涨的时候。王儿认为,此时不宜——”

“不宜什么?二哥,我看这时候,是对付汴朝的最佳时辰!”伴随着话音大步走入王宫的,是身形魁梧,长相酷似匈奴王的汴朝三王子呼韩雄略。

“孩儿见过大汗,见过王兄!”呼韩雄略一边说话,一边呼的一声,对准呼韩邪挥出了一拳。呼韩邪微微一笑,同样挥出一拳,打中了呼韩雄略的肩膀。双方对视,目光相碰,凝视了一会后,两兄弟哈哈大笑的拥抱在一起。

“二哥,你走了这么久,想死兄弟了。”呼韩雄略大叫:“你再不来,就错过了咱匈奴族的比武大会了!”

比武大会?呼韩邪微微一笑:“雄略,比武大会,每年可都是你我相平哦,我不来,这次你可就能夺得第一了。”

“二哥,什么你我相平?我知道每年都你让我!”呼韩雄略脸上竟露出了不服气的神色来:“啥时候能让我们痛快的打一架就好了。”

“还打架?多大的孩子了。雄略,治理国家可不是光要打架!”宁月王后轻轻的训斥着这个自幼不喜读书,只喜习武,又无半点心机的儿子。

“好啦,雄略不说,我倒忘记了。呵呵,邪儿,你长途归来,也劳累了,其他事情我们改日再议,先准备你设置的一年一度的比武科举吧!”匈奴王微微笑着。

呼韩邪微微一笑,比武科举,是自己从汴朝学来的选拔人才的制度。大汗看来对这制度非常的赞赏。

“是,父王!”

“今晚,别忘记,宫殿中有各族大王为王儿准备的酒席啊!”宁月王后轻声的说。

酒席?呼韩邪还未说话,呼韩雄略就已经嚷了起来:“二哥,今晚我要和你大醉一场!对了,二哥,听兵士们说,你从汴朝这次还带来了个大大美人,这次酒席上可要让她露面给小弟见识一下!”

美人?

匈奴王和宁月王后均是一愣。

通往雅阅别苑的路上,呼韩邪和呼韩雄略策马并行。

“二哥,那汴朝的女子可漂亮不?”呼韩雄略轻声的问。

“别再多话,再多话,我可不让你去见她了。”这个三弟,就知道他是最无心机的。可是,断也没有想到,信息传的这么快。

“二哥,雄略只是好奇嘛,我这么大都没有去过汴朝呢,大汗一直不让我去。”

他去汴朝?呼韩邪微微一笑,以他这样的性格,去汴朝,只怕是闯祸连连,大汗又怎么能放心让他去呢!

下马推开雅阅别苑的门,这座南国风情味道十足的的院落安静极了。落雪已经扫去,梅花绽放,竟满是缭绕的香气。安静的氛围,让一向说话大声大气的呼韩雄略也安静下来:

“二哥,每次来你这书房,我就紧张。”雄略说。

呼韩邪微微一笑。这里,是自己的书房,之所以按照汴朝风格造就,就是因为自己潜心研究汉族文化多年,益发感觉到属于汉族人文化的博大精深。而匈奴国,要强盛,天下要和平,需要学习它们。而她,呼韩邪心里一窒,在这样的相似于她的故国的地方,应该能冲淡一些她眉间的哀愁吧。

“见过二王子、三王子!”

“宝姑娘呢?还在睡觉吗?”呼韩邪问,一边问,一边走近那间她休息的房间,轻轻推开门来。

床上,竟是空无一人。

空无一人,呼韩邪推开门的手,僵硬在空中。

她,她竟不见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 比武”↓↓↓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