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红颜动第一部之恰少年 [目录] > 第2章: 相遇

《红颜动第一部之恰少年》

第2章 相遇

苏樱公主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官道上,山势交织绵长,翠林漠漠如烟,二十余匹快马,一顶青色小轿,行走在秋日的阳光里。

“启禀军师,过了前面卧龙山了,就是京城了。皇上已经派了魏相城门迎候七主子凯旋。”

“文仲,这里真静啊”说话的是那城墙上吹箫的青袍男子。他一边策马而行,一边徐徐的抬头看着两边的山。

“静极生动,是时候热闹了。”文仲摇着折扇。

话音未落,忽见两边山中万箭齐发,擂木滚石借着山势呼啸而下,情势竟是在一刹那突然变化,急转直下,打破了刚才懒懒的阳光,软软的秋风。

吹箫的男子疾如流星般从马上翻腾跃下,同时腰间之剑早已经拔出,舞成一片白光,拨开射来的疾箭。

“保护七主子!”随着一声大喝,所有的兵丁瞬间围拢在青色小轿边上。

文仲跳下马来,避开了迎面砸下的滚石。而就在这一瞬间中,他发现先头的兵马有部分避之不及损伤了部分。第一波滚石后,随着一声长啸,竟不知道从哪里冒出了蒙面的黑衣人来,而且个个出手凶狠,手段诡异。而所幸此次跟着七主子回城的都是久经战场的男儿,虽是先前一时有些乱了阵脚,这个时候,都已经稳定下来,正拼死搏斗。

就在这一分神之间,忽然一把利刃刺来,直指胸口,竟是躲避不及了。

“扑”刺客仰面倒下,吹箫男子一剑拔出,血贱了锦袍,冷凝的脸上面无表情。血,四处都是血,溅开的鲜血如同秋色中满山的枫叶一般鲜红。又如大漠中落下的夕阳,他冷冷的凝望四周,这就是京城吗?养了七皇子二十年的京城?接待七皇子归来的京城?

“不是普通杀手。”文仲面色自若,仿佛刚才那致命的一剑似乎从未刺来过。

才短短的半柱香时间,刺客已经被杀死多数,仍有几个首领模样的,正被手下围在中间苦战,已是垂死挣扎。

“死士!”吹箫男子,手起剑落,划破了一具尸体的衣服,后背上赫然露出“鬼”字。男子脸色一沉,满地红枫满地鲜血,这个秋天果真是来得比较早啊:“剩下的不留活口!”

随着这声令下,围绕着剩下杀手的将士们手上一紧,刀风掠过,寒意渐起。

然而,就在这时,谁都没有想到,其中的一个死士,竟突然拔出一个竹管样的东西,烟雾,在瞬间蔓延开来,几个原本倒地挣扎的蒙面人,竟一跃而起穿过烟雾,在围着的将士看不清楚的刹那,直扑青轿,用尽最后力气将五六把刀剑同时插了进去!

“七皇子!”将士们惊叫起来,刀光剑影中,几个蒙面人血肉模糊。唯一活着的一个首领,吹箫的青袍男子的剑正搁在了他的脖子上。

死士首领青纱蒙面,露在眼睛中放出奇异光彩——这是他们完成了任务后,欣喜若狂的表情。对于死士来说,活着的唯一目的就是完成任务。头一歪,死士气绝身亡。

“埋了吧!”推开气绝的死尸,青袍男子转身走向马儿。

“这里的枫叶好漂亮”一个清脆的声音从轿中传出。

轿子?青袍男子缓缓转过身来,满天枫叶飘落如雨,一地姹紫嫣红。

青色的轿帘慢慢打开,一只如玉般晶莹的手轻轻掀起软布帘子,白色锦袍,黑玉束发,银带抹额,满地红叶中,一个清秀瘦弱的少年跨出了已经被五六种兵器砍烂了的轿子,望向他。突然,眼波流转,炫目一笑。

隔着漫天飘落的红叶,踏着满地的残红,宝儿在炫目的秋色中,看到了一名青衣男子静静的走向远方马儿的背影,在自己的一声“这里的枫叶好漂亮”中,缓缓回首。而在对上了回首时那张脸上深邃的双眸时,宝儿的心跳突然慢了半拍。

那是一张风采绝伦的脸,仅仅是看上一眼,就可让人过目难忘,而他站在那里,手中没有刀剑,不说话,脸上没有半点表情,然而,不知道为什么,在他那了一转身的时候,宝儿刹那间便已明白,谁才是七皇子。

第三章掉包

“这就是七皇子的待客之道?”宝儿微笑的看看指向自己的数不清的多少把刀剑。

“你是谁?”他挑了挑眉毛,原来那日城墙上吹箫的男子,竟是七皇子仪翔!

宝儿想:原来他还有着好看的眉毛。死士死的真是不明不白啊,做梦也没有想到临死之前拼命刺入的轿子中,其实根本就没有什么七皇子。还要拼命的放出那具有麻醉振奋效果的“阎罗散”,耗尽生命最终一丝元气,真是笨的可以!

“调包计?”宝儿悠闲的微笑,骨碌骨碌转动的眼睛四处瞟来瞟去。这男人还不是普通的冷,到目前为止还没有笑过,这种冰霜的脸,不知道天下第一美人可能溶化他?

仪翔沉默不语。冷凝的表情掩饰着内心深处的波涛翻涌!这个少年,出现的太古怪!轿子中本该空无一物,仅仅只是个幌子,用来吸引暗杀者的视线。然,他竟出现了,从轿子中出现的一刹那,秋日的阳光绚烂的照在他的笑容上时,竟一时给他错觉以为是个女孩儿!而他瘦瘦弱弱的身骨更是看不出有什么武功,但是,他是怎样在一瞬间躲过了那五六把利刃?而且把把利刃上还涂有剧毒?更为可疑的是,他竟是如此的镇定,无害的微笑,面对还未处理完的战场竟是视同不见,只是干干净净清清新新的站在那里,仿若这世界上从没有过杀戮战争,四处只是风清云淡,只是风花雪月。

“你要知道我是谁?还想知道我怎么从轿子中走出来的?”那少年仿佛看透了他的心思。微微一笑,突然手高高抬起,四面的将士一紧,刀逼的更近了。那少年皱了皱眉毛:“让他们离的远些,不好吗?”

仪翔望着他。那是张清秀的脸,自小在皇家长大的仪翔见过太多的俊男美女,也见过了太多的面孔,美丽的、动人的、妩媚的、娇艳的、风情的、英俊的、硬朗的,高傲的各种都有,还有过那么多的表情,阴沉的、狰狞的、悲凄的、笑里藏刀的、奸邪的,仿佛各有各的生动,然总体汇起来,与面前的这张比起来,却似乎都少了点什么,这张脸那么的无害,嘴角微笑上扬的看着他,仿佛有光浸出来一样的炫目,纯真,像个孩子,像一地流淌的阳光,像秋天某个午后,透着懒懒的安然和温暖,就连那皱眉的样子,都像浸了阳光般的灿烂。

“这人有些古怪”是文仲的声音。

他举了下手,将士们刷的收起了刀剑。有些古怪吗?他倒是要看看哪里古怪。

那少年微微笑了笑,举起的双手对着头顶轻轻一拍,翩然转动,只见那月白的袍子竟在一瞬间四分五裂,刷拉一下在秋风中随风飘荡,如同绸带一般,露出了里面白色的夹衣。而那夹衣的颜色白润,竟隐隐的有光流动。

“天蚕锦!”文仲皱眉叫了起来。将士中有听过这物的,忍不住的发出了一声惊叫,而没有听过的则一脸惘然。

“算你识货!”宝儿撇撇嘴,“要不是这刀枪不入的“天蚕锦”,我还不早就被五马分尸了,真是要感谢死去的娘亲,给自己留下了这么宝的东西。”

正想着,突然发现自己的颈子上,不知道什么时候,竟架了一把刀!

另一个手拿折扇的,面容温润的男子正微笑着看着自己:“你究竟是什么人?为何进入轿中?”

什么人,宝儿为难起来。我要告诉他我是什么人呢?抬头再看看,青衣的皇子依然面无表情,真是冷血无情啊,宝儿想,忽然心中闪过了一个主意。哼,我倒是要看看你听到这名字后的表情。于是宝儿伸出手来,指向他:“你,过来,我只告诉你!”

仪翔哑然,禁不住嘴角上扬。看看那少年,不,应该说是女子,想必她现在还未发现自己已经露了马脚,那月白的袍子虽然没有完全破裂,但是却透过那些被刺客划开的口子处,隐隐却可看到那软软的腰肢,微微鼓起的胸。是个女子!仪翔意识到这一点后,一想起五六把刀一起砍到她的身上,心中竟然隐隐有一丝怒意!

“你知道我是谁,还敢这样跟我说话?”他低下头来,俊美的容颜面无表情的望着她,一边示意他人走开,一边猜测着,这究竟是谁家的女子。

文仲远远的摇着扇子,看着七皇子仪翔慢慢走向那身着白色锦袍的少年。

他的名字只告诉七皇子!而七皇子竟然相信了他,示意所有的人走开。这真是个奇怪的现象!那少年,真的是太奇特而且身份令人怀疑!文仲迅速的将京城中所有官员的子孙在脑海中滤过了一遍,奈何却无法找出类似的信息!难道不是官员的子孙?为何这少年举手投足之间贵气逼人,风华显露?这不可能是个普通人家的公子!那身天下无双的“天蚕锦”,据师父说天下仅存其二,一件在皇帝深宫,一件早在数百年前,在皇太祖那场流芳史册的“北平匈奴”之战中,就已经流失民间。可是今天这少年竟穿着“天蚕锦”出现!

文仲下意识的握紧了折扇,将扇头指向了少年的脸。那张脸现在正悠然的而狡黠的微笑,带着一种奇异的夺目的美。文仲看到七皇子俯身下来,那少年附在耳边轻声说了些什么,七皇子的背影一震!竟是呆住了的看着那少年!

很多年后,管文仲回忆到这的时候,还清晰的记得那天七皇子面上的表情,那天,红叶翻飞,已是夕阳落下的时候,身着破碎白袍的少年、清秀消瘦,与长身玉立,俊美无双的青衣皇子,并肩站在嫣红的枫树下,夕阳金黄色的光如满天的碎金闪烁在黑色的发稍,银色的抹额上。他们竟然完美协调的如同一幅优美的画,而这幅画中,唯一不协调的,就是七皇子的墨玉般的眼眸中,带着一种他人看不懂的苦涩。但是,那苦涩慢慢的慢慢的竟全然消失,管文仲看到七皇子——仪翔嘴角轻轻上扬,容彩焕发,神气逼人,俊美的容颜上竟绽放出了一个他从未见过的微笑。

一个幸福的微笑。一个管文仲从此以后再也没有见到过的,七皇子的开心的微笑。

……本章完结,下一章“ 请婚”↓↓↓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