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红颜动第一部之恰少年 [目录] > 第20章: 比武

《红颜动第一部之恰少年》

第20章 比武

苏樱公主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有没有这样的一些夜晚或者黄昏,沉睡很久的自己,突然清醒过来,房间里安静极了,外面却是喧哗热闹。仅仅只是那么的一墙之隔,或者一步之遥,外面是吵闹的市井声,而属于自己的,却是幽幽小道上,斑驳的光影,轻轻飘落的落叶。也许,那个时候,我们的心里是安静的,带着落寞的安静。繁华和喧闹是另外一个世界,自己却在自己的世界里,沧桑。

林宝儿醒来的时候,正是这样的一个黄昏。

满院落的乱玉碎琼映照着的是一室的雪光晶莹。冷冷,幽幽的,仿佛与世界完全隔离。宝儿轻轻的起身,往着有光的地方走去。绕过垂下的布幔,走出去是一间温暖的书房,四壁满满的,有她看的懂的四书五经也有她看不懂的一些文字。但是,宝儿没有兴趣看下去。她只是觉得自己心里觉得想要出去走走,没有任何原因,也没有任何目的,甚至要走到哪里去都不知道。于是,环顾四周,她轻轻的穿起衣服,披上那不知道是不是他的大的银色貂皮大衣。推开门,踏过青青的石阶和长长的雕花长廊和一汪碧绿的湖泊,走出去。

“公子,不,小姐,你去哪里。”说话的是侍女模样的人:“王子吩咐过,让你在这休息。”

她淡淡的笑,不看那侍女,只仰着望天空:“我闷了,要出去走走。王子说让我在这休息,却没说不让我出去吧”

那匈奴族的女孩子一愣,显然没有想到她竟有这样的回答。

就这样,她出了门。

门外是个热闹的世界,如果,不是早知道这里是匈奴的话,竟还误认为这里是汴朝的首都京城了。条条街上车水马龙,除了建筑风格还有出售的货物与京城不一样外,繁华程度竟相差无几。

京城,心里又有了淡淡的疼。

“公子,公子,买些东西吧,上好的犀牛角。”

“看看,看看,大宛的汗血宝马呀!”

宝儿轻轻的走过,市井声繁华,市井声繁华,可是她的心里却是安静极了。就这样走,走,她慢慢的走,不知道走过了多少条街,也不知道走过多少路,只是在她在一片茫茫的草原边挺立下来的时候,已经是夕阳西下的时候了。

草原上枯草接天的微黄,而那忘不见头的天际边,就是她的故乡,还有他在远方。宝儿安静的在一块高起来的土丘上,听风吹过枯草的声音,如同造物主神奇的手指在弹奏着幽幽的古琴,如泣如诉。而草原上星星点点的火光照耀处,正是匈奴族的村落,帐篷是他们的家,篝火是他们存在的标志,还有那夜空中传来的胡琴和琵琶的声,弥漫整个草原。也许那乐声,对于他们来说是快乐的。可是为什么听在了她的耳朵里,却是哀伤?

宝儿安静的坐着,忘记了时候。

塔尔汗城郊最肥美的草原上,鼓声震震,战旗铮铮。匈奴的儿朗们劲装骏马,刀剑铮铮。一年一度的匈奴勇士比武大会就要开始,三十六氏族的盛会即将举行。冬日的积雪已经化去,黑色的泥土下,竟隐隐有了早春的绿芽破土欲发。

三十六氏族的氏族首领和各氏族的勇士们,已早早的来到了比赛的现场。各民族的美丽姑娘们齐聚一堂。在这里,她们不仅仅要观看勇士们的精彩表现,最主要的是,这个盛会,还是各氏族姑娘小伙们联姻的最好时机。而今年,大汗给出的胜利者奖品更是让所有的勇士们小伙子们兴奋不已。因为,大汗今年设置的三对好马,冠军获得者的奖励品,是一对名驹,叫“银玉”“白雪”。是一对浑身雪白、通体纯色的宝马,据说是马中之王,是匈奴王在一次北征时,在一群野马中发现并驯服来的。其他的两对马,虽然不如这一对名贵异常,但是也是千里挑一的汗血宝马。而更为让姑娘小伙子们欣喜的是,这次比赛所有获胜的勇士,在获得两匹宝马的时候,必须要将其中的一只献给自己最心爱的姑娘。这个比赛规则一出,各氏族的勇士和姑娘们都激动起来。而其中的各氏族的公主们更是芳心激动不已。因为,谁都知道,也都企盼着,看到一个人,能够牵走这对名马,更重要的是,那个人,今年若是胜出的话,就一定要将其中的一只送给她们其中的一位。这,不仅意味着是无上的荣光,更主要的是,这也许就昭示着,谁将会成为未来的匈奴王后。因为,整个草原上的匈奴子民们,没有一个不知道,那个人,那个无数姑娘心中偷偷暗恋着的对象,那个年仅19岁,但却已经战功赫赫的,永远有着懒洋洋的笑容、待人可亲而又有着让人无法不爱的孩子气的王子,今年,已经到了最后的,必须婚配的年龄了。

叶赫氏族的烈月今天更是艳美非常。她不仅穿上了最为华贵的红色用狐狸尾毛做成的大衣,更是巧画淡妆,看上去又冷艳,又迷人。而她,谁都知道,将是今天最终最有机会能够获得他手中的那匹马。

叶赫烈月焦急的端坐在叶赫氏族的前头。她在等待。等待他的到来。

宁月王后在主看台上,远远的看见自己的侄女焦急的模样,微微一笑,她的样子,让自己想到了很久以前自己年轻时候。

人群传来了骚动。

宁月皇后不用抬头就知道,肯定是自己的宝贝儿子过来了。这个儿子,这段时间很少前来宫殿,甚至都在整个城里都见不到他的影子,不知道在忙些什么。

“大汗,母后!”跪在地上施礼的,竟不是那个儿子,而是方才年过16,稚气未脱的三王子呼韩雄略。他看上去来的甚急,竟是有些头发微乱。而在他身边,被他扯住不放,一同跪在地上的还有着一个低着头,看不清面孔的年轻人。

“王儿,三十六家氏族王都来了一多半了,你怎么现在才到?”

“娘,”呼韩雄略顽皮的吐吐舌头,摸了摸头发:“孩儿晚来,是要带个人你来看看嘛。”一边说着,一边推着身边的那个年轻人,呼韩雄略的声音听起来竟是不似往日的粗大,竟有着一种小心翼翼的温柔:“叫你来,你不来,看这里多好玩,这是我母后,这是我父王。父王,母后,你看,这是我新认识的朋友。他学问很好。”

“是吗?”宁月王后,望向那个低头的年轻人。他看上去十分的瘦小。

“林翔见过大汗、王后。”

那声音听起来闷闷的。低下的头,依旧没有抬起。宁月王后,微微一笑,多数人见到王后、大汗都会紧张,这个小伙子看上去也是如此。而这样的小伙子,纵是有再大的学问,恐怕也成不了大事情的。

挥挥手,她望向自己的儿子:“你们好好玩,略儿,去看看你哥哥怎么还未到?”

“啊?”雄略一愣,望望身边自己觉得特别优秀的人,没有想到,自己的额娘,竟是对他一点都不重视。他不由的嘟起了嘴。但是,听到自己的哥哥还没有到,他马上拉起了那个年轻人转身走下了看台。

“你怎么不和额娘多说些话呀。”他说:“我额娘非常好的。”

身边的年轻人林翔不说话,抬起头来,竟是一张清秀极了的面孔,两只眼睛竟是如夜空一样的清澈,

“我不习惯这样的场合。”他淡淡的说:“没想到,你还是个王子。”

“呵呵,不好意思,我没有告诉你,对了,我带你见我大哥。我大哥可是个了不起的人”。

林翔淡淡一笑,一笑间竟是光华流转,让雄略愣了愣,竟是红了脸。

“南方的男人也是这么好看的!”雄略小声的呢喃着,却不小心的看到林翔的脸又恢复了刚见到他的时候,淡淡的冷漠。他赶紧的闭上了嘴。这种淡淡的冷漠让他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有种不忍和手足无措的感觉。

哈哈一笑,他伸出手去拉他的:“走,我带你看我哥哥去!”

林翔躲开了他:

“不要拉扯”,他说:“我是个男人。而且,我不要来参加这个比武活动,我想——”

“有什么要紧?”雄略哈哈大笑,揽住他的肩膀,半拖着他往外走去:

“我们匈奴族的人,从来都不拘小节——”

“那倒不一定——”

话还没有说完,却发现有人拦住了他们,

一张熟悉的脸带着微微的笑,出现在他们的面前。

……本章完结,下一章“ 兄弟”↓↓↓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