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红颜动第一部之恰少年 [目录] > 第21章: 兄弟

《红颜动第一部之恰少年》

第21章 兄弟

苏樱公主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初春的太阳,是高高的发着光的白铁。耀眼,却冷冷的没有温度。

草原上黑油油的大地空旷无边,虽是因为比武活动的举行,人声鼎沸,但是,太阳,给人的感觉依旧是高高的挂在上面。

而他,个子那么高的他,骑在马上低着头望向他的样子,真是像从光里走出来的一样,让人目眩,但是,却是冷冷的,懒洋洋微微笑着的样子也是。看上去温暖,却暗暗隐藏着让人心惊的怒气。

“哥!”呼韩雄略惊喜的大叫:“这么久没有看到你,到哪里去了?”

呼韩雄略一边叫,一边伸手去拉身边的林翔:“林翔,他就是我哥!”

“林翔?”

呼韩邪漂亮的唇边翘起了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利落的跳下马来,帅帅的动作引起了周围一大群姑娘们倒吸了一口气。

呼韩雄略得意的嘿嘿一笑,从小到大,这个哥哥是他心中的英雄。看着别人望向他赞赏的目光,比自己得到表扬更快乐。

“二王子”

“是二王子来了”

“呀,快看呢,是二王子。”

“参见二王子!”

人群迅速的移动,参拜二王子的人跪倒了一地。

今天的草原之鹰,虽然身上随意的穿着他的银色貂皮大衣,银色的发带坠着绿色的绿松石束住黑色的发,但是,他身上的光芒却是无法遮挡的,那懒洋洋的笑容如同具有魔力一般的感染着所有人的心,在一大群雄壮的匈奴勇士们中,他看上去竟是无比的优雅,有着完全与北方汉子不同的精致和内敛,还有一点淡淡的孩子气。不过,此时,他的那有着淡淡酒窝的脸上笑容,看上去却是诡异极了。而面对着参拜自己的人群,他竟是视若无睹的走过,一直走向他,呼韩雄略。

呼韩雄略感到奇怪,今天的哥哥,究竟是怎么了?不仅是望着自己,更是走过来,伸出了一只手。

“哥——,你——”话还没有说完,却发现,呼韩邪的那只手,竟是托着了他的下巴,他的身边的,自己认识了不到一个月的林翔的下巴。

四周一阵惊呼。呼韩雄略张大了嘴巴,说不出话来。

“林翔?”草原之鹰咧嘴笑了,手轻轻的抚摸着林翔的面孔,而更让人想不到的是,他竟猛地一拉他,将他拉进了自己的怀抱,附在了他的耳朵边,不知道轻声的说了些什么。

“哥,”呼韩雄略回回神,大声的叫道:“哥,他,他是男的,我,我朋友!”叫完了之后,雄略自己感觉自己也有些莫名其妙,为什么要加上那么一句,他是男的?但是,他,呼韩邪面部的表情,所有的人都看的清清楚楚,竟是暧昧到极点的神情!

不可能,不可能,他是他哥哥,他是男人,男人啊。虽然,林翔,确实是五官精美了些,确实是瘦小了些,确实是笑容让人,偶尔会走神一下,但是,毕竟,他还是男的啊!难道,难道哥哥,竟像汴朝的有些人一样,有断袖之癖?

周围惊呼一片。无数个女孩子竟是忍不住的要掉下泪来。

“呵呵”呼韩邪轻轻的微笑,恢复了懒洋洋的神态。

“林翔吗?好名字,”他说,一边说,一边松开了他:“我们很久不见了呀,老朋友。”

林翔的面部,依旧是淡然。原来他们是认识的。呼韩雄略大大的松了一口气。还好自己的哥哥不是什么断袖,这个拥抱,还有刚才那个暧昧的表情,只不过是汴朝人奇怪的礼节罢了。雄略大大的呼了一口气:

“哥,你原来和林兄弟认识呀?”

认识?呼韩邪轻轻的笑了,迷人的笑容杀伤了无数边上的女孩子的心:“何止认识呢,林兄弟?林、翔?”他加重了最后的那两个字,语气竟是奇怪的恶狠狠。

“又见面了,二王子。”林翔,林宝儿淡淡的说。对于今天在这里见到他,她不

觉得奇怪,因为自己再也没有想到大咧咧的呼韩雄略竟是胡人的三王子。

“你们,怎么认识的哦?”呼韩邪问雄略,但是,眼睛,却是一刻,都没有离过这张夜夜纠缠着自己的脸。该死,找了这么多天,都已是绝望的时候,竟是再没有想到,她,竟在他,他的弟弟家里!!难怪自己竟是无法找到她!换了男人装,又藏在了王府的她,无论如何都不可能被搜寻到!但是,他们,他们是怎么认识的?呼韩雄略那傻小子,一看就知道目前为止,都还不知道他,其实是个女的。

怎么认识的?

呼韩雄略一愣。

大半个月前。

呼韩雄略看着二哥推开房门,房中却无一人。

他睁大了眼睛。二哥,怎么会没有人呢?他问。却没有人回答自己。

转过身来,他震惊的看到了如同木雕一样的呼韩邪。二哥,他叫他,可是,他竟是如同痴了一样的依靠在门边,二哥,他叫他,发现那张自己一直觉得俊美无比的脸,竟在一刹那狰狞无比,怒意慢慢的弥漫整个脸庞,冷冷的杀气,让那张脸看上去竟是让人恐怖。

呼韩雄略愣住了,竟是感到了从来没有感觉到的害怕。这,太不像他的二哥,从小到大一直对自己懒洋洋微笑的二哥,不像那个可以和自己对打一拳,相拥大笑的二哥,不像那个在额娘面前,有时候都会眯着眼睛甜蜜笑着的二哥,那个永远优雅内敛让人尊敬喜爱,亲近的二哥。

呼韩雄略愣住了。换成了他依在了门边,走起神来。竟连什么时候,呼韩邪离开布置人搜寻整个塔尔汗城的,都不知道。

而当呼韩雄略万分矛盾又万分不得其解的走出雅阅书苑,百无聊赖漫无目的的走出城镇,走到了城郊的时候。他遇到了同样看起来神魂飘荡的他——林翔。

他在那里呆坐。落日的余晖披散了他的整个身体,在漠漠的大草原上,他瘦小的身体成为落日中的一个剪影,看上去让人感伤。而他那出神的侧面,看上去竟是如此的美丽,虽然明明知道他是个男人(那个时候,林翔穿着一件非常眼熟的貂皮大衣。),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呼韩雄略仍然是呆呆的看着他的侧面,不能言语。

一直到天黑。夕阳全部西沉。冷冷的风吹的自己打了个冷战的时候,他才明白过来,得回家了。而那个男人,林翔,看上去,还是在发呆。终于,忍不住的自己问了一声:“天黑了,你,你不回去吗?”

他转过脸来,如此美丽的脸上竟是淡淡的漠然,不知道为什么,竟让自己有些手

足无措的感觉。

“回家?”他问,眼睛竟是不是看向他的。

“是啊,回家,你家在哪里啊,兄弟?天黑了,你没有马,我送你回去。”

他轻轻的一笑,自己竟是一下子愣住了,因为那笑容看来竟是让人心碎的哀伤。

“我没有家”他说。

呼韩雄略热血涌上了心头。这个兄弟,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他好像在生病的样子。而且好像病的分不清自己的处境。而他,呼韩雄略,没有过弟弟的他,一下子,感觉到一种说不清楚的责任涌上心头。

“你生病了吗?兄弟?”他说,伸出手去:“跟我回家去吧。”

他点点头,呵呵的笑了:“好啊,走到哪里不是走呢?”

就这样,呼韩雄略认识了他。他把他像弟弟一样的照顾。认识了他后,一直喜欢出去骑马习武的自己竟破天荒的没有了外出的欲望。他逗他玩,照顾他,还做了很多自己制作的小东西给他。一开始,他不喜欢说话,甚至会发呆。可是,慢慢的,在他的带领下,竟也开始和他一起学习起匈奴的语言,还会讲很多各地的风土人情,还会在自己看不懂的一些书中,讲故事给他听。甚至能一见面就能说出了他的马儿,兵器的名字和很多历史典故,让自己惊叹无比。

兄弟,他是自己的兄弟。呼韩雄略,在很多年后,知道了他,林翔真正的身份后,还是一直这么的认为。长这么大,自己虽然一直有个二哥,但是,这二哥,却是自己崇拜的对象,是自己心中敬畏的神。而从小到大二哥与自己又完全不同,喜欢读书,看起来那么的高深,让自己可亲,但是又有着距离感。这次,遇到的这个兄弟,却截然不同。虽然在他偶尔的出神中,会感觉有些冷漠。但是,更多的是,确是一种温暖。一种从来没有过的,自己做了哥哥的责任感。他会听他讲话,会看他骑马,分析他性格中的不足,并且指导他做的那些武器。而他说话的声音和态度,又是那么的温柔和气,让自己感觉到舒服。但是,唯独一点不足的是,他不肯出门,而且还不肯和自己居住在一间房子里。虽然自己多次的说匈奴族的好兄弟住在一起是正常的。而且,他还不肯跟自己拜兄弟。现在,自己拖着他来见自己的父王额娘,就是要带他借助父王和额娘的金口,赐自己和他为异性兄弟。同时,也让他见见自己最崇拜的哥哥。

没有想到,他竟是和自己的哥哥是认识的!呼韩雄略虽然一时间感觉到一点隐隐的奇怪,但是却没有细细的想过去,高兴就弥漫了整个心头:

“二哥,你们认识?那太好了!”一高兴,他拉起了他的手:“我们三个结为异性兄弟吧!”

“雄略,”呼韩邪不为人察觉的皱皱眉,但是旋而又笑了:“好啊,雄略,不过——”

草原之鹰俊美的笑容灿烂无比,让人沉醉:

“你可要帮哥哥看好他,比武回来后,咱们再结拜。不是吗?林、翔?”

……本章完结,下一章“ 勇士会(上)”↓↓↓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