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红颜动第一部之恰少年 [目录] > 第23章: 勇士会(下)

《红颜动第一部之恰少年》

第23章 勇士会(下)

苏樱公主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呼韩邪对着阳光,眯起了眼睛,微微的笑,脸上又露出了那倾倒众生的酒窝。

天上是盘旋的鹰,饿了很久没有进食的鹰。它们一被放出笼子就迅猛的扑向天空,寻找地上的猎物。这样的鹰是最难对付的。也是最能考验勇士们的射箭本领的比赛。刚才,他的弟弟雄略,已经一箭射下了一只鹰来,而且是从鹰的眼睛里穿过。

呼韩邪拉弓,弓开如满月。

所有的人都静了下来。这时候是属于他的世界,他知道。所有的目光都凝聚于他,他是这个赛场台上的王者。

但是,有一个人却不是,呼韩邪冷冷的一笑,鹰一般的眼睛盯住了那个软软的靠观众最外围树上的她。她看上去愣愣的,目光游离,仿佛从未为比赛所吸引过一般,她从来没有看向过他,从来没有。

林翔,呼韩邪弓上加上了一根箭,又拈起了一根轻轻的搭上弓去,周围的人倒吸了一口气。林翔是个好名字,林是她的,翔是他的。她就算是来到了这个国家,都一分钟都没有忘记提醒自己记住。她的双眼望着马,竟像是出神了一般,突然,她轻轻的笑了,红晕染红了脸。

呼韩邪低下头来,第三根箭,也搭上弓去。那个男人宝箭金弓,淡淡的一笑王气四溢,站在雪地里的他们,真是般配极了。呼韩邪拉弓,三根箭同时上弦,他眯起眼睛将弓举起,瞄准了天空,天空湛蓝,像水洗过一般的纯净。

宝儿,你和他真的很般配。不过,呼韩邪又微微的一笑,阳光在他的身上灿烂的如同宝石,弦动风响,三根箭同时射了出去。

周围的人们惊讶的无法发出声音来,只听到群体倒吸了一口气的声音。

可惜,宝儿,你遇到了我!呼韩邪说,垂下头来望望手中的弓。

箭出如流星,远方飞翔盘旋的三头鹰同时坠地,猎狗飞奔出去,三十六氏族的子民们沉默,脸上露出无法相信的神情。良久,人群中爆发出一阵雷鸣般的掌声和欢呼声。

“王!”

“二王子万岁!”

草原的子民是心胸最为坦荡的一族,他们拜服在地上,喜悦的高声赞美!

匈奴王舒心的微笑了,伸出手去,拍了拍宁月王后的手。

“邪儿胜过你了。”宁月说,眼角微微的含着泪。

挥挥手,在山呼的赞美声中,匈奴王示意仆从牵来那两匹“银玉”和“白雪”,他从座位上站立起来,他要将这两匹最骏美的马亲手送给自己最骄傲的儿子。

宝儿依靠在树上,思想已经停止。

那是化了妆变了模样的林漠。然而,自己却还是一眼就认出了他。

我来带你走,他说,宝儿,跟我走吧。他美丽的丹凤眼里,仍然是一如既往的宁静和安然,还有疼爱。那疼爱让她看到了遥远的未来,宁静温馨的生活。

是的,跟他走。宝儿笑笑想要伸出手,泪水在睫毛上闪动,虽然她是男装的模样,却看上去楚楚动人的要命。

然而,望着林漠的双眼,她的心里却是一动。

林漠,他给了你什么样的条件?她问,心中的酸楚涌上心头。

林漠笑了,轻轻的笑了,像以往一样,他伸出手来,揉揉她的头发。

宝儿,你真聪明,不过,你逃不过。他说,轻轻叹一口气,他的语气中带着深深的无奈,和怜惜。也许,林漠说,柔声的,这样是最好的办法,宝儿,我,带你走。就像小时候那样,他伸出手来,把那个年幼的迷了路的自己带回家一般,他伸出手。

逃不过吗?宝儿说,林漠的手还在眼前晃动,林漠的声音还在耳边回想。宝儿,这是最好的办法。宝儿,这是最好的办法。

是的,那是最好的办法,可是,为什么他,却不是他?

周围突然想起了雷鸣般的呼声,宝儿一惊,茫然四顾,仿佛突然从梦中惊醒。比武,勇士会结束了吗?

周围嘈杂极了,欢呼和赞美声和议论声一片。宝儿转头看看周边,人潮涌动,无数个女子用手捂住了自己的胸口,竟有的女子是泪流满面的用一种听不懂的言语低声的闭眼祈祷着什么。

“怎么了,勇士会结束了?”她问身边的一脸陶醉的女子。她正盯住前方,仿佛窒息一般,眼睛里竟是泪花闪闪。

“结束了。”有声音远远的在头顶响起。可回答的却不是她,不是那女子。

宝儿慢慢转过头来,眼前是无比的炫亮。光,温暖的光,她抬头,眼睛慢慢适应了光线后,才看清楚,有人在马上披着一身灿烂的阳光微微笑着向她说话,那笑容看起来带着魔力一般的绚烂。

“结,结束了?”宝儿环顾四方。不知道什么时候,人群分出了一条道,而自己的周围簇拥了无数的人,在自己面前的,除了那个马上的他之外,后面竟是无数个首领一样打扮的人,还有匈奴王和王后,还有那日要她命的红衣女子,看上去竟是无比震惊的模样。

“你,你们做什么?”宝儿望着四周,没有人说话,天和地安静下来,只看到那个银色丝带绿色松石束发的男人在微笑。他微笑,嘴角带着浅浅的酒窝,在马上,距离自己五步远的地方停下,浑身浸满了初春的光辉。他挑下马来,轻轻的拉着缰绳。慢慢的,在万众瞩目下,向她这边走来。而他脸上的笑容随着步伐缓缓的移动,正色起来,不仅正色,还带着深沉的,让人看不懂的温柔的表情。

温柔的表情?宝儿听到四周女子心跳的声音。而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心,也突然在这样安静的情况下,随着他慢慢的走来,轻轻的跳动起来。怎么了,究竟是怎么了,宝儿想要挪动脚步,可是,却不知道为什么,竟不能移动,他脸上的表情温柔的像是要滴下水来。

宝儿愣愣的看着他。他,究竟要干吗?

他站定,在距离她半步的地方。望着她,眼睛里是灼热的光,让人不能呼吸。草原的风吹着他的丝带还有他银色披风,让他看上去像是阳光里走入尘间的神一般。而现在,这个神,对着她伸出手来了。

宝儿一呆,他要摸自己的脸吗?这个无耻之徒!头一偏,她转过脸去。没想到,那男人竟不是伸向她的脸,而是扯下了她束发的丝带!

黑发纷飞,周围一阵惊呼,宝儿呆住了!他,竟是扯下了她束发的丝带!

她是女的,宝儿听到周围有人议论还有女子不能自制的哭声。

干什么?他究竟要干什么?宝儿想,没有回过神来,这个男人——呼韩邪,竟又做出了一件让她瞠目结舌的事情。

他,竟在她的面前缓缓的单膝跪下了。

宝儿彻底的傻掉了。望着他无比优雅的单膝跪下,伸出一只手来,俊美的脸上是柔情万种,而他的口里,正用一种充满磁性的声音,说着一种她无法听懂的语言。

“你,你说什么?”宝儿说,周围是震惊到极点了的沉默,这是他们的礼节吗?宝儿想。

“把你的手给我,代表你的国家,表示友好。”他说,不过,说的不是汉话,而是一种汴朝南方的方言。他一边说,一边突然笑了,笑的无比的可爱,无比的耀眼,让人头昏。

宝儿迟迟疑疑的半伸出手来,正在不能决定中,身子一倾,自己竟无法阻挡的跌入了他的胸膛,头顶传来了他的笑声。身子一轻,他竟抱着她腾空而起,跃上了马背!

“你放我下来!”宝儿意识到不对,挣扎起来,风声已在耳边呼啸,他策马奔腾起来,一边策马,一边用他的披肩牢牢的裹住了她。

“你是无赖吗?”她大声的喊

“你说什么?我听不到。”他笑,闷闷的笑声引起胸膛震动。

“放我下来!”她说,话音还没有落,突然感觉到他的手一松,自己整个人的身体往外倾斜过去,竟是要掉下马去了。

啊,宝儿一惊,用手掩住了双脸。

腰间一紧,他揽住了她:

“不要乱动,你可是代表着你的国家友好!掉下去,我不负责任。”他的话音里传来不能压抑的笑意。

他,他竟是有意的让自己掉下去又及时的拉住自己。这个恶魔!宝儿想,他真是个不折不扣的恶魔!宝儿身不由己的牢牢的抓住了他。

呼韩邪策马,黑发飘扬,望望怀里,刚才还挣扎,而现在却紧紧抓住自己的她,俊俏的脸上嘴角微微上扬。

宝儿,呼韩邪一手拉住缰绳,一手轻轻环绕住她的腰,可惜,可惜你遇见了我。他笑,脸上露出了恶魔一样的微笑。

远方夕阳正要落下,金色的阳光撒满了草原,看上去竟是美极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 不幸(上)”↓↓↓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