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红颜动第一部之恰少年 [目录] > 第24章: 不幸(上)

《红颜动第一部之恰少年》

第24章 不幸(上)

苏樱公主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陕西关平县,空阔贫瘠的城,在荒漠的夕阳光里,无比的凄凉。

虽是已近年关,但是,这里却毫无喜色,灰蒙蒙的,了无生气。

黄色,到处都是黄色,一种属于尘土的黄,一种穷苦人家面上的菜色黄,一种大地干旱三年颗粒无收的黄,一种浮躁的看上去属于坟墓与棺材一样的黄。所有的饭店都已经关门,所有的商铺看上去都是死气沉沉,就连走在路上的流浪狗,都是用一种皮包着骨头的姿态有气无力的出现。这里,看上去,安静极了。

可是,安静极了,总有例外的时候。就比如今天。

今天,不知道什么时候,在这种安静的黄中,突然有着焦躁不安的讯息出现。那讯息来自那家“杨四包子铺”中。

杨四包子铺中,今天,不知道为什么,客人,突然慢慢的多了起来。长期以来懒洋洋的伙计,也格外卖力的招待。连老板的面容上也多了一种说不出意味的,意味深长的笑容。

“老板,有酒有饭不?”随着哐啷的一声响,有一群人走了进来,来的人哗啦啦的将手中的兵器重重的往桌子上一放。

“客官,您要什么酒?”老板起身,带着微笑。

“什么酒?老板,我要最好的酒!”来人斜瞟着双眼,微微的冷笑。

“最好的酒?客官,我们这小小的店,只怕没有客官想要的东西。”老板也是微微的笑,交背背后的手慢慢的握紧了起来。

“是吗?”来的人眯起了眼睛,笑了起来:“我看未必吧,老板这不仅有好酒,还有更厉害的酒!”

“哦,是吗?什么酒?让您这么朝思暮想?”客栈老板的笑容淡淡。

“穿人肠,要人命的酒!”话还未落,来人竟是迅速拔刀,一刀刺向了饭店的那个中等身材的老板。

那老板微微一笑,躲过那迅速刺来的刀后,挥了挥手,店中的小二们,不知道什么时候竟一扫刚才懒洋洋的神态,包围了上来。

桌椅横飞,喊杀声一片。店中那些吃饭的人,门口的乞丐,边上的裁缝店、鞋子店、红白丧事店的人,竟也在喊杀声起后,不知道什么时候加入了战斗。

中年的老板悠闲的站在一边,仿佛什么都没有看到一样,竟盯着对面的店看起来了。

对面,也是一家包子铺,只是此时,看上去黑乎乎的,安静极了。那店中的老板娘和老板两个仿佛聋子一样,竟是没有听到这边的打斗声。

中年的老板笑笑,回头看看战场,胜败似乎已经快要分晓。

他轻轻的扬了扬手:“可以汇报了。”他说,一边说,一边轻轻的走向店外的马。

“是!”

京城,翔王府。

冷如嫣轻轻的穿过开着梅花的长廊,走向后庭。

“夫人——”侍女们向她招呼。她点头,冷冷的,就如同她的名字。那些侍女看着她的脸,也是一种无法亲近起来的冷,就像她手中的这锅汤一样,汤,是煲了四个时辰的汤,可是,端在手里,却是冷的,像他的心一样。

可是,冷如嫣不管,就算那心是冷的,她却也一定要让他喝掉,因为,汤,终究还是暖的,可以暖了他。她想,而且今天,这汤,还有其它的作用。冷如嫣微微的笑,想起了他愣愣的看着自己手腕的样子。

轻轻的扣门,她柔柔的微笑:“相公——,我能进来吗?”

“夫人请——”门开了,一个温和的男人微笑着开门。

可是那不是他,是他的军师,他的好友——管文仲。而他正凝着眉,冷冷望着她的眼睛波澜不惊。

这样的表情他已经维持了三个多月,就算是和她单独相对,他都没有看过他一眼。只有,只有——冷如嫣望着他的手腕,谜团,就要解开了不是吗?

“相公,喝汤——”她说,笑面如花。一边说,一边将汤慢慢的捧向他,突然,手一抖,那汤,竟淋漓而下,洒了他一袖。

“啊!”她花容失色,扑上前去,抽出手绢慌乱的擦拭他的手:“对不起,对不起相公——”一边说着,她一边就要揭起他的衣袖,谜底,无论如何,我都要知道她是否还在他的身上,我要知道,我要知道,冷如嫣轻轻的,要揭起他衣袖的手,竟是忍不住的轻轻颤抖。

一只手,冷冷的推开了她。

“雨翠!”他叫,望着沾满汤的手依旧的面无表情:

“文仲,事情再议!”他说,冷冷的,急急的起身离去。

他,还是没有看过他一眼。没有。可是,他走出去的脚步是那么的急匆,却让她,冷如嫣的嘴唇忍不住的发抖,寒意弥漫。满室的烛光跳动下,满桌子的汤汁里倒映着她一张苍白的脸。

雨翠雨红走了进来,小心的收拾碎片

“何苦呢?”有人叹息,轻轻的,是管文仲。

大滴的眼泪从她的面颊上落下,冷如嫣缓缓转过头来,望向转身不再看向他的管文仲:

“先生知道,是不是?”

管文仲不说话,苦笑:“夫人执着至此,何苦?”

“不,我一定要知道答案!”冷如嫣说,突然微微笑起来,那嫣然一笑的表情在昏黄的灯火中,说不出的诡异:

“那是什么?”

管文仲不说话,望着冷如嫣的笑容,那是什么?管文仲不知道怎样回答,面前的,是一个同样优秀的女子,可是,谁能说的清楚,在感情中,究竟是什么阻碍了她的幸福?

真的,真的只是他,仪翔手上系着的那根银丝带吗?那根属于她的银丝带?

突然,管文仲的脑海里浮现出那张淡淡的笑容。她问他,管先生,我要彻底的消失吗?她说,微微的偏了偏头,金灿灿的菊花中,是她淡淡的却无法掩饰去哀愁的笑容。

究竟,谁才是不幸?管文仲叹口气,闭上了眼睛。

……本章完结,下一章“二十六章 不幸(下)”↓↓↓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