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红颜动第一部之恰少年 [目录] > 第26章:祸水

《红颜动第一部之恰少年》

第26章祸水

苏樱公主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很多年以后,呼韩邪还会想起娘跟自己说过的那句话。

"女人是祸水。"娘说,一边说,一边望着笑嘻嘻的但是眼睛里却是无比坚定的自己。

女人是祸水,呼韩邪笑笑,汉人的书中无数次提到,女人是祸水。妲己、貂禅、杨玉环,没有哪个国家不是毁在了女人的手里。

而她呢?她是祸水吗?呼韩邪一边看着不远处的那个她,手里把玩着那把至今也没有给她过的寒铁刀。这刀,真是太熟悉不过了,一样的刀刃,一样的纹理,宝儿,他想她的名字,从没想到自己真的是拣到宝了,想起和她刚结识的时候,她的模样,呼韩邪懒懒的举起刀,对着阳光眯起眼睛微微的笑了。

宝儿望着那个男人,悠然自得的微笑,举着那把属于自己的刀。林漠,那是林漠的刀。但是落在了这个男人手里,谁都不要想着可以再要回来。林漠,宝儿眼前又出现了他那美丽的丹凤眼,他说,跟我走,宝儿。

跟我走,林漠说,嫁给我,宝儿。

那话如同雷一样炸在她的头顶,她有些反映不过来的看看他。

那是最好的办法。他说,林漠说。你可以不喜欢我,宝儿,但是只有这样才能带你回国,你不能在这样的一个严寒的地方生活,这里太危险了。他说,他看上那么的憔悴,眼睛里是血丝,下巴上是青色的胡渣。但是,他说出那话的时候,却是那么的安然平静,甚至眼睛里还有淡淡的微笑。可是那微笑却让她要掉下眼泪了。是的,林漠,总在自己最最落魄的时候出现,那么安然的出现,给自己温暖,嫁给他,未必不是一个最好的解决方法可是,为什么他,却不是他?

而林漠,你又是和他人达成了什么的条件,做出了什么样的牺牲,才可以让她嫁给他?

你逃不过的,宝儿,他说。安静的。

林宝儿仰起头,究竟是什么让她逃不过。难道,他的让她嫁给他,也是其中的一个部分?他是遵照着命令来请她嫁给他?宝儿的心中一窒,望着那张熟悉的,却看上去又陌生的脸,突然觉得刹那间,这世界上,竟是没有什么可以再值得相信。

林漠微笑,林漠不说话,林漠的眼神还是那样的安然。可是,她却看到了深不见底的哀伤和黑暗的冰冷。

"想什么呢?"他的手托起她的下巴。呼韩邪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她身边。

"没什么。",宝儿说,别过脸去。不去看那张让她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脸,每天都强迫在她生活中出现的脸。

然而他却不满意了。呼韩邪挑高了他那浓黑的眉毛,搬回她的脸,强迫她看着自己:

"你不能不看着我"他说,邪邪地笑:"别忘记了,你可是我的王后。"

宝儿大怒:"骗子!"

原来那日单膝跪下的他,说的根本不是什么代表你的国家友好,而是:"跟我走,我的王后。"而他,竟然用完全不同的解释欺骗她,让她犹犹豫豫的伸出了手。最主要的是,那解释还是用汴朝的地方方言说的。在整个匈奴,估计也只有她和他两个人懂得什么意思,其他人根本不明白是怎么回事,还以为她自愿的伸出了手呢。真是想也想不到的奸诈。宝儿鄙夷的转过了脸。

而那张俊美的脸却丝毫没有因为她的动怒而生气,恰恰相反更加眉飞色舞起来,突然,他竟是一个用劲将自己压倒在身底:

"知道吗?"呼韩邪说,轻轻的拨弄她耳边的发,望着她故作淡然的脸,轻轻地笑了。她是那么的美,呼韩邪想。美的不是她的眼睛,不是她的眉毛,也不是她的嘴唇。她的美,是从内而外的,像个精灵,像个妖精,就算是现在,她被他压倒在地。她也是如此冷静,眼睛冷冷的笑,嘴唇也是冷冷的,却充满了致命的吸引力。

她真像他!呼韩邪吹出一口气:"宝儿,我们俩是天生的一对!"

"是吗?"她说,突然灿烂的笑了。那笑容竟是美的让他一愣。她竟然笑了,这么多天,从没有见她微笑。呼韩邪不禁刹那的走神。原来,她笑起来,那么好看。

他想,然而还没有等他回过神来,他的脖子上,不知道什么时候,竟是押上了一把刀--那把刻着"漠"字的刀。她竟是在对着他一笑的时候,偷走了她的刀。而现在,刚才还是冷冷的她,慢慢的翻身坐起来了,而他只能在刀的逼迫下,慢慢的躺在地上。

"我讨厌你"她一字一字地说。笑容后是冷冷的鄙夷。呼韩邪的心一刹那的竟是发疼,然而他扯开嘴角笑了:

"为什么?"他问,望着她的眼睛,她看上去像是浸透了阳光一样的耀眼。然而,那耀眼的光现在却不知道为什么不是温暖,而是冷,像是冬天的太阳。

为什么?宝儿一愣,看着这个在自己的面前在刀下躺下的男子,他看上去是那么的无害,扯开的嘴角笑的天真,还有一个淡淡的酒窝。他伤害过自己吗?似乎没有,从头到尾,他虽然一直在戏弄自己。然而,却没有实质上的伤害过自己,包括那次的劫持,其实说到底,还是自己送上去让他劫持的,他,他甚至不仅没有伤害自己,还曾救了自己的一命,替自己挡了一刀。然而,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却总是对他有着说不出的鄙夷。从一开始,从他伤害自己的同胞的时候,从他一刀刺向仪翔的时候。

仪翔,宝儿的手一紧,身体竟然微微的颤抖。而他,呼韩邪,竟像是看透了她的心思一样,褐色的宝石一样的眼睛竟是一分钟都没有离开她的面容,那俊美的面容也慢慢的正色起来,看上去是说不出的庄严,竟有着一种让人感觉压迫的王气扑面而来。

"你可以为他杀了我。"他说,声音低沉暗哑,甚至带着一种魅惑。。

他竟是看透了自己的心!一刹那宝儿竟有一种不敢逼视他的双眼的感觉。为什么,为什么自己总是能够轻易的被他,被这个看上去永远懒洋洋的他识破心声?

"我没有这个胡乱杀人的爱好。"宝儿说,刷地收起刀,站起来转过身去。她突然发现,自己竟然放弃了一个绝好的机会,一个可以胁持他溜走的机会。

为什么,为什么自己竟放弃了这样的一个机会?

而他,他该微笑了。宝儿想。果然身后传来他的笑声。

整个草原都响遍了他的笑声。

呼韩邪,宝儿想。他真是个魔鬼,用手塞住耳朵,宝儿飞快的跑起来。却没有看见身后伴随着那笑声的,呼韩邪沉思的目光。

女人是祸水。

呼韩邪望着那奔在绿色草原上的小小身影。

宝儿,你是我的祸水么?

草原不语。夜色渐渐笼罩上来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二十八章 圈套(上)”↓↓↓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