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红颜动第一部之恰少年 [目录] > 第3章: 请婚

《红颜动第一部之恰少年》

第3章 请婚

苏樱公主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老臣见过七皇子!恭贺七皇子凯旋归来!”魏相国身穿官服,马前行大礼。

“魏相无须多礼,为国出力,是我们做臣子的本分。”仪翔下马,扶起这个当朝一人之上,万人之下的两朝重臣。近三年不见,魏德昌依旧浓眉阔目,面如刀削,笑中透着嚣张,浑身散发着狡诈和不可一世的气息。

“皇子三年不见,风采更进一层啊”魏德昌打着哈哈。

仪翔微微一笑:“魏相国说笑,大漠苦寒之地,强敌狰狞,这次仪翔能平安归来,功成而退,还要谢相国当年表荐之恩呢。”

“哈哈,皇子言重,皇子本是明珠,崭露头脚,必然之事,必然之事!”魏德昌继续打着哈哈:“此次皇子平强敌,皇上心中甚是喜悦,老臣在此要先给皇子道喜了!”

道喜?仪翔冷笑,只怕是从未想到我这个当年弱小之人,带病之躯竟未能战死沙场,为国效力了吧!老狐狸真是风采如旧啊。

“三年未见相国,相国虎威大震,虽在边关,仪翔也常深感相国之威啊!”微笑着,仪翔望向魏德昌。

魏德昌面容不变,看着翻身上马的仪翔,心中却是暗惊,这是当年那个孱弱的七皇子吗?三年的大漠生活真是锻炼人啊,眼前的人,长身玉立,俊美的脸上表情似笑非笑,却隐隐透着寒意,双目冷凝,微微笑时,表面看来波澜无惊,却是沉郁的望不见底;举手头投足之间,处处洋溢着掌握全局,一目了然的自信和王者霸气!

还好,我先留一手。魏德昌心中冷笑,眯起双目:“七皇子!请!皇上宫中设宴,还宜速去。”

一行人蜿蜒而行。

皇宫,金銮殿。

“儿臣仪翔参见父皇!”

嘉平皇帝望着殿中拜倒于地的男人,仪翔,我的儿子!记忆中一直是百病缠身的文弱,什么时候竟是这样的英气逼人了!朕有多久没有见过这个儿子,没有好好看过这个儿子了?

“平身”

抬起头来的是一张酷美的脸,竟是那么的熟悉!父子相望,那双墨玉般的眼眸中,竟是波澜不惊,看不出任何情绪起伏!这是一双男人的眼睛,嘉平皇帝突然情绪有些起伏,我的儿子!

“好,好!”

“启禀皇上,七皇子此次出师,大扬我天朝雄威,西平月氏,造福黎民,实在是功不可没啊!”说话的是当朝宰相魏德昌。

“月氏国骑兵彪悍,七皇子镇守边关,奇策破之,可谓用兵表率!”

魏德昌左首出列启奏的乃当朝“南王”冷伯平。

看见冷伯平那张淡淡的面孔后,不禁心中冷笑,冷伯平啊冷伯平,我与你同朝为臣四十多年,竟是头一遭在这事情上达成共识,你到底心底还是有私心的,只怕你这心意,对方若知道真情,未必肯领罢了,哼,到时候,看你又将如何来办!魏相国想到此处,心底竟有了幸灾乐祸的念头。

嘉平皇帝望着两位当朝的栋梁,心中大悦:“来人,降旨!”

嘉平四十三年秋,七皇子仪翔北平月氏有功,封号“北翔王”,享十万户候,赏黄金千两,明珠十槲,玉如意并其他物件不计其数。仪翔一跃成为继已逝太子仪耀之后,第一位封“王”的皇子。

旨意颁毕,百官拜服,山呼:“吾皇万岁万岁万万万岁。”

“皇儿,朕还有一件喜事要告诉于你。”赐封完毕后,望着仪翔看不出任何表情的脸,嘉平皇帝微微一笑,仪翔今年该是二十一岁了吧,苦战边关,竟是忘记他的头等大事了!还是皇后想的周到啊,提议赐封那女子,本来想要改日再赐,今天看到了仪翔,不如一并说了罢!

“儿臣谢父皇赏赐之恩,不过,儿臣有一事还请父皇恩准。”仪翔拜倒在地。

嘉平皇帝微笑,望向这个儿子。封王赏金,未见他动容,什么事情让他这个时候拜倒在地呢?

“儿臣恳请父皇赐婚——”说到这里,仪翔眼前似乎看到了满室的阳光抖动,微笑的眼波粼粼,她轻轻的靠向他,气息如兰让人醉:你想知道我是谁吗?

仪翔微微笑,吐出了那个名字:

“——冷如嫣”

满朝文武震动。南王冷伯平面容微变。

魏德昌望向仪翔,那英俊的脸上尽是让人捉摸不定的笑容。难道这七皇子,不,七王爷,竟是如此的心计深沉?

金銮殿外。

文武百官围着新封的“北翔王”纷纷贺喜,祝贺七皇子两喜临门,不仅爵位得加,更是抱得了“天下第一美人”归。

出宫的路上,魏德昌走向抚须深思的南王冷伯平:

“恭喜冷王爷呀,得此佳婿,冷王爷风光无限啊。”

“多谢魏相国抬举。”冷伯平面无表情。

“哪里哪里,七皇子受封,我看将来,冷王爷风光将还更大着呢。只是——”魏德昌皮笑肉不笑的拖长了声音:这结果,谁都没有想到啊。”

“想不到的人,还有更多,魏相国不会也是一个吧?!”冷伯平淡淡微笑:“本王家中事情繁多,先行一步!”随后快步离去。

魏德昌微微一笑,忽然抬手一挥,一个扫地的太监走了过来:

“大人!”

“通知公公,看着点!”

宫中恢复了平静。蓝天,白云,飞檐、琉璃瓦、静静飘落的黄叶打着旋儿,慢慢落下。

不知道什么时候,刚才魏相和南王说话的地方拐弯处,边角门轻轻打开,有个人慢慢的踱着步子,走了出来。

漠漠轻寒上小楼,晓阴无赖似穷秋,淡烟流水画屏幽。

自在飞花轻似梦,无边丝雨细如愁,宝帘闲挂小银钩。

南王府晚月池边,晚桂花碎碎的香气绕鼻,满池的荷花谢去,剩下荷叶碧绿,大如圆盖,映衬着一汪湖水无际的翠绿。

一白衣少年正自在的半依半靠在亭台雕花石椅之上,注视着这片美丽的池塘。

身后有细碎的环佩作响,有轻轻的脚步声,少年没有回头,依旧望向那满天的荷叶。

“宝公子”,是小丫鬟雨翠的声音。

少年回过头来了,展颜一笑:“姐姐不在家吗?”天和地,一刹那竟是眩目的明媚,原来竟是那天那男扮女装的宝儿。

雨翠俏脸一红,明知道眼前的这一个,不是男子,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就算知道了她的性别,自己还是忍不住的心中犹如小鹿乱跳:“是的,今天晚上要进宫去,皇上六十大寿喜宴,还有庆祝七王爷的凯旋归来。”

七王爷,宝儿淡淡一笑,眼前又仿佛看到了红枫满地中,那个狂狷俊美的男子,冷冷的看着她,突然微笑起来,那么冷冷却又那么让人心醉迷惑的微笑。其实说不说已经不再重要,宝儿想,今晚就能见到了,不是比不说更好些吗?

慢慢,慢慢的扯开嘴角的笑容:

“宝儿先走一步!”。

话音一落,人已离去。

只剩下一个雨翠,惘然的回忆着宝公子,不,宝小姐最后的那个笑容,那是个绝美的笑容,绝美的带着些淡淡忧伤的笑容。

秋风吹来,满湖的葱翠,绿色如烟流动,如同一幅刚刚打开来的最美的画卷,美的让人心醉,美的也让人,心碎。

……本章完结,下一章“ 花非花”↓↓↓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