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红颜动第一部之恰少年 [目录] > 第32章: 作 别

《红颜动第一部之恰少年》

第32章 作 别

苏樱公主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五月初的守拙园里,花深似海,碧竹挺拔。

身着淡黄色锦衣的仪翔,一推开深深庭院的两扇宫门,就望见了满园的翠色yù滴,嗅到了花香醉人。而一身素装的抱琴姑姑,正手执花剪,轻轻的修剪着厅阁里的紫藤。听到脚步声,她头也不回:

“翔儿,来啦。”

仪翔施礼:“姑姑,出征在即,仪翔特来作别。”

话一说完,仪翔走近抱琴身边,从怀中掏出一封书信:“姑姑,先生给你的书信。”

抱琴停下了手中的修剪,转过头来,含笑取过了那信,却并不着急着看,而是轻轻地放到了一边,微笑着望着仪翔:“翔儿,此来可有话说?”

仪翔一愣,轻轻地笑了,从小到大,自己的任何心事都瞒不过这个如同自己母亲一样的女子。仪翔微微一笑:

“姑姑,仪翔此来想要请问姑姑一件事情。”

“翔儿请讲。”

“姑姑这么多年来,可曾恨过先生?”

恨过他?报琴一愣,无数种酸酸涩涩的感情冲上心头。他,仪翔口中的先生,也就是当今皇上的弟弟,那时年少轻狂,豪情干云天,让自己一见而心动。多少个花前月下,山誓海盟,当中更是发生了很多事情,让自己现在回想起来,依旧觉得惊魂。然而,现在,一切都过去了。

“恨过”抱琴说,低下头来微笑着继续修剪着花的枝叶:“不过,现在不恨了。”

“姑姑,如果,现在有机会让你和先生走,你可愿意?”

抱琴一愣,现在跟那个人走?

仪翔望着那双虽已见丝丝白发的姑姑,轻轻的点点头,有一种说不出的东西梗在了喉咙:

“姑姑,仪翔自信,现今已不比当年,先生当年不能带你走,现在仪翔可以让你们走。”

抱琴望着眼前的少年,不,应该说是男人,他,已经完全长大了!不再是当年晚娘娘刚刚去世之时那个缩在自己的怀里的愤恨的小孩,已然成长为一个龙行虎步气宇轩昂神采俊秀的一位太子了!抱琴的心里一阵的欣慰,微微的笑了。

“姑姑,你可愿意?”

我可愿意?抱琴望着后者那双热切的眼睛,突然想到了很久以前,他,握住自己的双手,问自己的那句话。那时候,好像也是在这样一个五月初的清晨,只是那个时候自己不能走,为了他的安全,绝对不能走。

抱琴缓缓地摇了摇头。

仪翔一愣,他被这个没有想到的答案怔住了。

“时间,时间太久了。”抱琴微笑,面容平和,撒发出宁静的光辉,然而眼神里却是坚定的神色。

时间,太久了?仪翔一愣。低下头来,望着自己手腕上的那根银色丝带,是的,时间太久了,他们的时间。

“得不到的,永远是最好的。仪翔,这么多年,我已经习惯这样呆在这里,相见不如怀念。”她说,望着眼前这个英俊的男子,低头轻看自己的手腕的模样,他脸上是她也从未见过的温柔。

那根丝带,应该是那个女子的吧?她想,真不知道那女子是个什么样的人,竟让她的翔儿,一往情深至此。

“翔儿,此次出征胜利归来,你把她带来给姑姑看看吧。”她说,引开了话题。

仪翔回过神来,望着眼前的姑姑,她那么宁静的站在哪里,仿佛自己的问题从没有问过一样,时间,真的太久了吗?久到可以消磨掉她和他曾经的山盟海誓?心中忍不住地一声长叹:

“姑姑,你确定这样你幸福吗?”

抱琴一愣,仪翔,已经不是小时候的那个少年了,容易被自己的话题引开。不过,她,微微笑了,离开吗?酸酸涩涩的感情又涌上了心头,相见怎如怀念啊!她轻轻地点点头,却依旧继续地问着刚才的问题:

“翔儿,若是带来了她,让姑姑见见。”那是她最爱的孩子的心上人,她怎么能不一见。

仪翔望着她,面容上出现了一丝犹疑,不过,那丝犹疑仅仅是一闪,他张了张口:“好,姑姑。”

他说,墨玉一样的眼眸里是夜色一样的深沉和宁静,他恢复了冷凝,刚才的那一

刹那的失神和长叹仿佛从未有过。

抱琴一愣,扑捉到了他脸上的那一丝犹疑。他,仪翔,难道有什么想要说的没有说吗?

“此次出征,翔儿,要多加小心,爱护自己。”

“是,姑姑。”

“纵使是要救那姑娘出来,但是,也不可忘记此次之战,并非为那姑娘所战,你身后,还有千千万万的汴朝百姓,你的子民。”

仪翔点点头,两国积怨已深,宝儿,只不过是那一道导火索。纵使没有她的缘故在内,皇上只怕也早晚要打这一仗。而现在这一仗,在这个时候打,也算是最好不过了,也许,这也是苍天给他的最后一次机会,报效了国家,同时,也带走宝儿。是的,这是最后一次机会。宝儿,我要带你走,我们一起走。

“有空了,去看看皇上吧,你父皇,他身体越来越不好了。”抱琴说,声音顿了一顿。望望仪翔,他的表情还是那样的淡然。

“仪翔马上就去。”他说:“姑姑,翔儿不在了,还望姑姑日后保重。”

一边说着,他竟后退一步,双膝着地,给自己施行了一个叩拜大礼。

“翔儿你——”抱琴愣住了,伸出手去搀扶他,竟是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一种说不出的不祥预感,在自己的心里一丝丝的蔓延开。

仪翔已然微笑起身,面容如常:

“姑姑,仪翔作别,这就前去看望父皇。”

他说,一边说,一边大步的转身出去了。

“仪翔——”抱琴叫,不知道为什么,竟有着一种仿佛以后再也不能看见他了的伤感。

他回转过头来,在五月清晨的阳光里微微笑着,如同雕塑一样线条分明的脸庞在早晨的阳光里,俊美的让人不能逼视,而且,还有着隐隐地幸福的光在脸上流动,他看上去,是那么的年轻提拔,朝气蓬勃,他,是仪翔,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却又不像仪翔了。抱琴的心里是说不出的一种滋味在回转。她想要告诉他些什么,她想告诉他她为什么不愿意离开,但是,看到他的那种已经全部释然的表情,竟不知道从什么地方说起。

释然,是的,很多年后,抱琴回想起那日仪翔的表情,才明白,那一刹那,仪翔是释然的,是彻彻底底全部放下后的一种释然,一种了无牵挂。

于是,话到口边,她又咽了下去:

“翔儿,不要恨你父皇。”

她说,不知道自己怎么会突然冒出了这样的一句话来。

而当他的背影那么轻松的离开了后,她竟站在了五月的阳光下,不知道为什么,竟泪流满面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 林 漠”↓↓↓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