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红颜动第一部之恰少年 [目录] > 第33章: 林 漠

《红颜动第一部之恰少年》

第33章 林 漠

苏樱公主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嘉平六十四年五月,太子仪翔率五万大军,抵达海门关,海门关大将林宽受旨为后勤守备,林漠为副主将兼先行先锋,十一皇子仪敏及管文仲跟随主帅左右。与此同时,小小的马邑镇,这块汴胡相通之地,因为两国的兵起,一夜之间风声鹤唳,这块与海门关地理上成抵角之势,可守可战的两国相战必争之地,一夜之间,不知道从何处竟冒出无数的汴朝兵来,胡人刹那绝迹。原先繁华的市集如今处处堆土为墙,战争一触即发的味道浓郁无比。

林漠,作为先行先锋,率兵驻扎在这里。

“林将军,战墙已经砌成,请将军视察。”

林漠点头出帐,青龙、玄武、朱雀、白虎等四名暗影的主力,也紧随他的左右走在马邑镇城墙的外围,察看着蜿蜒而起的战墙后,林漠的心里忍不住的发出赞叹。这次发兵,虽说是名义上仅是五万大兵,而实质上,隐藏的兵不知道有多少。百年来,汴和匈奴的积怨,使得两个国家暗倾国力,在这块兵家必争之地上,不知道暗暗布置了多少人马。而这次仅仅是三日,在他来到这里之前,随着太子仪翔的一道铸造外围战墙的命令,仅仅是三日之功,蜿蜒五十里的战墙就已经全部铸就。

登上战墙,林漠遥望着这片他已经不知道看过了多少遍的草原,对面,影影绰绰所能看到的,与马邑镇遥遥相对的,是匈奴的阿木犁城,那边现在也是人马涌动,正在做着战前最积极的准备,而绵延的云连山,就在阿木犁城边上,成为了他们最好的屏障。

“报主子,对面的阿木犁城,驻扎的是匈奴先锋部队,主帅是三王子呼韩雄略。”

林漠点头:“对面的兵力情况探明了与否?”

“近日匈奴严查出入人员,暗影尚未有有关消息。”

“宝儿的所在,查明了吗?”林漠问,心中突然有些苦涩。宝儿,望着云连山,那边就是宝儿的所在地,而他,林漠,他,他只要知道宝儿在哪,他的任务,也只是要知道,宝儿在哪。

青龙摇头。

林漠皱了皱眉,望向草原的对面。呼韩邪,他想起了那张懒洋洋微笑的脸。那是个强劲的对手,狡猾奸诈,而且还自信异常,并且胆量极大。他不仅兵力布置的很好,而且,还将宝儿藏的很好,自己的人潜进匈奴多日后,也仅仅是在那日的勇士会上,知道了宝儿的下落。自那日之后,多个城市竟是遍寻不到宝儿的踪影,不仅是遍寻不到,而且就连匈奴的皇室中,竟也很多人也不知道宝儿的下落。

不知道她的下落,林漠微微笑了,宝儿,那样子对你,是否也是一个极好的选择?她的脸仿佛又在自己面前闪现。不,林漠,我不能。她说,不能嫁给你。他给了你什么样的条件?她问,眼睛里是望不到头的黑暗和悲伤。

宝儿,林漠转身走下城墙,多聪明的宝儿,就像小时候那个老是捉弄他的她,那个很小的时候,就能够一眼洞穿他心思的她。但是,她逃不过。是的,她逃不过。这次关系到国计民生,皇上说,皇上虽然苍老了,却是依旧什么都很清楚,甚至是精明。

国计民生,林漠苦笑,突然在一刹那明白了仪翔那次的那个凄凉微笑的意义,明白了那个男子,在呼韩邪带走宝儿后,在半年里查处贪官污吏、平定“皇室之乱”的心狠手辣和动作迅捷。皇室,每个皇室身上都有着沉甸甸的压力,而他,林漠,虽不是皇子,却竟也有了识得个中滋味的苦楚来了。

回首望整个草原,天地葱茏,多么广阔的草原,多么大的世界!可是宝儿,却无法容得下你的幸福。林漠想,回想起那天苍茫茫得雪地里,她和他依偎在一起的模样。那个场景那么的美丽,又那么的凄凉。但是,那个时候她是幸福的,幸福的曾给他一种错觉以为时间可以定格,他和她可以依偎一辈子。虽然在那错觉的同时,他感到心底小小的疼痛和失落。但是,他却还是觉到幸福,因为她依偎在那个男子身边的时候,脸上洋溢的光让他失神。宝儿,他甚至在那个时候都在想,如果这次我救出了你来,我要放你们走。是的放他们走,可是,谁都没有想到,事情在一刹那急转直下,情况失控到他的掌心里都是冷冷的汗。

然而,就在这样的一个情况下,她说出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把刀还给我,她说,走向呼韩邪,在那个时候那千钧一发的时候,虽然在场的所有人都愣了一愣,都没有明白为什么在那样一个关键的时刻,她说出了那样的一句莫名其妙的话。可是他却在她说出这样一句话的时候,刹那明白了她的意思。宝儿,我的那个多聪明的宝儿!他想,她望着她走向呼韩邪,心中涌上了不知道是什么样的滋味。

那是他的刀,他给她的。他亲手打造了两把,在他和她还很小的时候,一把刻上了“宝”字,一把刻上了“漠”字。打造两把刀,是因为她总是偷偷溜出去乱跑。有一次,她背着将军跑到草原上,迷了路,当自己找到她的时候,她正缩在一棵树上对着树下的一群狼发楞。而当他找到她的时候,她才回过神来,回过神来的她,从来都倔强不哭的她,第一次抱住他缩在他怀里哭的缩成一团,一边哭,一边埋怨自己没有武器不会武功,否则,早就冲出去杀了那些狼了。那时候,她哭的样子真可爱,一边哭一边埋怨自己的模样让他心疼。是的,心疼。那次的心疼就像后来很多次为她的心疼一样,从那个时候,他才明白,她是他心底最柔软的地方,他心疼她,就像是心疼自己的妹妹,自己的爱人一样。他喜欢看她笑,喜欢看她闹,喜欢看她幸福的样子,看她闯祸每次都要自己保护,是的,他多希望自己能永远守护她。是的,永远守护她,这就是他打了那两把刀的原因。不知道什么时候起,他已经完全习惯了她在他的身旁,一起长大的岁月和一同经历过的生活已经让她溶入了他的血液。

林漠轻轻地在草原上坐下,注视着这片留下了他和她无数欢声笑语和生气吵闹的大地。宝儿,她已经溶入了他的血液和他的呼吸。究竟什么时候溶入的,他已经完全忘记。也许,从那次他被捡回来的时候,她好奇的从林将军身边探出头来对他作鬼脸的时候;也许从她第一次偷溜出去被将军大声呵斥嫁祸给他的时候;也许从她第一次和他骑在马背上,她抱住他的腰欢乐大笑的时候;也许从她第一次来红却因为没有娘亲在身边什么都不懂吓得哇哇大哭找他哭诉害的他手足无措的时候……她和他一起度过的时光实在是太长,长到了他都忘记了自己怎么会忘记,长到了他以为可以一直这样下去;长到了,他什么时候已经不能离开她都已经不再清楚。

是爱情吗?林漠问自己,他微微笑了,温温暖暖酸酸涩涩的东西填满了心里,他要守护她,他的宝儿。对于自己来说,她是个最最柔软的存在,她是家人,是亲人,是爱人,是能时刻牵绊住他的心的人。也是,他一定要让她幸福的人。

我一定要让你幸福。林漠想,虽然他知道她的幸福他给不了,但是他却一定要让她幸福。

哪怕,让我死去。林漠在心底轻声说,望着无垠的草原,发出了他来到马邑镇后的第一道命令:

“派人盯紧呼韩邪。”

……本章完结,下一章“ 呼韩邪”↓↓↓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