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红颜动第一部之恰少年 [目录] > 第44章: 断肠草(3)

《红颜动第一部之恰少年》

第44章 断肠草(3)

苏樱公主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断肠草断肠。

传说中的断肠草,是一种水生植物,茂密而疯狂的生长在远远的雪山湖泊里。那是一个薄命的女子等待一个离开却不再回来的男子而伤心至死幻化出来的植物。这是一种娇弱的植物,却带着浓浓的怨恨深深的忧伤和满满的眼泪。它的汁液,剧毒无比,饮之即死,无药可解。

无药可解。

青葱的手慢慢的伸出,缓缓的端起那只羊脂玉的杯子。

断肠草断肠,粉红的唇,轻抿绿色的汁液,如此让人惊艳。镜子里的人青山如黛,云鬓嫣然,白衣飘转里,无数的时光流转,春雨里纷纷扰扰的江南杏花纷飞,京城边漫天的枫叶云蒸霞蔚,青衣王子和白衣女子的故事,也许永远从此流传。

从此流传。

断肠草,从没想到,我竟然会死在一杯小小的断肠草里。宝儿想,汁液入口,其实,并不苦涩,甚至还有些淡淡的水香。望着镜子中自己桃红满腮,一袭白衣纤尘不染,只是无可抹去的,是那眉宇间匍匐的淡淡忧伤。

断肠草断肠,然哪知入口人已经无肠可断。

合衣轻卧床,朦朦胧胧的睡意笼罩上来,沉沉轻轻的黑暗慢慢涌来,安静,安静的如同寂寞的空山,空荡的草原,漫无边际的星空灿烂。

空山雨过,月色如新酿。有慢慢的丝竹声音穿越过黑色从她的耳边沉沉的响起,她微笑,动了动唇,没有声音发出,可是那声音却是如此的熟悉,似乎却更大了些。仿佛从哪里听过一般,她微笑,眼帘更沉,兰舟轻桨,烟雨两茫茫,那声音继续唱下去了,婉转动听,如三月之黄莺,含着淡淡的轻抚着人心的力量。兰舟轻桨,烟雨两茫茫,宝儿说,她听到了她自己的声音跟着那轻轻柔柔的声音,低声的吟唱。

空山雨过,月色如新酿。兰舟轻桨,烟雨两茫茫。只说是无人欣赏,上演这轻轻淡淡的一场,却哪知曲终人散场,只落得个断肠草断肠。从此,人世两忘、。

人世两忘。那声音宛如叹息,仿佛具有催眠的力量。有人影从黑暗中慢慢的伴着那声音轻轻浮现,宝儿感到一种从没有过的困倦涌了上来,但是那个声音那么的熟悉,却牵动了她心底的那根弦,她想看过去,那女子的面孔,模模糊糊,慢慢的靠近了,是的,靠近了。

娘,宝儿说,轻轻地喊。慢慢的伸出手去,她感到了一种上飘的力量。

人世两忘。她微笑,突然眼前现出了一阵大光明,漫天的云锦灿烂辉煌,无数的色彩在蓝色的天幕中奇妙变幻,无数的容颜也在那一刹那转变,仪翔,她喃喃,望见他站立在云彩里,完美如神,她伸出手去,他望着她的眼睛里是深的让人淹没的柔情,她伸出手来,去触摸他的手指,他想要握住她的,他的唇轻轻的张开,想要说些什么,竟是无法说出口。可是,突然间,在她碰触到她的一刹那,翼翔的脸竟消失不见,冷如嫣,那手指竟变成了如嫣的细细长长冰冷的手指,她望着她在白色的云里,不带表情,姐姐,她说,手一哆嗦,白的云忽然如同野火一样燃烧起来,四周竟全是火,姐姐,她惊呼,四处寻找,冷如嫣竟还站在火里,快跑,她说,喊她的名字,快走,她想要去拉她,火顺着她的衣服燃烧起来了。姐姐快走,她说,我有天蚕锦,姐姐,火伤害不了我,你快走。她说,可是冷如嫣却笑了,突然伸出手来,望着她,火是你放的。她说,如此凄厉,面目悲凉里带着让人震撼的伤,姐姐,不,她叫出声来,火蔓延开来,燃烧了冷如嫣的衣服,她竟站在火里,慢慢的灰飞烟灭。

不,不,宝儿叫,泪如雨下,疼痛的感觉蔓延到心里,姐姐,她伸出手想去抓住她飘散的骨灰,可是那灰却如同水汽一般,在她的指缝里游走,她竟然什么都抓不住。不,她哭,突然想到,仪翔,仪翔也许也在这漫天的火里,她要救出他来,无论如何。可是突然,天空乌云密转,一刹那竟雨如瀑布,直倾而下。冷如嫣消失不见,所有的大火竟也消失不见,只剩下她冰冰冷冷的站立在雨里,寒意四起,水帘溅起了满地的白气一片。宝儿,快走,有人在耳边说,她抬头茫然四顾,林漠,林漠,竟是那美丽的丹凤眼男子,他用他的双臂抱住她,用他的披风包住她,林漠,她哭,你怎么在这里,你跟我走,她说。雨水带着漫天的风刮进了她的嘴里,竟然呛的她说不出话来。不,宝儿,你不是这里的人,你要走。他说,在风雨中宠溺的对她微笑,伸出手抚摸她的脸,带着无尽的缠绵和眷恋,宝儿,快走,他说,突然脸色一变,竟对着她死命的一推。她一个踉跄,竟从云端急坠,林漠!她喊,天空不知道什么时候,竟雨变为雪,回首望去,林漠竟在推她的一刹那雪落满一身,竟凝固成了一个冰人,而那冰冻的姿势,还保留着推开她的那个动作。

冷。宝儿感到了彻骨的冷,雪地里,她踉踉跄跄的爬向林漠,是的,要救出他来,她想跑,可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手和脚也慢慢僵硬起来,痛苦从五脏六腑里四处蔓延带着血腥的味道,她咳嗽起来,竟然一咳竟是血溅四野。林漠,她喊,声音嘶哑,鲜血满口。再回首,漫天雪地,林漠已然不见。天和地白如一片,茫茫望不到尽头。

有声音又响了起来,

空山雨过,月色如新酿。

兰舟轻桨,烟雨两茫茫。

只说是无人欣赏,上演这轻轻淡淡的一场,

却哪知曲终人散场,只落得个断肠草断肠。

从此,人世两忘。

有女子慢慢行走于那天地的交际之间。

娘,宝儿说,那个背影像极了她记忆中的娘亲。身子,突然在一刹那轻灵起来。她又感到了上飘的力量。

宝儿,她听到有人叫她,可是,意识已经慢慢模糊。

宝儿,她闭上了眼睛。别再叫我,她想说,心底发出了冷而凄苦的微笑,不要让我活过来,若是我还能活过来,我一定要让他们终生不能遗忘!

可是,没有力气了,鲜血再一次的溢出了口角。

人世两忘。从此,人世两忘。

……本章完结,下一章“ 断肠草(4)”↓↓↓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