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红颜动第一部之恰少年 [目录] > 第45章: 断肠草(4)

《红颜动第一部之恰少年》

第45章 断肠草(4)

苏樱公主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这是一个漫天云彩红如鲜血的傍晚。

宁月皇后站在牢房的走道里,透过小小的窗户望出去,漫天的云霞,映衬着整个天地如同火烧火燎过的一般,竟有红的阳光透过薄云,给整个牢房染上了红的血色。

宁月知道,当那牢房里的门再打开的时候,将有个女子命逝于这样的一个傍晚。

她死在了她的手里。

宁月叹息,端着药酒的侍女已经进去了很久。因为她嘱托过那侍女,一定要亲自看到她喝下那酒,才能出来。

那是个聪明而冷凝的女子,宁月不敢有半点疏忽。聪明,她若不够聪明,邪儿就不会对她如此的特别,甚至,在万众瞩目下称她为后。而且很快的将她雪藏起来,为了保护她而隔断了她和他们的联系。

她原以为邪喜欢的,只是她的外貌,或者,也只是一时的新鲜,因为中原的女子毕竟要和胡人的女子有些不同。邪儿一直浸淫中原文化不能自拔,那女子的外貌实在是聚集了整个中原所有诗词中所能描述的最美的概念。但是,经过后来的调查,她才发现,自己错的离谱。是的,错的离谱,那女子在和邪儿相识的第一时刻,不仅是不美丽的,恰恰相反的是非常的普通,没有一点值得邪欣赏的外表。而就是这样,邪儿在没有看到她的真实面目的情况下,竟还为了救她受了生平以来的第一次伤。

这,不能不让她惊讶。而更让她惊讶的事情,还在后头。

那天晚上,当她收了烈月的报告赶到了阿木梨城的时候,她看到了那样的一个她从没有见过的草原之鹰。并且,她生平第一次和自己最最爱的儿子,爆发了一场争执。

“邪儿,你不能去!”她赶到了阿木梨城的时候,已经是暮色四合,然而,她却一刻没有休息的直奔城楼,望见了带着精锐部队就要出发追回那名在雄奴的帮助下就要逃走的女子的呼韩邪。

呼韩邪缓缓转过身来,她竟惊讶的发现,一直优雅而带着懒洋洋微笑的儿子,生来第一次面容上竟是无法掩藏的冰冷,还有深深的怒气。

“母后!”他勒住了前行即将飞奔的马,然却没有一丝想要下马的意愿。那种从动作中传达出的坚定,让她心伤。

“邪儿,那是个圈套。”她喊,隔着马匹,在夜色中望着她的儿子。两兵即将开战,深夜潜入敌人腹地去,她非常明白那是一种怎样的危险。而引发这个危险的原因,却仅仅是因为一个小小的女子。

红颜祸水。她叹息。自从他多次向自己和王表明要立那女子为后的时候,她已经隐隐的感觉到了不安。而随着叹息的同时,沉沉的怒气也在她的心上聚集。邪儿,那么聪明的邪儿,他竟是不明白此时的处境,此时的战况情景吗?究竟是什么让他乱了心境?让他失去了平时的沉静?

“邪儿明白。”呼韩邪说,冷冷的一挑眉毛,然身体却仍旧在马上纹丝不动。

“好,既然如此,大漠十三骑,速速撤回。”她说:“如今大敌当前,任何人,不能轻举妄动,更何况,你作为一名我匈奴的万名儿郎的将军,你应该知道自己当如何做!”

说到最后,她竟忍不住的怒火四溢,声音是从未有过的严厉。

她一边说,一边望着他,声色俱厉。无论如何,她要阻止他!草原的那边,她已经明明白白的看到,等待着她的爱子的将是最深不可测的危险,是厮杀,甚至,是血流成河,甚至,甚至是,她已经不能再想下去。

然而,呼韩邪却很久没有回答她的话。沉默,只是沉默。

“你难道看不出当今的局势吗?”她忍不住的怒问。

“是,母后。”他终于开口说话了,声音艰难:

“我知道你说的有理,母后。”他的脸上浮现了冷冷的笑容,望着她的眼睛里闪现出让她陌生的,无比冷傲却又无比强势的光:

“但是,我必须追回她。”他说,一字一顿,孤傲的样子像极了他的称呼,草原

之鹰。那样子的他,让她震撼,也让她看到了一个自己从没有发现过的儿子,这种震撼竟让她一时呆住。

是的,震撼。她永远记住了那天在浓浓的夜色中,骑在马上她的儿子,沉默很久后,缓缓望向自己的脸。不再是往日的那样带着懒洋洋的笑容,那样的温暖还带着点邪气的坏,那是一张属于男人的脸,一张明显的让人一看就知道已经深深沉沦的脸,一张为情所伤,为情所困的脸,一张已经无法控制住自己的感情外露流的脸,一张明明黯然神伤却又拼命克制的脸。

“她对你,如此重要?”她忍不住的反问,竟有一种从未有过的悲凉涌上心头。如此了解自己儿子的她知道,自己对于这个儿子,已经无力阻拦。

他却不说话,突然手一动,一把寒光闪闪的寒铁刀呈现在她的面前。

她一愣,不知道为什么她的邪儿这个时候会给她看这把在十五年前,他从汴朝的拣来的刀。

刀身翻转,柄上赫然的一个小小的已经稍微模糊的“宝”字呈现在面前。

“母后,她叫林宝儿。”他说,等她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已经策马消失在浓浓的夜色中了。

宁月,忍不住的苦笑。原来,原来竟是她!直到那一刻,她才真正的明白,为什么他的邪儿会如此的沉沦。因为,那是一个已经萦萦绕绕了十五年的感情积累!她深深的知道那把刀的主人,对她的邪儿来说,有着什么样子的意义。

可惜!宁月忍不住的心中又是长叹。为什么,为什么,偏偏她是林宝儿!若她不是那林宝儿,也许,一切不会如此。若她不是林宝儿,也许,一切将有所改变。

望着窗外漫天的红云,如血一样的悲凉凄艳。

邪儿,邪儿。宁月喃喃,她知道将要死在自己手里的这个女子对他有着怎样的意义。但是,正是因为这样的意义,她必须要她死。窗户外,漫天的草原下,风吹草低见牛羊的,是她的国家,她的草原。而邪,将是这个草原的王。她必须要守护这个草原,守护着未来的王。

对不起。宁月轻声的说。听到身后的牢门里,侍女轻轻走出的声音。

“禀告王后娘娘,药,已经喝下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 断肠草(5)”↓↓↓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