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红颜动第一部之恰少年 [目录] > 第46章: 断肠草(5)

《红颜动第一部之恰少年》

第46章 断肠草(5)

苏樱公主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不!

呼韩邪听到自己心里发出的悲怆至极的呼喊。

不!宝儿!不!不!

他拼命的拍打她的脸,他按住她的胸膛,他凌乱的将她抱在他的膝盖上,倒置过来,她必须吐出来,是的,必须!

你吐出来,宝儿,他叫她。吐出来!他声竭力嘶,按住她胸膛,用力按压她胸膛的手竟是无可抑制的颤抖。她的脸色那么苍白,她的容颜如同熟睡,血正一丝丝的从她的口角渗出,是的,她要离开了,是的,她要离开了!

呼韩邪双目红如充血,面色铁青,他发疯至极的抚摸着她的脸,抚摸着她的手,宝儿,不,宝儿,你不能睡去,你不能睡去!你绝不能睡去!他按压她的虎口穴道,还有天柱穴,那是两个可以催吐的穴道,他一定要她吐出来,是的,吐出来。

他的真气在她的体内游走,他能深刻的感觉到她的身子在不断的颤抖,是的,一会冷,一会热,还好,无论如何,她终究还是有冷有热的,他要用功把她的毒,她喝下的一切逼出来!哪怕用尽自己所有的功力,都绝不放手。

是的,宝儿,我绝不放开你,绝不!

“二王子”,云医师双目含泪的望着狂乱的已经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的呼韩邪,状如疯子一般的他,正在拼命的用他的功力去做着无用功,他根本不知道,那毒,早已经在那女子的血液中蔓延开来了。血,一丝一丝的渗出来,从那女子的口里,那是断肠草发作到颠峰时候的状况,用不着多久,她,将永远的离开了。

“她就要去了,王子,不要再折磨她了。”云医师哭着喊出声来,她伸出手去,按住他机械而疯狂地按压宝儿肠胃和穴道的手。宝儿一身的白衣,已经被他蹂躏的不成样子,更多的血从她的口角正在蔓延而出。

“不要再给她痛苦了!她要死了!”她说,大声的喊!

然呼韩邪却如同没有听到她的话一样,发丝凌乱,状如疯癫,宝儿,宝儿,他听到自己发出了凄厉的呼喊。断肠草,断肠草,当他狂奔进牢房的时候,他已经一步一步听到了自己肝肠寸断的声音。断肠草,碎的是他的心!断的是他的肠啊!

原以为牢房是最安全的地方,然再也没有想到的是,她竟要死在这个牢房!而要了她的命的,竟会是自己的母后!

母后,母后!呼韩邪心中无数的苦渗透了心,,从云医师告诉他娘娘要了断肠草的时候,他就已经脚步慌乱,从未有过的慌张让他的身子僵硬起来。是的,宝儿,他在那个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宝儿。在这个牢房里,他嘱托过,任何人不许进入。但是,有一个人却可以,是的,他的父王,他的母后可以进入。他的命令再高,却也无法阻止父王母后!

宝儿!他叫她的名字,恶狠狠的,你醒过来,你给我醒过来!一边叫,他一边出掌如风,狠命的击打在她的心脉上。血,更多的血流了出来,流满了他的手,映湿了白色的衣,可是他却视而不见。

“二王子!你这样只会让她受更多的苦!让她好好的去吧!”云医师扑了上来,抱住了他的手,声竭力嘶,泪流满面。

她知道,那一掌又一掌绝望的打下去,折磨的不仅仅是躺在这牢房里早已经人事不知的女子,更是他的心,草原之鹰的心,在这个骄傲的男人失态的悲凄的呼唤中,她分明的看到,他已经是肝肠寸断,他已经支离破碎,她害怕,害怕这个她一直暗暗爱恋的男子,会这样疯狂到不能自制。

断肠草啊断肠草!美丽的云医师泪流满面打湿了她的面纱。情深,情何以深至此!

“让她去吧,让她死的舒服点。”她哽咽,狠狠抱住他的双手,祈求的望着他,那张永远是阳光和懒洋洋的笑容的脸,此时却如同做梦一般的,带着梦呓的疯狂。

“她死了?”呼韩邪停住了手,如同望着陌生人一样的,望着眼前紧紧抱住自己双手女子。

“是的,”云药师轻轻的点点头,虽然知道说出这两个字对他非常的残忍,但是她还是不能不说:

“口角流血,是断肠草发作至颠峰的症状,已经来不及了。”她说,哽咽不能成语:

“王,让她走得舒服点吧。”她哭着祈求,跪倒在地上。

呼韩邪望着她,像是个还没有明白过她的话一样,目光迷离却又专注的望着她,似乎在看着一个陌生人一般,他突然安静下来了。

安静,是的,安静,直到过了很久,他的目光才缓慢的转移开来,轻轻地望向了那个躺在他的怀里,安然的如同睡着了一般的那个女子。

“她死了。”他呢喃,重复着她的话。轻轻的抱住怀里的人,慢慢的伸出手来,他的手上,沾满了她的血。他轻轻的梳理着她的发,那是一缕多么乌黑而又柔软的发,他慢慢的一根一根的将她的头发轻轻地、轻轻地抿到头上去,他修长的手指,缓缓的抚摸过她的额头,她的眉毛,眼睛,像是面对着一个最宝贵的珍宝一样,他的指尖缓缓的滑过她的脸,她的鼻子,她的嘴唇。而他凄苦却柔情至极的目光,像是千丝万缕的丝一样,缠缠绕绕的在她的眉宇间。

“她死了?”他问,望着她的面容,手指在她的嘴角轻轻停下,那嘴唇的颜色,已经越来越白,血,那蜿蜒流出的血,现在已经是越来越缓慢,而她柔软的,小小的身子,也已经是渐渐冰冷。

宝儿,呼韩邪冷笑起来,面容上,突然又现出了懒洋洋的微笑,而他那修长的手指,缓缓的抹去了她嘴角的血。

你要走了吗?宝儿?不!没有我的允许,你纵是要到那黄泉路上,我也要你再回转!

忽地一掌拍出,呼韩邪竟然重重的出掌如风,击打在了自己的心脉上。

血,从他的嘴角,慢慢的渗出来了。

“二王子!”

云医师惊呼出声!突然的变故让她彻底的傻住了。而在傻住的同时,瞬间了解了他这么做的目的的同时,震撼的泪水弥漫上来。

“二王子--”

她震惊的不可抑制的跌跪在地上,抬头在莹莹匍匐的泪光中,在漫天的云霞如血一样流淌的红晕中,仰视着那个抱住着那白衣的女子,嘴角含着血俊美的近乎完美的男人缓缓的转过身来,眉飞色舞却又懒洋洋带着邪魅至极的笑容望着她,像个神邸一样冷冷而又自信的近乎傲慢地说:

“云药师,你还不动手吗?”

……本章完结,下一章“ 断肠草之七日--遥远的相遇(上)”↓↓↓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