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红颜动第一部之恰少年 [目录] > 第47章: 断肠草之七日--遥远的相遇(上)

《红颜动第一部之恰少年》

第47章 断肠草之七日--遥远的相遇(上)

苏樱公主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云药师,你还不动手吗?

这是他留给她的话。

她永远也不能忘却,嘴角含着血,抱住那白衣的女子,静静站立在漫天如血的残阳中的他,看上去是多么的完美,多么的震撼人心,多么的让人泪流满面,也多么的让她的心,轻轻地,碎了一地。

是的,她的心碎了,药师云青霞的心,碎了。

她颤抖着望着他毫不留恋的抱着她倒下了,在她的面前,他吻上了那女子的的唇。可是那一刻,她却没有任何一点的面红心跳,有的只是泪流满面,只有来自灵魂最深处的悸动和震撼。因为她深深的知道,那吻,已经不是普通意义上的男女之情的吻。而是一个若不能同生,但求同死的吻,一个誓要将自己赔上也要救活对方的吻。

他震断了他自己的心脉,用真气借着倒流的血,引导着那个他深深爱着的女子体内的毒,流向他自己!

断肠草,传说中的断肠草,是毒到无药可解,却也是最具有灵气的草,入口毒性在一盏茶内既发,发之则口角流血,直到肠断而气亡。传说中,这种死法,源于一个为负心郎君而死的女子临死前的毒咒。这是一种无药可解的毒。

但是,除非,除非有个深爱这女子的男子,愿意震断自己的心脉,用自己的血引导那女子的毒流向自己,和这女子同生同死,方才有一线救治的希望。

而这希望,也仅仅是一线。因为即便如此,毒性分流,也仅仅只能拖得两个人七天的生命。在这七天内,还必须要找到一种花,一种传说中与那断肠草生在一起,可以克制住断肠草疯狂生长的花--情花。

情花有毒有情才毒,断肠无涯无肠怎断。做为药师,云青霞曾在师父教给自己断肠草的药性药理的时候,听到师父这么黯然而叹息一般的吟诵过这两句诗词。而她也知道,断肠草居于深山老林里的泉水中方能找到,尚还不算的上难得,但是,那情花,却是断肠草可寻,一花难求。因为,凡是有断肠草的地方,不一定会有情花!至少,她行医至目前来说,尚还未见过这种花。

“为什么?”她问。

一边飞快的给那女子还有他的身上扎上了金针,制止毒血继续倒流,护住他们的心脉,一边含泪望着他,那个她在心底默默爱着的,却知道今生再也无缘的男人。

他的脸色惨白极了,但是,微微的勉强的笑容,看上去却还是那样美的让人失魂:

“我欠她一条命。”他说,缕缕鲜红的血,从他的嘴角渗出来,他却浑然不觉。仍旧只是用他那修长的手指爱恋的轻轻的抚摸着他怀里的女子的脸。那女子已经安然的如同睡着了一般,红色的唇,因为毒性的分流,渐渐恢复了颜色。而他,他的嘴唇,红色却已经渐渐在消失。

云青霞用手捂住自己的嘴,她用力的压抑住自己,不让自己哽咽出声。但是,泪水还是肆意流满了自己的脸。

欠她一条命,是的。

呼韩邪望着如同安睡一般的她。轻轻伸出手来,抚摸着她的容颜。

宝儿,你知道吗,我欠你一条命。在很久以前,在很久很久之前,你早已遗忘了的时光里。

那个时候,你六岁,我七岁。

那是一个阳光照耀四方,闪亮如锡一般灿烂的日子,那是春深五月,花开如海,树的叶子翠绿簇新如同翡翠的云一般的日子。他偷偷离开家,不带一个随从的,骑马溜进草原--那草原,漫天接连的碧绿是让他小小的心灵充满着遐想的地方,是个神秘的地方,而最吸引他的,让他不愿意面对枯燥的炼功和读书的,是草原的那一头的那个国家。

那是个传说中,书本上所讲的富甲四方,白银黄金遍地的国家,物产富饶,水土丰美,更为让他神往的,则是那个国家里无数的游侠传奇故事。那个时候,他多么希望自己能够像师父教给他的那些故事中的英雄儿郎一样,骑马奔驰四方,济弱扶贫,流浪天涯,走过一个传奇的人生。然而,就是这样一个充满神奇的地方,他的父王和母后,却明令禁止他涉足。甚至连出城都不允许。然越是禁止,他的好奇心就越是被高高的吊起,终于,在这样的一个早晨,他经过艰辛万苦的乔装打扮,终于溜了出来了。

草原上的空气真好啊,他想。欢快的如同小鸟一样,望着茫茫的绿色的海一般的大地,飞驰骏马,那是一匹小小的枣红色的马,是属于他这样年纪的孩子的座骑。那时候,他刚刚学会骑马,又逢来到了草原之上,他的心情何等的畅快,只知道一意的狂奔,根本没有意识到危险的到来。直到那马儿突然停了下来,怎么打也不不走的时候,他才感觉到了草原的空气里,四处流传着不对劲的气息。

狼,大批的狼,包围了他和他的马。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和马闯入了狼群的领地而不自知。那是一群有七八只的狼,领头的狼王,是个一只眼睛的白狼。

他跳下了马,抽出了佩刀。那个时候,他虽然年纪小,却已经具备了草原上匈奴人应有的勇气和胆识。况且他对自己还非常的自信,自信于他天赋异禀的练武体格和虽然年纪很小却已经出类拔萃的武功技能。他和狼展开了厮杀。一边厮杀,他还一边很好玩的数着被他杀死的狼的只数,一只,两只,三只,五只,越往下数,他越发的感觉到了不对劲,感觉到了呼吸的不畅,和困难。因为,作为一个孩子来讲,无论他的体格如何的超人一等,但是,他还只是一个孩子,与狼厮杀中长时间的腾挪闪跃花费了他太多的体力,他感觉到了汗水从额头上流下,力气慢慢的消失,他在艰难的支撑着,直到面对最后的那头狼王的时候,他已经浑身沾满了狼血和死去的狼毛,衣服破烂,而他的脸也已经在厮杀中变得肮脏无比,看不清面容来了。

最后的一只狼,扑上来了,他的佩刀也挥了出去,可是力气,他的力气却已经虚脱了。乃至那狼王扑上来的时候,他竟禁不住那一扑,一个踉跄倒在了地上。而那只白狼,呲牙咧嘴的扑了上来,露出了尖利的白光闪闪的白牙。

他闭上了眼睛,扑的一声,他感到有血溅到了他的脸上和脖子上。在那一刹那,他以为他死了。可是,一个突然响起的清脆的声音却在他的耳边响起来了。

“喂,野小孩,你没死吧!”

……本章完结,下一章“ 断肠草之七日--遥远的相遇(中)”↓↓↓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