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红颜动第一部之恰少年 [目录] > 第48章: 断肠草之七日--遥远的相遇(中)

《红颜动第一部之恰少年》

第48章 断肠草之七日--遥远的相遇(中)

苏樱公主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野小孩,什么野小孩!

他睁开眼来,含着怒气,我可是堂堂的大匈奴王子!他正要张开口来回应两句,但是他却愣住了。因为,他看到了一个站在白色的光晕中耀眼的让人睁不开视线的,比自己更小的小男孩子,而那男孩子身边倒下的仍在抽搐的,就是那头白色的狼,狼的脖子里,插着一把黑黝黝的刀。

是的,那个时候,甚至说,十五年来,他一直都以为那天他遇到的,是一个和自己差不多大岁数的男孩子。因为那天,那小小的宝儿,穿着最普通的汉族男孩子服装,发上系着一根银色的丝带,可是纵是男孩子打扮,“他”却仍然是耀眼极了,美极了,让他竟然在第一眼看到的时候,说不出话来。

“什么野孩子!我可是有名有姓的!”他压下了怒火。在愣了愣后回过神来,支撑着爬起来,可是却在力气虚脱的情况下又摔了一下。

“哈哈”,他听到耳朵边传来了好听的笑声:

“哼,野小孩就是野小孩。”男儿装束的宝儿双手叉起了腰,稚气未脱的脸上,大大的黑白分明的眼睛骨碌骨碌的转了转,突然伸出手来,在光里用一根细长的食指指向了他,豪气万丈而又霸道地说:

“喂,野孩子,我救了你一条命,你欠我一条命,从此以后,你跟着我吧!我让你,做我的小奴隶!”“他”说,带着可爱的笑,微微的偏着头。

他怒火四起,爬起身来,刚要反驳甚至要和“他”打上一架的时候。突然,他看到“他”抬高了头,四处警觉的张望起来。然后,他看到“他”一跺脚,嘴里咕噜起来:

“臭林漠!干吗每次都来得这么快!”

他一愣,仔细听过去,听到了草原中远远传来的“的的”的马蹄声和“宝儿,宝儿”的呼唤声。

“他”一扭身,竟也不再看向他,飞快的跳上了“他”那匹小小的马,一边疾驶,一边大声喊:

“喂,野小孩,别冲我瞪眼!有本事下次别让我救你!你欠我一条命哪!”

“他”说,声音越来越远。来去竟如一阵风一般,眨眼间竟消失在草丛中。只剩下他愣愣的站在了茫茫的草原中,一种说不出是耻辱还是好感还是遗憾还是痛恨的心情在他的心里缠绕。

是的,说不出是怎样的心情。呼韩邪只知道,他在父王和母后派人找到了他的时候,他拔下了那把插在了狼王身上的“他”忘记带走了的寒铁刀。

那是一把手工打制的寒铁刀,上面刻有“他”名字的一个字:“宝”

“他”是他见过的第一个汴朝的人。

是生平第一次救了他的人。

是第一个让他15年来都误认为是男人的人

是生平第一个要他给她做奴隶的人。

是他人生中第一个没有把他捧在手掌心里,而是甚至带着点鄙夷的目光,看着他的人。

是一个在他以后的成长历程中无论如何都无法忘记的人。他永远记住了她那日临走前留给他的话。

有本事,你下次就不要我再救你啊!

是的,为了这句话,他疯狂的练习武功、钻研着汉族的文化。也为了这句话,他把那把寒铁刀深深的收藏了起来,每当到遇到挫折的时候,他总会想起“他”来。那把刀成为了他心灵中的朋友,一个心心念念的希望长大后能够再相遇的人。

宝儿,我欠你一条命。呼韩邪轻轻抚摸她的脸。苍白的脸上露出了幸福,却又凄凉的微笑。

我欠你一条命。可是从未想到,你竟是个女子。

这么多年来,他长大进入汴朝后,也曾在游历学习中,似有似无的暗暗追查过那个当年的少年,可是,茫茫人海,到哪里去找一个被他性别都弄错了的人!当他慢慢的对寻找已经失去了信心,并且准备一切随缘分的时候,上天,却让他遇到了她。

那次,他潜入汴朝,一方面是为了刺探汴的最近情报动态,一方面他要追查一个在匈奴大宛族的主要饮用水井里下了毒的汴朝暗探。汴朝和匈奴积怨颇深,两个民族的对立,使得双方的明暗冲突不断。自他长大以后,读书日多后,他常常也为这种其实很不必要的对立而头疼却又无奈,甚至,还不能不也防着一手。那汴朝的赵姓官员,也就是在这种民族仇恨的情况下,在匈奴的大宛族水井里下了毒,导致了一个镇子的千口百姓全部中毒。为了解救自己的子民,他在万般无奈之下,深入汴朝擒住了这个投毒后逃走的官员,并且以他的女儿为人质,想要逼迫那官员说出毒药的解救处方。虽然他知道这种做法会秧及无辜,但是,为了他匈奴百姓,也不得不一试。这就是王,有时候想想,他也觉到了无奈。可是,却不能不为之。

然而,让他没有想到的,却竟然在那个时候,遇到了她。当她冲出丛林的时候义正词严的指控他的时候,他还不以为然,压根就没有注意到那个时候黄黄的脸色灰头土脸的她。然没有想到,这样一个貌不惊人的她,竟然聪明的懂得拔出刀子来挟持他的人质来威胁他的时候,他才觉到了这个女子,有些意思。而那个时候,他望向她,才发现那个面容土黄,脸颊上还有些雀斑的女子,在怒气冲天的时候,那双水灵灵的光芒四射的眼睛,竟然是如此的熟悉莫名,让他的心莫名的悸动了一下。而当他贴近她的时候,她手里的那把刀,更是让他震撼异常。那是一把他再熟悉没有的刀子,每一条纹理,刀柄和刀身的材质,都是如此的熟悉,还有她持着刀子的气势,竟让他一刹那仿佛看到了很久以前的那个站在光里的男孩子。

他感到了震撼,难道他竟然是个女孩子?!一种说不出的冲动涌上心头,他竟然莫名其妙的,在贴近她,望着她那双虽是面如菜色,却无法掩饰去清澈的神采逼人的双目的时候,他竟冲动地,吻上了她的唇。

那是他第一次吻一个女孩子。可是,在他吻上她的时候,他却感到了一种心灵上从未有过的狂喜和悸动沉醉。

她注定是他的。他想,在她被他打昏了带走的时候,他仔细研究了她的刀,他甚至带着一点不用求证的自信,认定了眼前的这个女子,定是他十五年来没有忘记寻找的“他”。只是,他没有想到,那个时候如此光芒耀眼的“他”,为什么长大后却会如此的相貌平平。而当他用刀子割破了她的衣服的时候,他才恍然大悟。她是巧妙的化了妆的,如果不是如此,又怎会她手腕上的肌肤白如羊脂,而面容却土黄平凡。

明白这个后,他更是感到了狂喜。因为,他发现,她的一言一行,都像极了十五年来他心中时时刻刻塑造的那个人,,就像他心灵里塑造的另一半,他和她绝对是天生的一对!

她是狡猾的,像是一只兔子,她是智慧的,带她在身边时时刻刻都要预防着她一不留神就会逃跑,她聪明至极,却又时刻懂得伪装自己,他从不拆穿她的谎言,甚至他都没有向自己的属下们点破她化妆的事实,因为他发觉了她心里有一些秘密,一些不属于也不想让他知晓的秘密。那个秘密让她神情恍惚,让她行动僵硬,让她纵是在对着他怒意四起的时候,也无法掩饰住眉宇间缭绕的忧伤。那忧伤会让她逐渐沉默,甚至是走神,会让她下巴日益削尖,双目里盈盈若秋水一样,沉静里饱含着落寞和孤独。

那忧伤让他心疼。是的,疼极了。他想走近她,可是来自于两个不同民族的隔阂和敌意,和她一开始就对他认定了的匈奴人无耻和狡诈的印象,让他总是和她隔着一层膜。她在她的世界里,虽然她人和他在一起,但是,他却总是游离在她的眼神之外。而直到那一天,他明白了那个秘密。擒贼先擒王,他知道那个道理,他发现了她在听到仪翔这个名字时候的不自然,于是他试探地走向京城,去搅乱那个仪翔的婚礼,一个他是想以这样制造骚乱,让汴朝的人误认为他们的朝廷里出了内奸勾结了外邦人,让汴朝的皇帝们也惊慌忙乱一阵,也算是他为大宛族的百姓出了口气,一方面,他也想通过这件事情知道,她心里的秘密,究竟是不是那个人。

结果,她竟出乎他意料的,挡了他一刀。

那一刀,刺在了她的身体里,却也让他的心在刹那掉进了地狱里。他在她望向仪翔的眼神里知道了那个让她消瘦叹息的原因。

那原因腐蚀了他的心。

而她望向那男子的眼神,也已经让他的心,千疮百孔。

……本章完结,下一章“ 断肠草之七日--遥远的相遇(下)”↓↓↓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