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红颜动第一部之恰少年 [目录] > 第55章: 早日醒来

《红颜动第一部之恰少年》

第55章 早日醒来

苏樱公主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后来,很多年后,云青霞回想起那日自己一见到那男子的情景,仍然忍不住地心里充满了微笑。

因为,她见到他的场景,实在是充满了戏剧,以至于让她在乍看到他的时候,以为她遇到了仙人。而这个男子,又是如此地卓越,不沾一尘,淡淡冷冷的面庞是一种与二王子完全不同的俊美,像是面容上,浑身上下都流淌着清澄却又幽冷的光,一种属于夜色,属于月亮的光,冷凝,却清辉淡淡。

他站在那里,仿若与世界有一种隔离一般的,遗世独立。

云青霞愣了愣,什么都没有说,第一做的,就是扑上前去,跪倒在他面前,请求这个自己心中的天神,能够帮助自己摘取情花。

“我不是什么神。”他说,仍然冷冷淡淡,好看的眉毛挑了挑,修长的手指指了指那湖泊中间的情花:

“你要那个?”

云青霞却仿佛没有听到他的问话一般,心在刹那冷了下来,泪水也随之又流了下来。她虚弱地跌坐在地上,是的,她太虚弱了,这一日来的攀爬和几次的大喜大悲,已经到了她的极限,她竟眼前一黑,摇晃着身子,跌坐在地上了。

“情花用以解断肠草的毒,姑娘,你要这情花,可是要救什么人?”那男子问。虽然语气仍然是淡淡地,但是,却有着让人不能不回答的魔力。

“是。”云青霞说,心里的失望满满,泪水也涟涟。

那男子打量着她,沉思良久,突然声音竟带着几分激动地:

“你是匈奴人?”

云青霞抬头,望着这男子,他的面容突然在一刹那间变得冷凝极了,所有的清淡消失不见,竟是万分焦急一般:

“说!”他喝问。

“是,是的,我是匈奴人。”云青霞看着他的面容,竟忍不住地回答他的话。

“你们国内出了什么事情?”他问。

云青霞一震,出了什么事情?她在这个男子走近的时候,才发现,这男子传着汉族人的普通长袍,虽然样式简单,但却无法掩饰住这男子伟岸的气质,一举手一投足,风华逼人。

但是,奇怪的是,这样的一个男子,怎么会到了这块如此高耸的忘情峰上?而浑身上下却见不到一丝攀爬的痕迹?

压下满腹的疑云,云青霞心中却隐隐地确定了一件事情,这个男子,绝不是一个汴朝普通人。也许,也许,他是个高级的官员,甚至,有可能,是汴的,暗影组织里的人。现在两国开战,面对这样一个强大的敌人,自己,无论如何,都是不能将国内最大的秘密告诉于这个男子,纵是自己保不住二王子的命,自己也要保护住国内千万百姓。

然接下来,那男子的话,却充满了诱惑地,让她浑身一震。

“告诉我,也许我可以帮你取得那情花。”那男子说,淡淡地。

情花?

情花?云青霞心中充满了挣扎。第一次,她竟感觉到了难以选择。她,能相信眼前的这个人吗?能告诉他吗?他真的能帮助自己摘取那朵情花吗?

那男子却仿佛看透了她的心思一般。突然走向山坡,拔出了利剑,轻轻一挥,一根碗口粗的树枝坠落于地。他拖着那树枝,削成多截,抛向了那冰面,像路一样地铺成了浮桥,通往了那湖泊中间的情花。冰面传来了薄冰破裂的声音,那男子,却根本不看向那薄冰,忽然飞身而起,向那树枝纵跃而去。

“危险!那水是——”云青霞惊呆了的看着他的举动,因为,她实在不能想象,那水面上一根碗口粗的树枝,怎么能承受住他的体重。而那水,又是千年不遇的极寒。

可是,她的话还未说完,就自动地消失了下半句。因为,在那薄薄的冰面上,她看到了那个俊美的黑衣男子,竟然极其轻松地跃上了那树枝,在那树枝上,接连几个纵越,弧线优美至极地奔向了那情花。

转眼之间,那在自己看来永不可能采摘到的花儿,竟然红艳至极地娇滴滴地捧在了他的手中。

他站在了自己的面前。仍然以一种斜斜的,懒懒依靠在山石上的姿态。可是,却让云青霞的心里充满了激动。

情花。她喃喃,泪水弥漫上来。在看到那美丽的花的一刹那,她心里已经有了决定。

“我告诉你,”她说。

然后不等那男子的任何表示,她开了口,叙述起来。从很遥远以前的一对男女源于六岁的相识,讲到了那男子,十五年来苦苦的追觅,讲到了如今那女子的中毒,讲到了那男子的自断心脉,讲到了断肠草的毒如何地让那男子面容惨白,讲到了全国上下七日来的不眠不休┅┅一边讲,她一边哽咽,至到最后,竟是无可控制一般地激动起来,是的,激动,激动于那断人肠的毒,激动于那荡气回肠的挚深感情,一边叙述,她一边泪流满面,是的,情花,七日,这七日来,她第一次发现自己的心中竟是压抑地到了极限,一旦倾诉,竟如同开闸了的水一般,无法控制。

等到她慢慢地说完,叹息一般地讲述完的时候。她才发现,自己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竟没有注意到从她一开口,那青衣的男子,竟自始至终没有讲过一句话。

而她抬起头来的时候,竟震惊地发现,那男子的面容,如同僵化了一般地,混杂着奇异无比的神情。而随着她的讲述,他的面容惨白极了,映衬在青色的长袍上,益发明显,叫人害怕。墨玉一般的眼眸中,凝望着那小小红色qíng花眼神,不再是冰冷,竟是让人看了震惊的,混杂着着痛苦却又刻骨铭心的柔情,而他捧着那小小情花的修长手指,指关节处隐隐发白。

“宝儿”。他喃喃。用一种轻声地叹息一般的低语,用一种柔情如水却又肝肠寸断的呼喊,那声音低的虽然让云青霞没有听明白他究竟在说些什么,但是,云青霞却从那模糊的音节里感到一种来自灵魂深处的震撼,因为那是一个什么样的声音!带着无比的甜蜜,却也带着仿佛望不到尽头的忧伤。

“你——”云青霞愣住了,她望着这男子如同痴了醉了一般的模样,竟忍不住轻唤他,因为她实在不忍那么俊美的容颜上出现那么深刻的忧伤,而他斜斜站立的姿势,在一片纯白的雪地里,竟是如此的遗世独立的带着无尽的悲伤,让人心中也受到感染一般产生了无尽的怜悯。

那男子,惊醒过来。苦苦地一笑,他的面容恢复了平静,仍旧冷冷淡淡的模样。

“走吧。”他说。伸出手来递出那朵情花。

“去哪?”云青霞一愣。这个如此奇异的男子,让她的心里涌上一阵阵不安。

“送你回城。”他说,淡淡地:“放心,姑娘,我仅仅送你回城。”

送她回城,云青霞不知道什么原因让这男子突然竟如此地态度转变。但是,那男子,却是个极其守信的君子,不仅给了她情花,而且也仅仅是护送她回到了城下,并未进城。而,也正是他的护送,使得疲惫至极的她一路下山极其的顺利,否则,就算是她取得了情花,能否在第七日太阳下山的时候,断肠草最后毒发的时刻赶回,都是个未知数。

然,她的心里却不知道为什么充满了不安,她能感到身边这个男子在努力地隐忍着什么。

“你是谁?”她在他送她到城下的时候即将离开的时候,忍不住问他。

他却极其苍凉的一笑,拱手为礼的时候,手腕上一根银色的丝带轻轻一闪,竟是如此地熟悉。云青霞呆住了。

“二王子,”云医师望着熟睡着的呼韩邪的脸轻声呼唤。

“你要早点醒来。是的,早点醒来。”

……本章完结,下一章“默认章节”↓↓↓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