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红颜动第一部之恰少年 [目录] > 第56章:默认章节

《红颜动第一部之恰少年》

第56章默认章节

苏樱公主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水晶帘卷,香炉烟暖。繁花影动青纱窗,初夏岁月寂寞长。

一样迂回的走廊,数不清的蔷薇和荼蘼红红白白,纷纷扬扬花朵累累,层层叠叠的娇色艳丽,更添上骨骨朵朵初绽的白莲和一池烟波浩淼的清水,翠竹万顷,风动荷举。若不是走动的婢女身着匈奴服装,真真这里成为了梦中的江南。

更何况,那临水的碧池上朱栏边,还有个清影消瘦的女子,临水而立于花影和波光潋滟里,白衣黑发,不沾一尘。

她只是静默地站立,望着满池的烟波出神,瘦弱的身子在六月的阳光里,迷梦一般地笼罩着安静淡然地光环。微风吹过,皱了一池碧水,更有些纷纷扬扬散落的花瓣沾了她的发和衣襟,然她却如梦中人一般,浑然不觉。

这是一幅画。呼韩邪在心底叹息。

美好的六月阳光跳跃,若不是画外的,是不歇的战火,是血流成河,这幅画是那么的完美。完美的即便是很多年后,在那画中的女子,如此深地伤害了他以后,却不知道为什么,他在苦痛里,仍然记住的是这幅画的完美。

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

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

宁不知倾城与倾国?

佳人难再得!

呼韩邪静静地站立,不忍打破这样的一幅画,而心底,不知道为什么,却闪现了这首李延年的诗。

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宁不知倾城与倾国?佳人难再得!他叹息,虽然是

两国交战的时候,自己想起这样的诗词,总是有些觉得触目惊心地不祥,但是,却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多诗词里,自己唯独想起了这一首,也唯独觉得这一首,最最与眼前的这张画卷,如此地相配!

宝儿,你真的是我命中的天魔星吗?呼韩邪叹口气,心口一疼,刚刚恢复的身体有些虚弱,让他的脚步竟有些虚浮,就这样,一块小小的石子,顺着湖岸,落了下去,打破了整个凝固的画面。

涟漪扩散开来。

立在花影里的女子缓缓地转过了身来。

是他。

那男子沉默。一身的白衣胜雪,面容少了往昔的健康红润,竟是微微地苍白。而,很明显地能看出的是,他的脚步有些虚浮,站立的时候,一向懒懒斜斜的他,竟现在甚至是有些虚弱地靠在了假山上。唯一不变的,是那温柔优雅的微笑。

宝儿凝视着他,站在阳光里的他。第一次,突然发现自己竟是如同新认识了一个人一般。而她看到了他苍白面容上,绞在一起的带着些忧郁,又带着沉默静思一样的,熟悉却又陌生的微笑的时候,竟心口一窒,不知道可以说些什么。

说些什么?宝儿想,谢谢他救了自己吗?

不!她做不到!虽然身体底子比他差,却先比他醒来的自己,知道在毒发的时候,是他用最后一丝残存的真气护住了自己的心脉。然而,她却无法对他只有感激。有的只能是百味杂陈。

他的身体内还有残留的断肠草的毒,她知道。但是,那毒,却是他的母亲赐予他和她的。

不要让我醒来,宝儿心里冷笑,想起七天前的事情来,竟如同看自己的前生一般,隔了百年之久,仿佛那些都已经模糊成一片云烟,所有的情仇爱恨都已不记得,唯一留下的,只有恨。

是的,只有恨。只有林漠倒地的那一瞬,只有绝望中的,那一杯碧绿的断肠草。还有沧桑,一种如梦初醒的沧桑,而心,无论如何,已经回不到了从前的清澄。

“站在风里做什么?身体刚恢复,还是回房去。”呼韩邪微笑着说,轻步地走过一地的花瓣雨,不想让他的虚弱被她看到,如果她愿意,他希望自己在她的生命里,永远是守护者的地位。

他的气息笼罩上来了,带着诱人的温暖。宝儿看着他,一点点的接近自己,在自己的面前站定。

他真的很高。宝儿想,突然想起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的感觉。那个时候他留给她的是一个修长的背影,还有转过身来一刹那的惊艳,当然,还有后来,持续至今的震动。他带给了她无数的震动,他的无赖,他的狡猾,他的高智商,都远远超于她的想像。而他的不顾一切目中空无一物的傲慢,他时时刻刻仿佛永远能够看穿她的心灵的目光,还有他的霸道,他懒洋洋微笑时候的自信,都让她捉摸不定。

这是一个她理解不透的男人。

一个她在他的面前永远只能被狼狈的审视,让她无所遁形的男人。他能看透她的心思,可是她却无法看透他的。他的行为永远是那么的出人意料。就像他这次救了她一样。她不知道为什么他宁愿自断心脉也要救活她。她不明白。

是因为爱吗?

她在他的眼神里能看到宠溺,能看到怜惜,能看到柔情,但是,她却也同样看到了不解,看到了戒备。

是的,他救了她,却对她时刻充满了戒备,从他替她挡了那一刀开始,他带她走向匈奴,就充满了戒备,就像现在一样,他救了她,让她的心灵震动,却在他醒来的第一时刻,让人将她带到了这里,这座处处像自己的故乡的地方,将自己名为照顾,实则如同软禁一般的囚了起来。并且,这是他,苏醒后的十多天来,第一次踏进她被囚禁的地方。

“为什么救我?”她问。不愿望向那双眼睛。那双如此清澄的却如此锐利的眼睛,让她感到排斥,甚至,有些不忍。是的,不忍。看到他的虚弱,会让她心里有着自责。而什么时候,竟有了这种混杂着自责和恨甚至有着一点点不忍的感觉,她已经不知道了。

但是,可惜,她不能有一点点的不忍,因为,可以忘记应该忘记的一切。但是,沧桑的岁月在身体和心灵里留下的那最黑暗的记忆,却时刻疼彻心扉,夜夜提醒她不能忘却。

是的,不能忘却。

绝不能忘却。

宝儿,你要让那些该负责的人负责,包括你自己。

……本章完结,下一章“默认章节”↓↓↓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