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红颜动第一部之恰少年 [目录] > 第6章: 官道

《红颜动第一部之恰少年》

第6章 官道

苏樱公主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酸疼,

浑身酸疼。

勉强的睁开眼睛来,轻纱帐,黄绸锦被,四周陈设稳重而简练。但是这好像不是自己的家。

眼睛酸涩,浑身充满了无力感,骨头好像散了架,这里是哪里?

宝儿挣扎着起来,拼命的摇摇头,摇散了一头乌黑的发,披散在身上,我这是在哪里?是林漠找到了我吗?可是这里,不像是将军府,更不像是林漠的房间。

“你醒了?”有个女孩子温柔的声音。

宝儿转过身去,看到房门轻轻的推开,走进了一位身着淡淡蓝色锦袍,柳眉杏眼,唇红齿白的姑娘,虽手里捧着水盆,却浑身散发着气定神闲的自若,看上去不像个丫鬟。

宝儿疑惑的望望她。

“这里是仪翔的卧室。”她轻轻的走近。

仪翔?宝儿一愣,仪翔,不就是七皇子??

“昨天你醉酒了,他抱你回来,让你休息在这里。”

“嗡”的一声,宝儿感觉到脑海里一片空白,他,他抱了自己回来?自己不是碰到了一堵软软的墙吗?难道,那竟是他?低头看看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竟是换上了一身干净的女内衣,这衣服……

“我帮你换的衣服。”那女子仿佛看透了她的心思,微微一笑:“换的时候,我吓了一跳,没有想到你竟是个女子,洗个脸吧。”她放下水盆,依在了床边,笑望着她。

宝儿窘迫的一笑,自己竟以为他帮自己换的衣服,真是不知道想到哪里去了、“谢谢”,宝儿说,轻轻的将手伸进了水里,突然想起他,他还在吗?

“七,七皇子,还在吗?”宝儿轻轻的问,不知道为什么,心里突然鼓满了小小的期待。

“仪翔已经离开了,他要上朝。”

离开?宝儿一愣,听到自己的心里暗暗的叹了一口气,望望窗外,东方早已皓白,现在正是上朝的时候。

想必他看到任何一个醉酒的人都会这么做吧,苦笑一下,望着满盆的清水,里面映出了一张宿酒醒来的脸,长发飘散,憔悴不堪。这个样子若是给人看到了,肯定是吓坏一帮人,宝儿想,偷偷的吐了吐舌头,也许,也许这个样子还是不要他看到了好。可是,看到了又如何?林宝儿,对于这京城来说,不过是一个匆匆过客,这里,不属于自己。

一边想着,一边梳理飘散的长发,望向菱花镜,多久没有这么的像个女孩子过?那些和爹爹在关外的日子,草原骑马,黑发高束,自己以为自己可以一直像个男孩子,不,一个孩子一样,无忧无虑,无拘无束,可是,为什么,现在镜子里的黛眉之间,竟有了一抹淡淡的化也化不去的哀愁?

“姑娘可是姓冷,名如嫣?”那蓝衣的女子竟还未离去,一直站在边上望着自己。

“姐姐,何有此问?”宝儿望望她,我很像冷如嫣吗?那个天下第一的美人,那么的娇柔美丽,那么的我见犹怜,骨子里透出的幽雅可是自己学也学不会的气质:

“我不是。”宝儿笑笑。

柳如眉望着眼前的宝儿,她,竟不是冷如嫣?不是冷如嫣却为何如此气质尘?即使长发飘散,白衣素净,浑身不饰一物,却一颦一笑都耀眼的让人移不开视线?不是冷如嫣,为何他如此紧张?整整候了一夜,天明却早早离去?她究竟是什么人,自己和他那么多年,竟是第一次看到他在注视着一个人的时候,冰霜的脸上有了甜蜜混杂着苦痛的表情。

“这里是哪里?”

“岳王山郊”

啊,这里竟然是岳王山?宝儿突然想到了今日要和冷如嫣一起上香的约定:

“姑娘,这里可能直达山上的光化寺?”

“你可是要去上香?如果上香,此去十里光明峰山道,是上香必经之路。”

“多谢姑娘”,宝儿微微一笑,黑玉束发,已然一身男儿打扮,走出房门,早晨的太阳已经高高的照在了东方,秋日早晨的薄雾轻轻缭绕,这里竟是一个农家小院,依湖而筑,清雅无比,大有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之意境。宝儿心中暗叹一声,这里真美,站在早晨的阳光里,鸟语花香,微风轻抚,自觉的浑身充满了清新。她禁不住,举起手来快乐的转了一个圈,闭上眼睛在光里感受着这一刻的舒心,也许,她想,也许日后再也没有这样的时刻了。

柳如眉默默的望着阳光下的宝儿,她是属于光的,不知道为什么,看着她白衣飘飘的站在阳光里,自己竟是有这样的想法,四周竟是温暖的让人睁不开眼睛,

“姐姐,你可否借我一匹快马?”宝儿转过身来面向那柳如眉,脸上没有了刚才站在阳光里的温暖,而是淡淡的微笑。

“你怎知我有快马?”柳如眉挑起细细的眉毛。

“七皇子的地方,需要进京方便,岂能无马?”宝儿微微笑着,带着一脸的俏皮。

柳如眉暗叹一声,这是个精灵的女子,心思缜密竟让人无法琢磨。牵来一匹好马,看她翻身上鞍,动作利索的一如男儿,马正要行之际,她突然从转过身来,微微一笑:

“林宝儿,我的名字。”

一骑轻烟,马蹄声渐渐远了。

只剩下柳如眉轻轻斜依着柴门,望着远方。

岳王山脚,山道两边茂密的树林。

“大人,时辰越来越近了。”一将士双手抱拳。

“所有人已经埋伏好了。”管文仲摇摇扇子,微微笑道:

“希望这次能够钓出真正的凶手。”

一袭锦袍的仪翔轻轻皱了皱他那好看的眉毛,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了冷冷的微笑:“一石三鸟之计,果真妙啊。”

“用计之人,心思细密,埋伏暗杀,若是杀掉了你,自为最妙;若是杀不到,死士身上的鬼字,却又暗指魏府,嫁祸于人,用的甚好!”

“但是聪明如你我,怎么可能相信这是魏府所为?”仪翔轻笑。

“是,于是我们就可能怀疑另外一个人,这嫁祸之人,当朝之下,除了他之外,谁还敢如此胆大的派出杀手,并且嫁祸魏府,况且还使用了当年用过的‘阎罗散’?”

“自然我们这时候,又会不再怀疑魏府,而是南王。”仪翔继续接着说下去,山道上远远的传来了脚步声。仿佛有人走的更近了。

管文仲微微一笑。这正是一石三鸟之计。仪翔为第一只鸟,魏德昌为第二只鸟,而南王,是那第三只鸟。

不过,今天究竟谁才是真正的幕后主谋就要真正出现了,究竟是南王,还是魏德昌,也或者另有其人?

他们要动手了。

冷如嫣静静的坐在了轿子里,心事重重。

“小姐,马上就要到岳王山了。”雨翠推了推身边的冷如嫣。从昨天晚上到现在,小姐仿佛已经这样坐着出神很久了。

“小姐,马上到了,你想什么呢?”

我在想什么?冷如嫣表情怔怔,望着雨翠,突然明白自己出神了太久。

“小姐,到了岳王山,我们看到了方丈大师,让他给你好好的算两卦,再在观音菩萨面前多烧两柱香,让她保佑你和我们姑爷夫妻恩爱!只可惜,这次宝小姐不知道为什么,今天竟没有跟着一起来。”

宝儿?冷如嫣心中苦笑了一下,昨日酒桌上,他竟然还是没有多看过自己一眼,似乎是看着她的更多!而那眼神里,似乎,似乎还有着水一样的温柔。怎么可能,她是男儿装!他和男儿装的她是第一次见面,为什么,为什么他看她的眼神,竟像是……,他是男人,怎么可能在不知道她是女子的情况下,以一个男人爱一个女人的眼光看着“他?”

“雨翠,我美吗?”

雨翠愣了一下,今天的小姐似乎有些不同:

“小姐,是我见过的最美的女孩子。不仅外表美,而且小姐棋琴书画样样精通,否则,皇上怎么会盛赞你是天下第一美人?”

“那,和宝小姐比起来呢?”

“宝小姐?”宝小姐美吗?雨翠更是愣住了,脑海里突然现出了那张在阳光中让人走神,充满了魔力的脸,五官看上去似乎没有自己的小姐那么的精致,但是,却让人忍不住的出神,忍不住的见到她就让人的心里砰砰乱跳,虽然自己还从没有见过穿着女儿装的她,虽然自己知道她不是个男子:

“小姐,我还没有见过穿女儿装的宝小姐,你们,你们不能比较”雨翠突然发现自己不知道说些什么了。

冷如嫣凄美的一笑,掀开了轿帘。

突然轿子一歪,外面出现了凄厉的叫声,血,从掀开的轿帘里喷溅了进来!!

啊!血,冷如嫣美丽的眼眸慕然睁大,怎么会,怎么会有血??冷平,冷平,那个负责护送自己的冷福的儿子呢?

“小姐,小姐,冷平他,冷平——”

还没有来的及把话说完,一把明晃晃的尖刀搁在了冷如嫣的脖子上。

“出来!”

轿帘被粗暴的掀开,雨翠被一把拽了出去。冷如嫣看到了外面的地上,歪歪斜斜的躺着刚才的脚夫,有的咽喉已经被割断,有的一手捂住正在流血的肚皮,痛苦的呻吟,冷平的一只胳膊已经受伤,脖子上架着钢刀,血,血像蚯蚓一样,从他的指缝里涌了出来。

冷如嫣面色惨白,胃部翻涌,有东西想要吐出来。

“你就是天下第一美人?”黑衣蒙面人指着这个在自己的刀尖下飒飒发抖花容惨白的女子。她似乎已经被吓的说不出一句话来了。

“你,你们是什么人?你要对我们小姐怎么样?”雨翠护主心切,尽管双腿发抖,但是仍是颤抖着问了一句。

黑衣人用刀跳起冷如嫣的下巴,虽然面色苍白,但是,他仍然愣了一下。

“果然是天下第一美人。”

边上的另外一个黑衣人面无表情:“老大,我们应该没有错。”

“哼”,首领模样的黑衣蒙面人冷哼一声:“带走!”

边上的几个黑衣人迅速的走向冷如嫣。

“你们要对小姐怎么样,我们主子不会放过你们——?闷哼一声,雨翠话还未完,就被打晕了过去。

密林中,仪翔冷冷的注视着这一幕。

黑衣人拖出了冷如嫣,正押着她走向另外的一辆马车。

“该动手了吗?”管文仲皱了皱眉:“这样的手段,不是南王。”

仪翔心思一动,慢慢的举起了手,其他埋伏的将士盯着他举起的手,只要一挥,就要冲了出去。

可是这时候,谁也没有想到,从官道上传来一声熟悉的声音:

“放开她。”

……本章完结,下一章“ 局中局”↓↓↓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