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红颜动第一部之恰少年 [目录] > 第62章: 求见

《红颜动第一部之恰少年》

第62章 求见

苏樱公主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守卫阿塔汗城南门的,变做了巴布图。这件事情让匈奴一些军队的首领们感到了不解。但是,巴布图却很高兴。

因为这对他来说,代表着再一次获得了大王的信任。更为特别的是,这次直接任命他的,可是呼韩二王子。为此,巴布图感到了兴奋和责任重大,并且心里充满了感激。这种感激之情,让他非常的踌躇起来,总想着要给二王子一些报答。但是,他知道,他们的二王子可不是一个喜爱金银之人,而他最多的,却是金银。不过,他却并不感到为难,因为,当下,匈奴族的任何人都知道他们的呼韩邪二王子,最珍爱的是什么。

那是一个女子,一个来自汴朝的女子。

巴布图咧开嘴笑了,他知道该从哪里向他的王子表达感激了。而今天晚上,在宫殿里一个汇聚了三十六氏族首领的重要宫廷内部宴会上,他们的王子将出现。

“来人啊,”巴布图说:“把从汴买来的土特产都包装好!”

有没有见过一个人脸上带着鲜红的五指印,却仍旧笑容满面?并且那种喜悦是从心底完全发出来的?

有。

那就是呼韩邪。

宝儿面对着镜子,梳理黑长的发的时候,还是仿佛看到了呼韩邪快乐至极的笑容。

那种笑容,从心底发出,如此的灿烂,却让她愤怒无比。

因为,那是一个欺骗了她的笑容。

那日,她埋头痛哭,以为他中了蛇毒的时候,却有那么一只手慢慢的抬起,轻轻地放在了她的肩上,还有那么温柔而深情地呼喊:

“宝儿——”。

是他的声音,她大喜,抬头却愣愣地看见了躺在地上的他,灿烂的近乎于炫目的笑容。

如此的炫目,像是有光一样照进了她的心,那种喜悦由内而外,他懒洋洋地微笑,嘴角含着快乐至极的上扬曲线,整个俊美的容颜在看到她的泪眼迷蒙的时候,是如此地幸福。

宝儿愣住了,刹那间思绪回转,愤怒让她忍不住地颤抖,他竟然骗了她!震惊于他可能身亡的自己,竟然慌乱地忘记了这是个武功高强的男子,竟然忘记了他的狡猾和奸诈!

“宝儿——”

他轻声地呼唤,话还没有说完,她恨极地扬起了手。

“啪”,随着清脆的声音,他的脸上映起了鲜红的五指印。

她愣了一愣,没有想到他根本就没有躲闪。而自己的这次出手,因为愤怒,极其地用力。但是,她却一点都不后悔自己狠狠地给了他一巴掌,这个男人,竟然欺骗了自己!想到这,那种以为他已经身亡的无助和不明原因的大悲伤又涌上心头,而现在,看到他好好地站在面前,依旧懒洋洋的笑容的时候,说不清的又喜又悲,让她竟忍不住的眼泪又要流下来了,宝儿急忙转身,掉头就走。

然而,他却迅速地起身,用力拥住了她,带着无比的眷恋,自背后将脸埋进她的肩窝,深深地吸了吸口气:

“宝儿,对不起。”他说,叹息的声音是如此的幸福和满足,又是如此的慵懒性感。

宝儿不说话,泪水硬硬地忍了回去。

是的,忍了回去。哪怕是回来之后,自己痛哭了一场。但是那个时候,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竟不想在他的面前掉下一滴眼泪。

“我累了,我想回去。”她说,用最冷淡最克制的声音。

然而他却不松手,依旧紧紧地拥住她。

静默,夜如此地安静,只听到夜风掠过的声音,只看到银色的月光在檀香树的叶尖跳跃,像是散落了一地的星光,只有他怀抱里传来的温暖,还有他胸膛里传来的最有力的声音。

“累了,在我这里休息。”他说,板转过她的身子,将她的脸轻轻的靠向他的胸膛。

“不是有人要你的命吗?”宝儿说,冷冷地,挣脱他,走向马儿。

“是啊,有人要我的命。”他望着她跳上马儿,轻轻地牵起缰绳,牵着马儿慢慢地行走在一地的月光里。

“知道吗,宝儿,现在那人已经放弃杀我了。”他孩子气的笑了,酒窝浅浅地装满了醉人的月光下。

放弃了?她感到了疑惑。今天的呼韩邪,像个谜团一样。

“你救了我,宝儿,”他回转过身来,挑挑眉毛微笑:“你的哭声吓跑了他。”

她大怒,这个男人,总是知道怎样挑起她的愤怒。

然而,接下来他的话,却让她更为震惊:

“宝儿,我们举行婚礼吧”他说,一字一顿,眼睛在黑色的夜里如此闪亮:

“以后,我绝不会让你再救我。”

宝儿梳理着黑色的发,长发如瀑布,却也是青丝万缕,如同人的心一般,理了还乱,就像那日她的又喜又悲,就像她回来之后不可抑制的泪水涟涟,那种思绪万千让她感到害怕。

是的,害怕。曾经无数次坚定的信念,以及那些血流成河的岁月里造就的冰冷,竟开始慢慢地退色。而什么时候与林漠一起纵马驰骋天下,无忧无虑的自己,竟如那古人伤感无比的诗词中的女子一般,变得如此多愁善感?

林漠!林漠!若是他还在了,一定会告诉自己当怎么做!而仪翔,若是他也在了,当也会让自己明白该怎么做。

心底一片黯然。

“小姐的头发真好。”婢女铃铛说。那是个居住在匈奴的汴朝女子,自那日回来后,呼韩邪买了她侍侯她,为的是让她有可说话的人。

“小姐今日要梳什么样的发髻呢?”铃铛说。

铃铛是个巧手的女孩子,懂得梳各种汴的发髻,也懂得做汴的食物。

“系起就好。”她说。自己对外形的简单要求,使得铃铛没有了可展示才艺的机会。

“不行啊,小姐。”铃铛笑着说,像个唧唧喳喳的百灵鸟:

“今天可是去参加宴会,无论如何,要对得起二王子送来的这套衣服。”

衣服,那是一套用冰蚕丝做成的衣服,质地轻盈,却名贵无比,样式裁减的简单,但却做工精美,华贵天成。

他让自己穿上这样的衣服去宫廷,为什么?

突然,外面传来了匈奴婢女汇报事情的声音。

“小姐,有人求见。”铃铛向她解释。

有人求见?宝儿皱了皱眉头,谁,会在这个时候求见自己?在这个城里,她可是没有任何熟悉的人。

……本章完结,下一章“默认章节”↓↓↓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