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红颜动第一部之恰少年 [目录] > 第63章:默认章节

《红颜动第一部之恰少年》

第63章默认章节

苏樱公主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第一次踏入这座非常汉化的宫殿,巴布图感到了一种心灵上的震撼。

美,是美的很,翠波千顷的荷田,曲曲折折的回廊亭榭,绿色干净清澄,五彩缤纷的花朵热热烈烈地开放,整个宫殿的景色非常深得汴朝“大匠不雕”的自然精髓,大有“山中木芙蓉,丝丝开且落”之意境。

巴布图只有震撼,他一边躬行在带路婢女的身后,一边更是忍不住要猜测居住此间女子的模样起来。究竟什么样的女子能让二王子如此的金屋藏娇?如果说美,不知道比之匈奴艳冠草原的烈月又当如何?那日勇士会上,看清那女子模样的,只有少数人而已,外围的人,根本就还没有来得及反应,就只看到了他们的王子带着那女子一路纵马飞奔的背影。

正兀自这样忐忑地想着,人已穿过了无数的回廊和宫房,行到了其中的一间来。

“你且在这里候着。”宫女说。

巴布图答应了一声,静静地站立。不久就听到了轻轻地帘幕掀起的声音。

淡淡地清香幽幽地随着白色的裙角闪过,巴布图忙屈身为礼:

“偏将巴布图参见,参见王妃。”巴布图话说到一半,才突然想到自己不知道该如何称呼眼前的人,硬着头皮他突然想到了这么一句,说完后心底有一点欣喜。王妃,这草原上的女子谁不想做王妃呢?再说了,以这女子目前得宠的情况,估计做王后,也只是早晚的事情。呵呵,只怕自己的这个马屁拍到了位。

宝儿轻皱眉头,不语。

“你会讲汴朝的语言?”她问,眼光扫过眼前的这个壮且胖的男人,淡淡地说。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他要来求见她。但是,从这个男人卑行的姿势上,她已经有了几分明白。

“是啊,是啊!”巴布图听到了她淡淡的语气,不知道为什么感到了一种无形的压力,竟是莫名的紧张起来,头也不敢抬:

“属下,属下不仅会讲汉语,而且,属下还常去汴朝,掌管着咱们匈奴和汴的城门看守之职,呵呵,王妃您,您有什么喜好,以后,可以让属下去给你买。这次属下也专门带了点。”

说完之后,他对着门外一挥手,两个跟随而来的侍从们,抬了朱漆的箱子上来。

趁着侍从们打开箱子的机会,巴布图稍微放松了一点,偷偷地抬起眼皮,望向他好奇了很久的女子,待看清了那女子的模样时,他不由得一呆。

没有任何饰物,只是简单的黑发系起,那女子托腮正在沉思,容貌并没有他想象中的那么美的倾城,可是突然那女子的双眸一转,他却感到了一阵炫目。巴布图在很久以后也说不清楚自己为什么感觉到炫目,只是突然觉得,随着那女子的动起来,面前的所有一切也跟着突然生动,光华四射,耀眼至极。特别是,对上了那双华光内敛的双眼,那么清澄却寒冷的目光望向他的时候,他竟一刹那有种眩晕的感觉,瞠目结舌说不出话来。

“王,王妃。”他说,又紧张起来,连忙脸上堆满了笑。

宝儿抿嘴淡淡一笑,指着那些打开来的箱子:

“巴布图,那是你搜集来的东西?”

“是,是的。”

宝儿顺手捏起了一个,那是江南无锡的泥娃娃。这个巴布图倒是很有心,送来的不是什么金银财宝,却都是些汴的各地方特有之物,尤其是京城的风车,泥人,锈着虎头的小靴子,让人看了,倒真的是有些喜欢的,甚至,勾起了她淡淡地思乡情绪。

巴布图小心翼翼地打量着她脸上的神色。她不咸不淡地表情,让他心里敲起了边鼓,汗,竟从后背渗了出来。

“辛苦你了。”宝儿说,放下手里的娃娃,转向铃铛:“收下吧。”

巴布图嘘出了口气,感到了轻松。人一轻松整个人也活络起来:

“是,是啊,王妃,这些东西可真难找呢,要是前几年倒还好找,现在战乱,两国戒严,可是不容易了。”

“是吗?两国戒严了?”宝儿心中一动,慢慢坐下:“戒严了巴将军去搜集这些,可是有很大危险的。”

“是啊,是啊。”听到了她的语气中似乎有着赞扬,巴布图受到了鼓励:

“现在两国开战,为防止军情外泄,二王子可是特别注重全城戒严,这次,受他提拔,巴布图才得以,得以官复原职,获得看守城门的重任,嘿嘿,巴布图可是感激的很啊。”

宝儿淡淡一笑:

“二王子很赞赏你吧。看守城门是重任,巴将军的感激之情,我想我和他已经收到了。”说到这里,她看到巴布图一边点头不断地说是是,一边露出了得意地微笑。

请君入瓮,先要给君一些甜头才行。自己在这城市里手脚虽自由,却是无形中被困,仿佛与世界隔绝,看守城门,倒真是个好职位。

心意一起,宝儿话锋自然而转:

“以后,我若是还有喜欢之物,还要有劳巴将军。”她说:“不过,现在战况如何了?出去再购买这些,可还方便?”

“战况?”巴布图听到了宝儿的赞赏,感到了激动:“战况不错啊,二王子英勇善战,前夜刚刚让铁血十三骑烧了海门关的粮草呢,现在汴朝估计受到了很大的损失——”

说到这里,巴布图突然想起眼前的这位女子的来历来,他闭住了嘴,小心地打量起宝儿的神色,只怕她突然生气起来。

宝儿心中一震。海门关?前夜?不正是呼韩邪带着自己夜奔檀香树的那一天吗?那日他竟在谈笑间烧了汴的粮草!海门关,那可是爹爹看守的地方!而自己,自己却在那日——

不露声色,她装作不在意,依旧淡淡地:“是吗?那将军日后再搜寻这些的时候,可要多当心了。”

她说,一边说,一边懒懒地扶了扶头。

巴布图是个聪明绝顶又极其擅长察言观色的人,看到她没有怪罪下来,连忙躬身不住地应着是,是。而她扶住了头的时候,巴布图马上拱手:

“王妃若是喜欢,我rì后定再搜寻了送来。现在天色渐晚,属下告辞了。”

宝儿扬扬手,示意他退下。她知道,对于这样的人,只有愈发地把尊贵做足了,才能够让他为自己所用。

然等到他慢慢退下后,她却感到了心底的寒意慢慢地涌了上来,

他烧了汴的粮草。

在那样一个月色如此醉人的晚上,她为他而流泪的晚上。满室跳跃的烛光突然化作了熊熊的烈火,灼痛了她的眼睛。

爹爹,仪翔,林漠,很多个曾经仿佛是上一世的记忆慢慢复苏,熟悉的容颜飞速地在眼前跳跃。她仿佛又看到了血流成河里的枯骨惨白,仿佛又听到了号角连连,哀鸿遍野。

原来,有些东西,从来不曾逾越过。

疼痛在心底再一次蔓延开来。

“铃铛,你知道二王子今日为何参宴吗?”她问,生平第一次,主动地向周边人追问起呼韩邪的意图来。

“铃铛,铃铛不知,不过,我想,肯定和二王子要立王妃的事情有关。”

宝儿轻轻起身,走向内室。

“小姐,我给您梳个有凤来仪的发髻吧。”铃铛跟在她的身后,望着她缓慢而僵硬地坐下,轻轻地打散了长发。

“不。”宝儿缓缓地拿起象牙梳,轻轻地梳理乌黑的青丝:

“这一次,我自己来。”

……本章完结,下一章“默认章节”↓↓↓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