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红颜动第一部之恰少年 [目录] > 第68章: 启明星升起(二)之寅时命运时刻

《红颜动第一部之恰少年》

第68章 启明星升起(二)之寅时命运时刻

苏樱公主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时间过的很快,然时间又度过的很慢。有时候,几年快若一瞬,有时候一瞬长过几年。但是,在人生里,决定人生最终走向的命运时刻,却总是集中在那短短却又长过若干年的一瞬间。

嘉平六十四年七月二十一日寅时,正是这样的一个在汴和匈奴的历史上最重要的时刻。这个时刻不仅改变了汴朝的未来,同样,也改变了匈奴的历史。

而这样的一个重要时刻,竟开始于一个人的死去。

南宁亚最终闭上眼睛的时候,正是寅时时分。

这是一场艰苦欲绝的战斗,但是,望着天际线上的启明星渐渐露出光晕的时候,他知道,属于自己的时刻终于到来了。

鼓缒已经扔下,因为,谁都知道,在这场历经了四个时辰的战斗,一组对一组挑战式的搏杀中,匈奴方所有的男儿都已经倒下,剩下的只有他一个了。

南宁亚拔出了佩刀,他不看向周围包围住自己的士兵,而是隔着士兵,面向那金箭的男子,大声喝叫:

“匈奴一品侍卫南宁亚单独请战金箭宝弓动天下的七王爷。”

仪翔不说话,凝视着战场上最后一个敌人。以不到二百之数的勇士,来对战五百名的精锐,这个男子近乎自杀的战斗方式,让人奇怪。

那是个留着一圈胡须的男人,虽是落败,却也依旧是傲骨铮铮,看上去不像是一个没有智慧的人。可是,他凭什么认为自己会和他对战呢?

虽然是已经安排好了退路,但是,四个时辰的兵力消耗,时间拖延,对于只适宜速战的偷袭战术来说,似乎已经不妥了。难道——

“主子,不可——”看仪翔策马,身边的几位将士同时说出声来。

“你凭什么认为我会和你对战?”仪翔却不理会,面无表情地望着他。

南宁亚一愣,为什么?二王子呼韩邪沉思的目光仿佛又在自己的面前浮现。

“不为什么,南宁亚,你只要向他挑战,他就必然会答应。因为,他是个君子——”。二王子说,如此的料事如神,却目光里带着隐痛:

“南宁亚,你要尽量地拖延时间,但是,你也要活着回来。尽量地活着回来。”

南宁亚微笑,不错,二王子分析的完全有道理,但是,活着回来——,不,他自从踏上了北门的城墙已经不再希望自己可以活着回来。不仅是他,包括他手下的二百名兄弟,也已经忘却了要活着。他们必须完成任务,拖延时间,这样,只有这样,在启明星升起的时候,他们的二王子,才会带着保存好的军队越过重重阻截,杀往忘情峰,从背后反抄过来,断绝了眼前这个人的后路!从而形成包抄堵截合围之势,那时候,这位宝弓金箭的男子,只怕箭再快,刀再利,也不过只是瓮中之鳖!

想到这里,南宁亚痛快地大笑起来:

“为什么,因为,因为我们的王子说过,你是个君子!不过,你会死在君子之上!哈哈!我南宁亚得与君子一战,也足慰平生了!”

仪翔心头一紧。

伸手挽弓,他不再看向那男子,而是将寒若星辰的墨玉双眸,望向了天际。

天际上,是一弯淡淡的清月,启明星,已经快要出来了。

而管文仲,也该带她出来了吗

看来时辰真的越来越近了,拉开弓,放上箭,他望向自己的手腕,那里已经空荡荡没有了自己熟悉异常的那根银色丝带,那被他一日前就已经摘下放在了管文仲的手里。那是他的信物。他相信她一看就会明白。

宝儿,我要此次大战获捷,同时,我也要带你出来,永远离开!

轻轻吸入一口气,仪翔抬起眼帘,望向面前的男子:

“南宁亚——,我接受你的挑战。”

寅时,我们本书的主人公之一的呼韩邪在做什么?

没有人知道,因为一路上凡是知道的人,都已经死了。

从南城门破门而出避开了仪翔主力部队的呼韩邪,如同入了羊群的老虎一般,让整个汴朝的军队看到了草原之鹰的非凡能力。

血流如瀑,尸堆如山,呼韩邪每一刀刺出的时候,虽然心在一下下地沉痛,但是,他却知道,此时对于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国家的不忠。而每杀死一个对方的士兵,就会挽救自己一个子民的生命,速度最快地杀死一个对方的士兵,就给予了北城门南宁亚更多一丝地活命机会。

宝儿,我希望没有战争。

我也知道你多希望没有杀戮。

但是,宝儿,我每杀一个你的同胞,我知道,在那遥远的将来,你我的距离就会越来越远。

呼韩邪策马,挥刀,朦胧的月色中,一波拦路的敌人倒下,又一波扑涌上来的敌人渐渐靠近,他将刀背放入口中,伸手在背后拔出了弓,又从腰间同时拿出了三根箭,搭上了弓弦。

月色,多么空朦的月色。让人想起那晚,她的泪流满面。

呼韩邪,你不能死,你不能等我来救你。

呼韩邪闭上双眼,三根箭出如流星,对面三个身影没有一丝挣扎地倒下。

宝儿,那不是我的心。

但是,我不能死,因为,我说过,我不会再等你来救我。

因为,我多想,你能爱上我。

呼韩邪还弓于身后,双腿用力突夹身下的汗血宝马,拔出刀来,用力一挥:

“勇士们听令,今夜,卯时我们一定要到达忘情峰!”

刀快如风起,头落如残叶。

匈奴军士士气大震,一涌而上。骑兵们紧紧跟在呼韩邪的身后冲向了汴围攻军队的包围线。

寅时,

匈奴呼韩邪寝宫宫殿

宝儿凝视着面前的管文仲,目光凝结如寒冰,面色苍白,十指冰冷。

“你,你说什么?他,他——”宝儿竟说不下去,只有面前银色的丝带上血痕斑斑。

“是!”管文仲扑倒在地:

“宝姑娘请速跟我们离去。主子让我带走暗影顶尖高手趁战争忙乱之际潜入城内,自己却独自攻打北门,拖延时间,不惜生命掩护我们,只在为带宝姑娘离开——”

管文仲说至此,已经是泪落如雨。一地的将士痛哭出声。

如五雷轰顶一般,宝儿面色煞白,双手在那一瞬,竟是颤抖的拿不起那根银色丝带。

仪翔——有声音从心底发出,可是,她竟无法喊出声来。

仪翔——

仪翔——

与此同时,汴皇宫金銮殿龙榻上,咳嗽不停的皇帝嘉平,一边在宫女的服侍下慢慢咽下太医煎下的药汤,一边抖抖嗦嗦地望向李公公。

李公公擦去了腮上的泪水,哈腰走向自己服侍了一辈子的主子面前,轻声说:

“皇上,你放心,交代的事情奴才都办妥当了。”

嘉平皇帝强挣着用力点点头,微微笑着,闭上了眼睛。

……本章完结,下一章“ 启明星升起(三)之逃不脱”↓↓↓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