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红颜动第一部之恰少年 [目录] > 第71章:默认章节

《红颜动第一部之恰少年》

第71章默认章节

苏樱公主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管文仲脸色苍白极了。可是,他却不看向宝儿。

是的,不看向她,也假装忘记了不久前的泪流满面。

“他,他死了?”宝儿浑身抖如筛糠。

“是的。主子重伤!宝姑娘请速救主子!”管文仲手捧带血的丝带,泪流满面。

宝儿脸色煞白,颤抖的手指伸出,竟不敢去抚摸那长长的一根银丝带。那是她的丝带。那夜,他在银色月光下为她梳理长发的时候,不知道什么时候忘记了扎上的丝带。可是,现在那上面却沾满了他的血!

“速救主子!宝姑娘!若是迟了,只怕林将军那边也——”

“给我地图。”宝儿说,牙齿不知道什么时候咬破了嘴角,殷红的血流下,在摇曳的烛火下如此凄厉。冰冷和黑暗的气息在她的周身蔓延,竟让管文仲也看的暗自心惊。

“跟我出南门!”她说,血仍在嘴角,然而在俯视了地图后却如此肯定:“呼韩邪不会走任何古道,他定然从南门破门。所有的主力,不在北门,战场在忘情峰断崖道!”说着,她伸出手来,轻轻在地图上一圈。

忘情峰断崖道,那是他,呼韩邪曾经告诉过她的地方。在那段和她相处的日子里,那个懒洋洋笑容的男子,想尽一切办法博她一笑,也没有忘记和她讲述这里的所有一切。

因为,只因为她告诉他,她会试着做他的王妃。

宝儿挺直脊梁,面容冷漠的不带一点人间的气息。

但是,管文仲却发现,那伸出的苍白甚至发青的手指,在羊皮地图上轻轻一圈,指尖竟是让人不能觉察的轻微颤抖。

说不清的情绪在管文仲心里翻滚,他望着她削尖的下巴,竟是一刹那有着无比的后悔。

主子,我这么做是对还是错?

“我们有多少人可以用得上?”她问,却不看向任何人,只是抬头看着天。

“不多,十五个而已。不过,个个是暗影高手,主子这么多日尽力布置潜入的,只有这么些。”管文仲说。那些高手,是在巴布图做守门官的时候,趁着巴布图搜集汴朝玩物时候混进来的。

“好,分为两组,一组杀入战场寻找南门指挥将军十二皇子,请他速来支援,一组跟我走,”她说,衣袖一挥,转身外出:

“我要捉住一个人。”她说。话音落下,人如一抹淡淡的影,轻盈的像是忧伤的烟一般飘向了宫殿的门。

“管军师——”青龙皱皱眉头,望向管文仲。。

管文仲不说话,仿佛千万忧伤压在心口,他望向手中带血的丝带,面色冷凝起来:“听她指挥。”

听她指挥,他说。七皇子,纵是日后里万千的错,可是现在,真的是最重要的时刻了。而他也相信,自己做的并没有错,只有她能够使得这场战争彻底地胜利。

她不会变成匈奴人。皇上说,很久以前就曾经对林漠说过,现在,又在一道圣旨里跟他说。她会成为这场战争里决定性的重要一点。而这一点,将会奠定汴千秋的基业,也奠定万千黎民的幸福。这样的她,也只有这样的她,才能够配的上我汴的皇后之位!圣旨里皇上说,管文仲,朕命你——-

对不起,仪翔。管文仲攥紧那带血的丝带。

不错,丝带,是仪翔的,而且是他亲手交给他,让他以此为信物带宝儿远走等待与即将以死遁身的他会合,但是,那上面的血,却不是他的。

那是管文仲的血。他割伤了自己,演出了一场戏。他要她相信,仪翔已经重伤。因为,只有这样,也只有这样——

“管文仲带兵来迟,请主子赎罪!”

管文仲不看向宝儿,而是跪倒在地叩首。

主子,对不起。是的,对不起。但是,我相信,这才是你真正的幸福之路。

呼韩邪面如死灰。

四处的兵如山海,而呼韩雄略,他的弟弟,也正扣押在对方的手里。所有的匈奴士兵在刚刚的震惊之下迅速聚拢在他身旁。但是,很明显,士气已然低落。

因为,胜负在一念间已经倒转。

但是呼韩邪,却什么也不能看到了。

他只凝视着眼前那个千军万马中,穿着他为她做的王妃服的女子。

锦衣华服,她还是那么美,站在那里,瘦弱,美丽,倔强,清晨的阳光如此清新地照耀在她的脸上,她看上去那么的纯净,不食人间烟火。

可是,她却陌生极了。

陌生的仿佛他从来没有认识过。

宝儿,那是你吗?呼韩邪甚至感到了目眩,如同做梦一般。

她是他的王妃,昨夜,她还告诉他。他牵着她的手,穿行过一地的花雨。

那是她第一次伸出她的手给她。让他错以为自己终于触摸到了她的气息,她的主动,也让他如此小心翼翼,那么的珍惜。

你会爱上我,宝儿。因为,你那么的善良,而且情深。你的心里一直有一把尺度,在衡量着这个世间。我从来不曾想过你会背叛我,也从不想过你会要了我的命。然可是两条命,你会选择谁?

心里如此的一苦。呼韩邪竟是感到嗓子眼一甜,断肠草,断肠草的余毒在他的心口刺如刀割。

宝儿,他慢慢走向她,竟牵扯的一堆的士兵刀枪争鸣。但是他不看向他们,他只想看向她。

他要走向她。因为,他的命是她的。没有人能伤的了他,只有一个,只有眼前的这一个。

呼韩邪踏着一地的阳光斑驳,慢慢走来。

这是一个多么好的夏日,浓烈的山花处处开放,花香芬芳的带着熏人的醉意,如同多年前他所遇到她的那个下午;如同他第一次知道她的真实身份的那一天,他吻上她的唇,气息迷乱;如同他在万目睽睽之下带她骑马飞奔骗她做王后的那一天;草原上金光点点;如同他解了她的断肠草之毒的那一天,她站立在荼蘼花架下白衣飘然;如同他握住她的手,画下一纸梅花傲然,题下了“颦轻笑浅动红颜”……

宝儿,你究竟有没有爱过我一点?

呼韩邪站在她的面前,是那么的忧伤,嘴角已经没有了懒洋洋的笑容,可是,眸子里,却依旧是如此的深情,叫人心伤。

宝儿抬起头,凝视着他。望着他踩着一地的阳光慢慢走来。

所有身边的景色竟如同黑白画面一样的淡去,她不知道自己以一种什么样的心情,她在那一刻,突然发现,他竟也是如此的陌生。

是的,陌生。

她好像从来没有看过他。没有好好的看过。

然而,这样一个下午,她发现自己突然如同梦醒了的人一般,竟第一次,好好的看着他了,感受到他,竟是一个真实的存在。

“宝儿,你究竟有没有爱过我?”他轻声地问,站立的姿势一如既往的懒洋洋,可是,眼神里,却是如此的忧伤。

有没有爱过他?

有没有爱过他?

无数种情绪迅速转动,碾过了心窝,竟如同盐儿、醋儿、油儿、酱儿一般的全部打破混合在一起,说不出的酸苦,说不出的悲伤,也是说不出的大凄凉。

眼泪涌上了眼眶。

呼韩邪,我有没有爱过你?宝儿凄然一笑,在他的这一句话出口的刹那,突然才发觉,在自己的这一生来,从来没有这么清楚地审视过自己,这么清楚地感受过自己的感情,知道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么!

环视四周,大兵压阵,她第一次发现自己突然是站立在他的立场上来环望着周边的人来了。

不错,呼韩邪,真的不愧是呼韩邪,在这样一个时刻,竟然还会问自己这样一句莫名其妙的话,宝儿凄然一笑,望向了远方的那个男子,那个把自己的银色丝带一直缠绕在手腕上的男子——那是她这一生来,无论多少次都无法忘却的男子,而那边的,不仅仅有他,还有她的国家,她的山河,她的父亲。

“不,呼韩邪,我——”她说,仪翔站立在那边,他和她一样的震惊,眼睛里也是一样的苦痛,那墨玉的眼眸里是无法掩饰的怜惜和心疼:

“我从来没有爱过你——。”她说。轻声地,却如此清晰。

……本章完结,下一章“ 最后一战”↓↓↓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