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红颜动第一部之恰少年 [目录] > 第73章:红颜动大结局

《红颜动第一部之恰少年》

第73章红颜动大结局

苏樱公主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半年之后。

一座孤坟,芳草萋萋。

半天红云,天地苍茫。

秋日草原的风,如此的苍劲,叫人寒意四起。

孤坟前,身着黄色锦袍的仪翔默默站立。

身后有轻盈的脚步声,踏着沙沙的落叶,那么熟悉,如同梦境里无数次出现的那样,让人落泪。

“宝儿——”他不转头,虽是近在咫尺,他却知道,他不敢看向她。只因为生怕自己看向她后,会忍不住。

“你来了——”是柔柔的声音,如同掠过的秋风,不复有往昔的神采飞扬,而是多了一点轻轻的落寞和萧瑟。

“宝儿——”仪翔一声长叹,收拾好落寞的表情,转过身去,她消瘦而清秀依然的脸,就在面前。让人眷恋,风大了,吹起披风裹住她小小的身子,在夕阳的余光里,她在对着他虚弱地微笑。

可是那微笑里,却是泪光莹莹,让人心疼。

他走向她,轻轻地,伸出手,抚摸她的容颜。

半年,半年前的那场景仿佛还在面前,只是,半年的时间,竟是这么快的一晃而过。

那天,她在他的面前倒下,只是那么轻轻的一句话,放他走,已然足以让他的心,痛苦挣扎,同时也清楚了某些东西。

放他走。他抬头凝视那浑身鲜血,苍白面容的男子,他望着她的眼眸里,仿佛容不下万物,只有一个她。而他,竟莫名的倒下,在她闭上了眼睛的时候。那倒下的原因,谁也不知道,可是,他知道——那是断肠草。

断肠草才会让这么杰出的,自己生平第一次惺惺相惜的男子未受任何伤,就缓慢的倒下了。

放他走。是的,放他。在那一瞬间,他没有任何犹豫的下了这个命令。而在下了这个命令之后,他知道,自己今生只怕再没有机会与宝儿在一起。但是,他不后悔,他已经想不了太多,他在那个时候,只有一个念头,救活宝儿,救活她。只要能救活她,自己什么代价都愿意,哪怕,哪怕她醒来后,选择的不会是他。

“真好,宝儿,你还活着。”仪翔微笑,抚摸着她的脸,眼睛里,竟也是泪光点点了。不知道为什么,纵是登基坐了皇位,距离那场战役隔了半年之久,他还是常常会梦到她浑身是血的躺在自己的怀里,那种撕心裂肺的疼,仍然常常给他错觉,以为那日仍在眼前。

“有皇上在,宝儿怎么能不活着?”宝儿微笑,轻轻伸出手去,抚摸他的眉宇,泪水盈满了眼眶。

他的深情,她知道。只是,奈何天意总是不容人。她倒下的那一刻,在后来,管文仲告诉她,他其实并没有利用她,设了那么个圈套的,是先皇。而先皇,在她倒下的那个时间,也就是仪翔抱起了她,想要无论她是生是死,都要从此以死遁世的时候,病危告急!!而京城,也在她倒下的那一刻,垂垂可危!京城里的各皇子,在皇上病危,太子远征的时刻,为争夺皇位,已经是发起手中之兵,时刻准备内战了!!

总是晚了那么一步。

抚摸他的眉宇,她知道,自己此生与面前这个男子,总是命运交错在一瞬间。

“京城可好,安定了吗?”她问。

他拉起她的手,放在唇前,凝望着他,轻轻点头。

宝儿微微一笑,其实,纵算不问,她看到他这一身锦绣黄袍,也已然明白。无论如何,他都是这个世界上最优秀杰出的男子,平定京城内乱,稳定天下,只要他在,他永远是第一人选!也只有他,能够在最紧险的时刻,稳住局面,仪敏不行,其他的皇子也不行,纵是一样的优秀,却没有他这样的帝王品质!

而他,也永远不会放弃掉他的国家和天下。

早在很久以前,她就已经知道了,很多东西已经融入了他的血液,是故天下告急的时候,他的先生——那位抱琴姑姑曾经的爱人,先皇的胞弟,出现在他的面前,以救活自己为交换,要他必须赶回京城的时候,他纵是万分不舍,还是快马赶回了。

他是王,上天注定的王。

谁也不能改变,包括他自己。这是他的命,也是她的。

“进房间去吧,这里风很大。”她说,缩回手来:“我种了很多菊花,喝一杯我泡的菊花茶。”

她说,话还没有说完,却有温暖的气息从后拥了上来。他的双手环绕住了她。

“宝儿——”他轻声叫她的名字,如此深情,让人禁不住眷恋。而他的怀抱,还是依旧那样的温暖,就像那个夜晚,就像那相识时候的第一天。宝儿静静站立着,梦幻一般的感觉又浮上了心头。

“跟朕走——,朕,现在可以给你一个家。”他说。

可是她的浑身,却是一颤。

朕,他说,宝儿睁开了眼睛,轻轻地推开他环绕着的手,就像很多年以前,那个泡沫破碎的夜晚,那个夜晚,他是如嫣的新郎,纵是驰马夜奔,他还是如嫣的新郎。很多东西很久以前已经注定,而他不明白,她却已经明白了。

“菊花茶等久了,可是会冷的。”她说,微笑,牵着他的手,走向房间。

这是一座如此简朴的房间,简朴的就如同林漠在京城山谷里的房子,当然,这里没有了湖泊,虽然她也在房前种满了菊花,可是林漠在那里,林漠就是天下最好,最温柔的湖泊。

菊花茶等久了,可是会冷的,仪翔坐下,默默地,不说话。望着她,想着她那样一句不经然,然听在心里却是让人波澜万千的话。

宝儿微微一笑,不施脂粉,衣裙飘飘地从竹炉上取下茶壶来,给他冲一杯菊花茶。清的水,黄色的花,就像她,多像她,清韵天成,虽是最简单的衣服,最朴实的

装扮,她仍然是那样的风华绝代,让人移不开眼睛。仪翔凝望着她的一举一动,心里黯然一叹。

“宝儿——”也许,也许我该给你更多的幸福,从刚才你推开我的一刹那。

也许,是的,也许,我该告诉你。半年了,我都犹豫着是否告诉你,可是,现在,我该告诉你。

“宝儿——”,他叫,伸出手来,他在她的面前轻轻放下了贴身放着的两样东西。

那是两把刀。寒铁做的刀,一把上面刻着漠字,一把,刻着小小的宝字。

宝儿一愣,脸上的平静渐变。

“朕要告诉你一个故事”仪翔说,轻声地。他要告诉他这把刀的故事,那个在忘情峰的山顶,他从那美丽药师口里听来的故事。

心里一疼,宝儿凝望着那两把刀,脸上浮现出无法掩饰的出神。

难道,难道,还有什么故事,我不知道么?她轻声的问自己。

菊花不语,兀自在清清的水里,慢慢绽开,慢慢的灿烂开放。

*********************************************************************

仪翔走了。

岁月也慢慢溜过了。

转眼秋天渐渐过去,冬天来临了,雪下了。

然而,雪也慢慢的融化掉了,春天,春天又渐渐来临了。百花渐渐的开放,草原绿色如此的苍茫,鸟儿呢喃的叫声充斥了整个小小的房子。

春天是不寂寞的岁月。

仪翔说。他给她来了信,告诉她不许寂寞,而不许寂寞的方式就是,他命快使送给来了无数盆花,在她居住的地方,在她春天里醒来的第一个早上。

宝儿迈出房间的时候,看到了极目之处,满草原的花,那么美丽,那么喧闹,站在百花中,她拿着他的信,微微的笑了。

春天不寂寞。他不许她寂寞。这样不许她寂寞的方式,他在这一年里,做了很多,他让她落泪,也让她快乐,因为她知道,无论岁月多么长,他的心里,将在最重要的地方,是专属于她的。

而她的呢?

为什么她的心里,却在看到了无数的花海后,仍然感到了一丝丝不能忽略的寂寞?

宝儿不知道,她慢慢的走入无际的花海,这是只属于她的地方。她知道,而且她一点不害怕会迷路。因为在这块永远开满花了地方,有一个男子守护了她。

所以,她可以自由的走,就像今天这样,一直走,舒展开自己的心,来体验这个春天里最美的时候。

可是,一个声音,突然打破了这样一个静默的时候。

“喂,你是谁?”懒洋洋地声音,如此熟悉,竟让人的心头一跳,让人无法控制自己的呼吸。

宝儿缓缓转过头。

春日的阳光里,她看到一个俊美的男子,银色发带,绿松石发饰,褐色的如同宝石的眼睛里带着懒洋洋的微笑,嘴角一点薄薄浅浅的酒窝里盛满了醉人的阳光,牵着白色马儿,他立在了百花丛中,满是困惑的望着她。

“我认识你吗?”他问,嘴角含着一根碧绿的草,看上去,他还是那么的俊美,就连问话的样子,都是一如既往的邪邪。

宝儿听到自己的心,急速跳动的声音,而眼泪,眼泪就要流下来了。

他不记得她了。

她知道,仪翔告诉她,他在断肠草余毒被解除了的时候,已经忘却了所有的前尘往事。

云医师说,可能他不想记得一个人的死,所以,选择逃避记忆。

可是,真好,真的,真好。

宝儿眼泪盈满了眼眶。仿佛看到了很多年前,那个六月荼蘼花开骨骨朵朵的岁月里,他拥住她说,真好,宝儿,我们都活着,真好。

“你怎么哭了?”他一愣。放开马儿轻轻走近她,凝望着她的眼睛,心里是无法掩饰的疼痛,为什么,为什么自己见到了她感到如此熟悉,而她的泪,竟让自己心疼?

“我认识你吗?为什么见到你,这么熟悉?”呼韩邪问,满脸的困惑和惘然。

“不,不认识。”宝儿说,虽泪流满面,然却扯开嘴角,幸福地笑了:

“不过,我们可以现在认识。”她说,从贴身的地方,拿出两把刀:

“你先拿着这把刀。”

她说,微笑地带着泪,把一把刀,轻轻放在了他的手心里。

(全文完)

……本章完结,下一章“红颜动2之花向晚 ”↓↓↓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