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红颜动第一部之恰少年 [目录] > 第74章:红颜动2之花向晚

《红颜动第一部之恰少年》

第74章红颜动2之花向晚

苏樱公主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红颜动(第二部)花向晚

第一章

铜雀春深花向晚,西陵风雨已凄然。数遭胭脂成灰烬,几番蟾蜍亏复圆。

白首离魂殊未已,强颜歌舞又成欢。迟日昏昏年将暮,倦倚楼头弄管弦。

——无名氏

秋风鼓瑟,大漠茫然。粘云如血一般的凝固在天际。

“铜雀春深花向晚,西陵风雨已凄然”——有谁,在塔尔汗城里的烟云楼里轻声吱吱呀呀的唱,带着南朝女子特有的细细碎碎的尾音,可是那琴弦上的音律却涩的叫人发苦。

那苦涩,如同整个战争后王城里的空气一般,近一年前的那场恶战,使得整个塔尔汗城里至今似乎还停留着血腥的味道。许多长眠于此的男儿们,用他们的血保住了自己的家园,也换来了暂时的和平。然,和平,对于百姓来说,却似乎永远是短暂的,那些安静沉睡在晨曦和晚霞中的人们,带着心里埋没的失去亲人的疼痛的同时,谁又可曾能真正的忘却一些潜意识里的仇恨呢?也许,在心灵里,埋下的,是更深的种子,这些种子在安静的,近乎于缓慢流淌的岁月里,却坚挺地以一种倔强的姿态,默默的生长——那是让人恐怖的生长,也许有一天,终就成为颠覆一切的力量。

这样的力量,也许早在很多年前就已经种下。而历史的必然,只不过常常开始于很久以前的偶然。

当然,偶然的开始,常常在不为人所注意的,平静,美好里。

草原的夜晚,是美好的。

尤其当看到一个生命能被挽救的时候,这样的晚上,每个人的心里都会充满喜悦。特别是这个被挽救的人,又跟着自身有着无法割断的关系的时候。

柳如眉默默地行走在回到塔尔汗城外的草原古道上,座下的马儿不急不忙的跑动,马背上,是他的来信。微黄的信封上,是淡淡的却端正的隶体书——柳如眉捏住它,那是他的字体,千军万马,千山万水,无论战火纷飞,还是攻城掠寨,他总是定期的让管文仲送来,虽然她不知道里面写的是什么样的内容,却知道,这里面,必然有一个男人最深的爱,她甚至能想象的出,他,在写这样一封信的时候心里的疼痛或者深情。甚至能看到他提笔写信的时候,微微皱起的眉宇,和上翘的,俊美的嘴角。

“如眉,从此你不必跟着我”他说,在半年前,那个时候他也正站在这里,这块美丽的,却染满了鲜血的草原里。

她的心轰然一跳。捏紧了衣角,望着他,他抬起的下巴,在安静的月光里,有着优美的弧度,墨玉一般的眸子里,有着流动的月色,忧伤的月色,可是,却是如此的英俊,带着硬朗的男子气,和王者的气息——让人遥不可触的气息,只能仰视膜拜的,却永不能贴近的气息。

“不,仪——太子,我——要去京城。”她说。修长的手指也是不自禁的紧握,甚至,指关节因为紧张有一些微微的抖。

京城——是的,京城,她必须跟着去。跟着他这么多年,大漠严寒都未曾离开过,而现在,京城危急,皇室垂危的时候,她更要跟着去,因为,那是她的梦想,自从十五年前,先生将带她到他的面前时候,她就立下的梦想。

无论生死,她都要去。

然而,他却摇头,目光飘向很远的远方,京城的方向。那里是天下,是纷争的未来,是兄弟即将残杀的未来,是一个任他无论如何计划却从未曾改变的未来,也许,那里,还有很多的未知和变幻。

“等我回来,跟着她就如我。”他说,淡淡地望了她一眼,目光却从她的脸上轻轻掠过望向了茫茫草原里她身后的那盏温暖的灯火。

灯火,是的,灯火。

夜色里的草原里,有灯光的地方,就有温暖,就有家,女人和孩子。

柳如眉看到仪翔的目光,在望向了那灯火的时候,他脸上竟然流露出了脆弱,和无限绵长的流连不舍。

他望着那里,墨玉的眸子里忧伤的气息弥漫上来,带着叫人心疼的孩子气——孩子气,就像很多年前,他带着泪水高高站立的看着她的时候,那倔强的孩子气叫人不舍,叫人心疼。

仪翔,一刹那,熟悉的仪翔仿佛又曾回到了自己的身旁,不是那个面对大漠杀敌时候冷酷的仪翔,不是平定皇室之乱时候的仪翔,更不是越来越具有王者之气的仪翔。

“她会活的。”他说,梦呓一般,月色如佳酿,他的眼眸里竟像是汪着月光般的闪烁,那月光凝聚成耀眼的光华,直直地撞到了她的心上。他是个孩子,不知道为什么,她竟有这样的想法。

是的,一个孩子,一个无论怎样为王,怎样笑指天下的王,却在这样的夜色里,如同一个孩子一般,毫无保留的在她的面前,如同十五年前一般,让她看出了他的脆弱。

仪翔,她握紧了手指。

月色终于弥漫,千军万马奔腾的声音在夜色里渐行渐远。

柳如眉伸出手来,修长的手指葱白如玉,却赫然在虎口上的是一滴晶莹的珍珠般的水滴。

水滴里是月光,他英俊面庞上的月光。叫人心疼。

而仪翔,你知道吗,我的手指,就像你一样,在紧张的时候,会指关节发白,会紧紧的攥在一起。

柳如眉猛的勒住马来。

赫然伸出手来,是的,手,今天自己的手,竟又一次的关节发白起来了。

她不禁盯住了手掌,愣了起来。

“兔崽子,看你哪里跑?”

“打,打死他!”

柳如眉一惊,从神游里慢慢拉回了思绪。才发现自己已经回到了卧龙村。土墙篱笆,大檀木香树茂盛的村子口,竟什么时候围了一圈子的人。嘈杂的声音从围观的人群里发出。

“王八羔子,打死他!”

“什么混帐东西,竟然偷东西!”

柳如眉眉毛一皱,下马,拉住马儿绕人群而过。

闲事,她从来不愿意多管。况且抓住的本身就是一个偷儿,而她身上却有着的是更为重要的任务——她离开这里已经一天一夜了。

啊,啊的惨叫声,从耳边掠过,仿佛,那是个少年的声音,柳如眉漠然一笑,偷儿,偷儿也许就该遭到一顿毒打。

“别,别打了,你们再打估计要出人命了!”有个老者说。

“王伯,你别站着说话不腰疼,他妈的这小子,偷了我的钱包不说,还顺带把老子的裤腰带割断,害的大爷走在路上裤子差点掉下来,你说我能不打他不?”说这话的男人粗嗓音,听起来气愤无比

而他的这话,引来了围观人们一阵闷笑。

粗嗓子男人在笑声中更加气愤起来:“他娘的,你以为割断老子的裤腰带,老子不能追你了吗?老子可是穿着内衣的!小兔崽子!老子跑到天涯也追的到你!”一边说,一边又朝着地上缩成一团的沾满了灰尘的身影,狠狠地踢了几脚。

那身影却只管蜷缩,抱头闷哼。

“算了,算了,小瓢儿,让这小子给你道歉算了,他钱包还了你,现在鼻口窜血的,真打出人命来,可就不好收拾了!”

“是啊,是啊,小子,给瓢儿大爷磕个头,叫声大爷就饶你算了。”

敢情那粗嗓子男人名字叫小瓢儿。柳如眉扯了扯嘴角,继续往前走。

“磕头?哼,他,他配吗?”那缩在地上的小子,竟然发出声音来了,嘴巴里含着血沫的他,虽是口齿不清,那声音里却竟然有着一种说不出的倔强。

柳如眉心里一动。

“小子,嘴巴挺硬啊!”

“打,打死他,打死他王八羔子!”

拳脚声响起,棍棒声嘈杂,间接的夹杂着那少年传出来的闷哼声,而随着时间的流过,那声音慢慢地越来越低,越来越小,渐渐到细微不可闻。

“算了,算了,不要打了,老子打累了。”

打人的小瓢儿,似乎也感到了不妥,慌张的离开了去。人群也四散了开来。只有那王伯伸手探了探那小子的鼻息,却也叹息一声离开了去。

柳如眉皱皱眉头,人,永远都是这样,冷漠的时候,还是会很冷漠。

而那小子,死了吗?押下心里的疑问,她牵着马继续往前走。不知道为什么,在走的时候,她突然想的了多年前第一次看到了那女子时候的场景。

她站在阳光里飞身上马的样子,充满了光和温暖,奇异的叫人无法忘却。

如果她要是站在这里,会不会救人呢。

而这么大的吵闹声,应该没有惊醒她吧?

正这么想着,却突然听到了身后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别装了,该起来了。”

柳如眉回头。

赫然看到了消瘦的身影,一身白衣,正淡淡的笑着,向那蜷伏在地上的,浑身分不出是血还是灰尘小子,伸出了手去。

……本章完结,下一章“红颜动”↓↓↓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