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红颜动第一部之恰少年 [目录] > 第79章:红颜动

《红颜动第一部之恰少年》

第79章红颜动

苏樱公主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柳如眉亲自去了海门关。

此地距离海门关并不远,马驰而去,不过是两天一夜的路程。虽是两天一夜,但在宝儿看来,却仿佛长如若干年,甚至是长的让人心惊肉跳。在卧龙村养伤的半年里,仪翔对自己的保护,就如同柳如眉所说,他不许自己看到一点血腥,自己果真没有见到一点,但是,宝儿知道这半年里,仪翔平定京都之乱,定时有一番难缠的争斗。外面的世界只怕从没有平定过。柳如眉所说的那些被处理掉的杀手——虽然只是轻描淡写的一句,但必定说明情况已经很是严重。严重到柳如眉都觉得棘手,而不让自己离开这里。

爹爹如何呢?他可也卷进了那纷争?多年来偏居草原,爹爹一项与世无争,只求以自己的勇谋为天下安定,可自己这么一进入京都,想必爹爹的世界,也从此跟着乱了。那黄色锦囊——自己虽然并不知晓是什么人所派,但是想必那人要是想让自己就范,就必然要寻找自己的软肋。而自己的软肋——如今只有的,就是爹爹。

还有,还有的就是仪翔。

“姑娘保护了自己想保护的人,可曾想到过我们七爷是否公平呢?”柳如眉的一句话,让自己的心疼的厉害,触动了心底最深切的一根弦。

打开信匣,这半年来,他每隔半月派人送来的信笺整整齐齐的折叠,将手轻轻按在上面,仿佛能感受到从信笺上传来的,他的皮肤温度。仿佛是他握住了她的手,温暖,干净,世界里只有她,还有他。没有苍生,没有天下,没有两国的征战徘徊,没有皇室的尔虞我诈,没有,一切没有,纯净的仿佛那时候她和他相拥在雪地里,世界只剩下彼此,一对相爱的男女,普通如同任何一个村庄里的夫妇。

仪翔不在此,可是仪翔,却仿佛处处都在。想到此,仿佛看到了那双墨玉的俊秀双眸,凝视着自己叫人心伤。而这半年,仪翔先是丧父——失去了皇上,又是焦头烂额的平定皇室之乱,只怕中间的过程曲折,人心诡诈,已经教他生死徘徊多次了吧。而冷如嫣和他——想至此,宝儿心里酸涩和甜蜜混杂,竟是说不清什么滋味。

她陪在他的身边,虽然她说他心里没有她。但是,毕竟她是太子妃,她陪着他,可以看到他的微笑,触摸到他的气息,而自己却从不能看到,也不能触摸到。甚至,要不断的躲避不能面对。

爱情真的可以是共分享的么?

宝儿不能也不敢问自己的内心。她怕再深入的看到一点,自己内心里的渴望,将会变成不可预计的未来。黑暗的气息翻涌,狰狞可怕,让人心里冷冷,也让人感到生怖。

宝儿,你要等我。仪翔说。

宝儿,你要入宫,只有你入宫,他会看我一眼。如嫣说,她的指甲划破自己的皮肤,撕裂般的疼痛。

而宝儿,你要不要入宫呢,你可是要呢,还是不要呢?你可真的能舍得么?

宝儿扑通一声盖上信匣,可竟没想到盖的急了,信匣的盒盖夹住了自己的手指,忍住不住的吃痛叫了一声,小指甲脆脆的断裂,让她呆了一呆。再看小拇指处乌紫一片,虽不见血,却是钻心的疼。

不祥的预兆,如乌云一般笼罩上心头。

“亚伯,哑伯!”宝儿叫,披衣外出,推开门,却发现整个庭院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空空荡荡的,一个人也没有。

村落的西面,却是火光冲天,有烟翻腾而起,映照着西坠的乌金在黑云翻腾的天空里透出一点点血一般暗沉的光芒,诡异万分。

宝儿心里一沉,奔向哑伯房间,然还没有奔过去,却突如起来的听见了马儿的嘶鸣声,马蹄声得得,讯如春雷,扑天盖地而来,扬起遮天蔽日的灰尘,金戈争鸣声和厮杀声响起,更有无数的鸡犬乱飞乱吠声,打破了整个卧龙村的宁静。

不明情况,宝儿压住心跳,慌乱之中迅速扯起衣裙,循路奔向篱笆墙,要探头去看究竟发生了什么情况,突然一只血迹斑斑的手一把拉住了她。

“谁?”宝儿猛回首。

哑伯满脸血迹的站在她身后,拉住了她的胳膊。看她回首,满脸的急促和慌张,那张难看的脸上都是关心和急切,嘴巴里更是啊啊的发不出什么声音来。而他的手势比划的如此急促,宝儿竟一时不知道他究竟想表达什么。

而哑伯着急起来,一把拉住她拼命的跑。

“哑伯,哑伯,究竟怎么了?”宝儿一边跑,一边问。

哑伯不说话,但是有咸咸的液体流了下来,黏糊糊的,宝儿惊讶的一看自己的手上不知道什么时候竟全是血了,那血,顺着哑伯拉着她的手留下。

“哑伯,哑伯!停下,你受伤了!快去药房!”宝儿踉踉跄跄,哑伯却丝毫不理会她,急速的拉住她直接跑向了柴房,与此同时,院子的门传来了撞击声,而周边的喧哗声,竟慢慢向自己这边集中过来了。

哑伯合上了柴房的门,什么也不说的,拖下了自己的衣服扔给她,在脱下衣服的时候,宝儿赫然发现,哑伯的右肩窝插着箭头。血,正是顺着他受伤的伤口流下。

“哑伯?”宝儿捂住他的伤口,一把拉起他就要冲向药房。但是哑伯粗鲁的摔开了手,拼命的把自己的衣服塞给她,嘴里啊啊说个不停,看到宝儿不解的目光,他更着急起来,一着急,竟是伸出手拿起柴灰把那张丑陋的老脸抹了个乱七八糟,更把头发揉乱成一团。

“你要我化妆??”宝儿问。

“啊,啊!”哑伯急促的点头,一边用手指指外面,将手放在了自己的脖颈处,做了一个砍头的动作。而他眼睛里的关切和温暖,让人的心里发暖。

宝儿不敢怠慢,马上扯乱了发,披上哑伯破旧的衣服,哑伯更是七手八脚的把柴木灰扬起,呛人的灰叫人呼吸急促,但是,心跳声更是急促。但来不及多想,哑伯一把打开了柴房的窗户,双手双足的跪在了地上。

“啊,啊——轴——轴——”哑伯说,憋急了的脸越发苍白,口齿不清的他竟然硬是发出了模糊的音节。而他一边跪着,一边用血糊糊的手不断击打自己匍匐着的脊梁。宝儿明白,他是要自己踩着他的背爬上窗台。

“不!哑伯,要走我们一起走!”宝儿明白过来后,心里一暖,说话不多根本不会武功的哑伯,竟然豁了命的救自己。

二话不说的她,,拿起砍柴刀,把自己的衣服割裂开来,撕下布块去缠哑伯的伤口。

哑伯着急万分,推攘着她,血流的越来越多,但是却明显的已经体力不支。

“轴——轴——”他说,硬撑着跪在地上的手已经不能自制的发抖。

前院门破裂声传来,从门缝里看过去,有几个黑衣人冲进了院落一间间的搜索起来,白晃晃的冰刀晃的人心里发慌。

宝儿闭上眼睛,虽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但是有一点却是非常的明确,那就是有人要她的命来了。强吸一口气,勉强压抑自己扑扑跳跃的心,宝儿强迫自己镇静。

“哑伯——不要做声——”她嘘了一声,强自扶起哑伯坐在了灶台前,让他斜斜依靠着墙壁,并把砍柴刀藏在了锅灶的下面,一边藏,她一边望了哑伯一眼,向他指指那刀:

“哑伯,你不要做声,只做什么也听不到,也说不了——如果要是情况不对了,用它——明白么?”

哑伯虚弱极了,眼睛里却是焦急万分,手指指着窗户的方向:“轴轴——”

“不!哑伯!要走我们一起走!”宝儿说,眼睛里竟有了泪,抓了捧草木灰,拼命按住他苍老的手,将那些血迹掩盖住,而自己抓起了柴火,苍白的手指抓住了引火石。

镇静——宝儿——镇静——

她跟自己说,拼命控制了心跳,碰碰的擦引火石,可手指竟是不听话的一个不小心石头划过了自己的手指,一缕血丝流了出来。

但是她却顾不得痛,继续碰擦引火石。

碰的一声,在引火石点燃的一刹那,门也被撞击开来,冰冷冷的刀剑指向了她。

……本章完结,下一章“(2)”↓↓↓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