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红颜动第一部之恰少年 [目录] > 第85章:默认章节

《红颜动第一部之恰少年》

第85章默认章节

苏樱公主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天地万物似乎又要恢复到了静静的一地淡白的月色中。

宝儿不语,虽然夜色已深,但她却没有要离开的愿望一般,在月色里如同浮雕一般,陷入了沉思。

此时的谢容静悄悄地立在树后,心里尴尬万分。他想要挪动脚步,可是又怕一挪动脚步,就会打扰了他的沉思,而他的沉思,看上去如同溶入了月光一般,仿佛天生就该在这里一般,像是一幅画,叫人不忍打扰。但是若是不移动脚步,自己刚才无意中听到他和那养马人的对话,仿佛又变成了偷听,谢容想至此,一阵的踌躇,一不小心碰到了地上的枯木,引起了哗啦的一声响。

这一响,让自己一惊,而宝儿的目光已经看向了这里,谢容尴尬至极,鞠躬缓步刚想走出树影,却听到有人嗟的一声冷笑。有个精瘦的少年仿佛弹跳一般,从树干上蹦了下来:

“死了匹马而已,真是个啰嗦的老家伙。”

少年一边说,一边双手交叉抱住胸面向宝儿,虽是穿的旧衣破烂,但是却在月光下看到他一双极其阴冷机警的眼睛里,是不屑的光。

宝儿皱皱眉头:“他是真正喜欢马的养马人。”

“喜欢能当饭吃么?这个世界,养活自己死不掉才是王道。我最痛恨这样想活,却又假惺惺的假仁假义之徒。”

“假仁假义?若不是万不得已,那老先生如何能舍得杀马食肉?大虾?”宝儿颦眉反诘。

这少年,正是自己那日在卧龙村碰到的小贼,自己这次一路为逃避追杀,那日和哑伯逃出村来后,化妆逃向海门关,却在海门关得知父亲早被调回镇守京城。无奈之下,只好前往京城赶来。在赶来京城的路上,却发现,中原大地天下大旱,饥民饿殍满地,在天气炎热至极的情况下,哑伯伤重,伤口脓肿,不能再行。宝儿只好在马邑镇稍作休息,拿出随身携带的金银前往药铺买药,结果刚一出门却被一堆小贼盯上,钱财被盗,自己不仅没有买到药,反而钱财尽失。

恰在这时,宝儿遇到了他,这个自己曾经救过的小贼——是他帮自己盗回了钱财。

“请问尊称?”那个时候自己问他。

他古怪的一笑,面部肌肉抽搐,但是却语气倨傲至极:

“名字?哼,我从来没有名字,穷人贱命一条,父不养,母不爱,还配有名字?”

宝儿沉思,没有想到他会这样回答自己。但是,通过他古怪的言语,过于敏感自尊的行径,宝儿直觉里感觉到,这个小贼似乎没有那么简单,而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对于这样敏感自尊的他,却有着一种奇怪的亲切感。

于是,她望向他,微微一笑道:“你有名字不肯告诉我,那我总要称呼你,算了,我给你起个名字,你就叫——小虾,不,大虾吧。”

大虾?他皱皱眉毛,撇撇嘴,脸色阴沉不定,十分不屑。

“大虾这个名字,我觉得很适合你呢,”宝儿望着他阴沉不定的脸色微笑:

“不叫小虾,是因为你个子很高,怎么看都不像小小的虾米哦,而你走路弓起身子,跳起来的姿势都很像一只弹出去的虾呢。而且,大虾——拟音大侠,这个世界上,虾米也可以成为蛟龙,大虾,也可以变成大侠呢。”。

宝儿说,最后这句话自己是一语双关,她盯住他的面容,看他的反映。

他却还是阴阴沉沉地,看着她的眼睛里,闪耀着狼一样的冷光,但是最终冷哼一声丢下一句:

“随你便。”

于是从那时候起,大虾便成了他的称呼。他跟她不一路,但是凑巧,都要来京城,他每天神出鬼没,藏身在难民群中,自己受到他的启发,干脆也化妆藏身难民群,躲避搜捕。但是,这个大虾在难民群中却常常不见人影,不知所踪,自己不知道他究竟都去干了些什么。但是,隔三五天他总会回来,给自己扔下点食物,给哑伯丢点伤药。

但是,极其短暂的相处,极其稀少的言语交谈,却让自己知道,大虾是个极其偏激的人。而今天他肯如此和自己交谈,语气甚至如此激越,当真是少见。

“万不得已?我看倒不是,人在真正万不得已的时候,才会露出自己的本性,人之初,性本恶,你看这些睡着了的男男女女,今夜他们睡的着了,是因为有饭吃,抢到了一匹马,明天要是没有饭吃,你觉得他们会不会去抢城?”那少年冷笑一声,顺手指向那些夜色里躺了一地的人们。

宝儿张张口,却一时语塞,因为他的话恰好点在了她的心头所想。这么大一群人,京城大门紧锁,拒绝难民入内,他们今日有食,尚能稳定,过了明日,谁来担保?况且这群难民已经不再纯粹,更可怕的黑幕,可能还在后头,饿极了的他们要是被利用起来,只怕后果不堪设想。

想至此,宝儿眉心不禁紧皱,这夜色,看上去安静淡然,但危机却是蛰伏在黑夜里的兽,已经露出了尖尖的利爪。

“京城为何不开城门?你可通知了柳如眉联系上我爹爹?”宝儿问他。那日柳如眉在自己不远之处,自己拜托了他通知了柳如眉。

“话已经带到,联系的上否,我可不能担保。”大虾冷冷一笑,黑色的眉挑了挑,月光在他灰色的衣袍上抖落,带着冷冷的凉:

“你就算知道了京城为何不开城门,又能怎样?”。

“你知道城门为何不开?”宝儿心中一动,听他的话音似乎了解到一些什么。

大虾极其冷漠地哼的一笑:“城门不开,很是正常,天下这么乱,这么多饥民要涌入城来,城内的百姓如何是好?听说那城内的太子妃,太后下令让这城门紧锁的,能活一个就是一个吧。”

他说话的时候,不看向宝儿,只顾看着天上冷冷的月色。

“能活一个是一个?”宝儿沉思,国难当头,天下动乱,冷如嫣和太后娘娘竟是如此面对灾民的?如嫣姐姐若说是没有辅政的经验倒也罢了,太后娘娘勤政多年,跟在皇上的身边,经历多少次风波动荡,怎可能不知,饥民一旦被逼至极点,将会发生暴乱?这么多饥民一旦暴动起来,攻城内乱,岂不是造成更大的患难?

防民之口,甚于防川,民有难,宜疏不宜堵,太后怎么会犯下这样的错误?不仅紧闭城门,更还将自己的父亲调回京城,不再镇守海门关——爹爹在海门关镇守多年,那里一项是汴最重要的边防关隘,十多年镇守从未调离,今日却突兀调离此处,难道太后就不担心边关动荡?而自己也接一连三的遭到追杀,难道莫非有什么样的隐情?那么,仪翔,他可知道京城的一切?

“这么多饥民,太子妃和皇后堵的了一时,可堵的了更多?”宝儿清叹:“怎可又调离重守关隘大将前往京城?”

大虾冷笑一声:“京城失守,还要关隘做什么?汴的皇帝,只怕登基也难了。这个时候,太后当然是能保住皇帝的位子最重要,牺牲点小民,算什么。”

宝儿心中一震,皇位不保?难道仪翔,有人要利用灾难逼迫仪翔么?大虾,究竟知道些什么?他打探到了什么?

“你听到了些什么?”宝儿心中一紧。这当中,究竟有什么样的问题?隐隐然中,心底有着不妥的预感袭来,但是左思右想,却仍旧不得头绪。

他却不说话,突然嘿嘿地一笑,捏住她的下巴,逼视她的眼睛:“你有没有发现,其实——你很赞成我说的话。是不是?”

宝儿一愣,赞成他说的话?

她不明白他的意思。又仿佛隐隐约约中感到了他话里有话。

但是,他的手捏在自己的下巴上,用力之大,让自己的皮肤感到火辣辣的疼,而他的眼眸,越接近他,自己越发现,真的很像呼韩邪。但是,唯一不同的是,他的眼眸琥珀色转深,在夜色里,是黑暗至极的气息,像是蛰伏在夜色里的狼,冷的叫人心寒,不像是邪,他的眼眸也是琥珀色,但是,在那些月色里,却如此的阳光温暖,流光溢彩,仿佛是太阳从水下升起,油画一般的美丽,光彩逼人,而他叹息的时候,懒洋洋的微笑,随着眸子的转动,光彩收敛,沉入了黑暗暗的夜。

宝儿,你会爱上我的。

沉沉的夜色里传来鬼魅一般的回声,仿佛在眼前又仿佛在天际,叫人恍惚。宝儿心中一疼,又有心悸的感觉传来,自己,竟是涔涔的一头汗。

你很像一个人。但是你却和他不一样。

她想说,不过张张口,望着那眼眸却说不出话来。

然而,他却松开了她的下巴,近乎粗鲁的推开了她,皱起眉头,望向天空,喃喃自语似乎入魔了一般:“天要变了,不过,你却改变不了,纵使有法子,你也改变不了。”

“有法子?”宝儿的眼睛一亮,她知道不会武功的自己,在这乱世之中,想要做些事情,一定要有强有力的支撑。

眼前的大虾,虽然武功不明,但是身手倒是敏捷,他若是能够在这个时候帮助自己一下,真是再好不过。

“没有——”,大虾冷漠地说,瘦瘦的微微弓起的身子像是黑夜里机警的狼,转过身去,他从口袋里摸索着扔出了一包东西:

“给——,养好你自己,别死了!”他的语气嫌恶而倨傲,说完要转身就要离开。

“大虾!”宝儿叫,疾步上前,拦住他的去势:“你究竟知道些什么?”

大虾望着她,逼视着她的眼睛:“你究竟是什么人——,这么关心汉人的天下?”

宝儿一愣。

大虾不知道自己是什么人,不错,自己虽然拜托了他转告消息给柳如眉,但是他却不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

然不等她说话,大虾却兀自一笑,自言自语似的:

“管你是什么人,管这天下是谁的,不过你可真够可笑的——还要救别人,自己都要死了,不过,你这么想要送死,我就带你去死个明白点!走——”

说完,他就一把攥住了自己的手腕,五指用力之紧,生生的扣到了肉里,宝儿吃痛,却忍住不做声。

大虾哼的一声冷笑,拉住她迅速的奔跑起来。

树影从自己的身边掠过,夜色里的山路上坎坷不平,快速的奔跑让自己的胸腔疼痛难忍,脚底也是疼痛至极,但是宝儿硬是忍住,跌跌撞撞地跟随着大虾。

她不知道他要带自己去看什么,但是当务之急,只有跟着他走。在当前的乱世里,有时候,拥有武力和权利,是一种极大的资本,至少是一种活着的资本。就如同那些今夜躺在地上入眠的人们一般,他们的命掌握在高高在上的那群王者的手里。

而自己,想要救他们,也许,只有通过能够接近这些王者,劝说这些王者。

也或者,如同柳如眉所说,成为王者。

想至此,宝儿一阵瑟缩,呼吸更加急促,急速的奔跑已经让自己上气不接下气,面前的树木月影开始模糊,大虾扯着她,不知道是奔过了几条山路,绕过了什么样的树丛,只知道模糊中,似乎有荆棘条撕扯过了衣服,有枝条刮过了肌肤。最后,则是钻进了黑色的洞窟里。

黑色的洞里,灰尘弥漫,气息呛人,叫人窒息,宝儿眼前发黑。

大虾——停一下——

她想说,但是还来不及说不出口,大虾却猛地停了下来。

这一猛的停下,如此急促,宝儿收势不住,心脏疼痛加剧,手掌心已经是冷汗涔涔。

而面前却是豁然开朗,火光闪耀,自己处在了破庙的暗道里。

暗道外,一个熟悉的声音,让自己一时仲怔。

“老臣,拜见十皇子。”暗道外响起的,竟是自己的爹爹——林宽的声音。

……本章完结,下一章“(2)”↓↓↓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