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红颜动第一部之恰少年 [目录] > 第87章:(3)

《红颜动第一部之恰少年》

第87章(3)

苏樱公主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天下大旱,兵荒马乱,冷如嫣和太后,想到的不是天下百姓,而首先要想到的是如何利用这兵荒马乱,将异己铲除,巩固自己的地位,如若发动了战争,只怕这里的荒民难民要更多了,受苦的还是百姓——百姓不保,皇位何用?冷如嫣和太后就没有想到这些么?

而爹爹要怎么做?爹爹还有选择么?自己被一把火烧的无处藏身性命不保,爹爹又被连夜调往京城,冷王爷明显要做的,就是辖住爹爹,以其为饵,张开一张网等自己自投罗网。但是若自己出现了,只怕要退,就更难了。

果真是进退两难啊,宝儿正这样脑子里乱纷纷地不知所思的时候,突然佛像外,却传来警报声,有沉闷的男声响起:“报告主子——”后面的声音很轻,似是耳语,宝儿听不清楚。

仪麟哼的一声冷笑道:

“林将军,外面有人发现了我们了,将军还是和我们一起速撤吧,不过,若是将军肯的话,我倒是可以发动这些难民之力,大家一起向京城要个说法,就算是太后娘娘怪罪,七哥怪罪,我们也不过是为民请命而已。将军——请吧。”

话还没说完,外面已经传来了打斗声音。

原来,难民中那些要生事的人,竟是十皇子的人。

林宽面沉如水,不做声。十皇子的影子一动先行离开庙宇。跳跃的篝火下,宝儿凑近佛像肚脐眼,看到爹爹双眉皱起,面色焦虑不安,最终阴沉不定后,终于长叹一声,影子一动身形跟着十皇子去的方向,就要离开。

宝儿看着那影子离开,心中一急,不禁发声:

“爹爹——”。

她大呼,一边焦急摸索佛像,想要寻找机关离开。却不妨一只胳膊紧紧环绕上来,大虾的手紧紧捂住了她的口,让她丝毫不能做声。

“闭嘴——”他轻声却急促的喝问:“你想死么?”

宝儿一愣,不知道大虾是什么意思。

“现在外面情况不明,你这么贸然出去,只怕谁都跑不掉,再说了,现在你能现身么?无论外面是谁?你已经无路可走!”大虾声音急促,但是却如同一道闪电,刹那照在了宝儿的脑海里,让她清醒过来。

林宽正要迈出庙宇,仿佛听到了宝儿的声音,犹疑下回头环视整个庙宇,终于不得所终后,匆匆离去。

爹爹。宝儿望着爹爹修长的影子渐渐消失,忍不住的心中一酸,不错,大虾说的很对,自己已经无路可走。纵使亲人在眼前,也不能出声相唤,唯有熬过了这些,才能够和爹爹最终平安。

打斗声音开始越来越急,惨叫和闷哼接二连三。突然,周围寂静下来,有人推开庙宇的门,缓缓走了进来。

宝儿透过佛像看到那身影越来越近,忍不住的心跳加快。走进来的人,个子高而瘦长,一袭白衣,在月色里看上去仿佛笼罩了一层雪一般的纯净,而那黑色的长发上,一点绿松石的坠发着清蒙的光。

是呼韩邪。

宝儿听到自己的心跳如雷,暗道中的空气也似乎窒息起来。呼韩邪,他在这里,意味着什么?那日那要杀自己的黑衣刺客们展示的那张画像又在面前浮现。锥心的疼痛开始在四肢蔓延。

原来悲伤,就像是蚂蚁,早从四肢每个关节里爬行全身,腐蚀了每一根骨头,只需轻轻地一碰便就碎了。

“回禀主子,他们刚刚离开。”有黑衣的将领用手试探地摸了摸火烬的余温后禀报。

月光下的呼韩邪沉默不语,抬头望着庙宇的琥珀色双眸四处转动后,落在了佛像上。

这样,他的正面等于是正好全部正对着宝儿了。这样直视的角度,让宝儿时隔半年之后,第一次如此近距离清晰地看到他。

月光如雪,笼罩着这曾经的光一般温暖的男子,看上去依旧是如此的俊美优雅,风华清贵。一举手一投足间,还是慵懒至极的性感和优雅。而他的双眸,如水一般的清澈,像是琥珀一般地流光溢彩,沉在了水里,又缓缓地升了上来。

宝儿沉默,望着这站在自己面前如此接近的男子,五味杂陈。

呼韩邪望着佛像,微微偏了偏头,不知道这佛像究竟有什么可吸引人之处的一般,他伸出了修长的手。

宝儿感到脖子里一紧,大虾在暗道里竟是如绷紧了弦一般,刚刚捂住了自己的口的胳膊因为过于紧张,而紧紧地勒住了自己的脖子。

大虾——宝儿心中一暖。纵使是嘴巴上从不为自己担心的他,实际上还是不自主地泄露了他心底的温情。

然而呼韩邪似乎不是发现了什么,他只是伸出手来,轻轻地抹了抹佛像的灰尘。然后,望着佛像的眼眸,轻轻地,轻轻地似乎有一点点地笑意扩散开来,那一点点的慵懒的微笑,随着他嘴角轻轻地上扬,薄薄的酒窝浅浅地浮现,看上去如此熟悉地温柔,差点叫宝儿以为那个熟悉的他又出现了。

“主子——我们要不要马上追赶?她(他)不会走得太远!”戒备而肃严的侍从拱手为礼。

突然而来的侍从回报,打断了刚刚出现的那样一个微笑,呼韩邪眯起了双眼:

“不错——我们要快速追赶,任何伤害匈奴的人,我都不会放过!”呼韩邪说,微微地,轻轻地带着笑意。一点点闪耀的孤独的光芒,在他的双眸里出现,在月光的照耀下,显得是如此的落寞而苍凉,却如此的坚定而决绝。

任何伤害匈奴的人,我都不会放过!

月白色的衣衫,飘扬而去,马声如雷奔,终于隐入了浓浓的夜色,只剩下这一句他的声音似乎很久很久还在庙宇里回荡。

宝儿低下头,透过映射过来的月光看到自己的双手惨白如玉。在这一刹那,她才发现,自己什么时候竟然是一身的冷汗,刚刚因为过分的紧张,忘却了的心口疼痛,现又涌了上来,她伸出手去,扶住暗道的墙壁,感到呼吸的每一下,都艰难的仿佛心脏要跳出来一般:

“大虾——我们出去,先离开这里。”宝儿说,眼前一黑。

……本章完结,下一章“红颜动 ”↓↓↓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