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红颜动第一部之恰少年 [目录] > 第9章: 不放手

《红颜动第一部之恰少年》

第9章 不放手

苏樱公主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山谷里,满满的菊花开的灿烂。

披一件薄雪貂披风的宝儿,松松地挽了个“懒美人髻”,简简单单插一只乌木簪,静静的坐在屋子后湖边的的石头上。

回到这里,已经三天了,这里是林漠的地方,京城里爹爹也有府邸,但是林漠不喜欢,在这样一个清幽的地方建了这么一处房子,作为他每次来京城的落脚地。

自己的身体在林漠的调养下慢慢的恢复了力气,脖子上只是被那黑衣人的刀轻轻的划破了皮而已,现在也已经结疤,林漠天天反复的叮嘱自己使用他调制的什么什么霜,说是一定不会让自己留下疤痕。其实自己怎么会不相信他,从小到大,每次调皮或者是闯祸留下的伤,都是林漠医治,从没有哪里留下过什么疤痕。

林漠,是天下最好的医生。

宝儿托着腮静静的坐着,望着湖面波光凛凛的水纹晃动。该回去了。她想,关外现在也许是该下雪的时候,这湖面定是结满了冰。关外,爹爹肯定又要带自己出去打猎,还有家中的那只小雪貂,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思乡啊,思乡,心底却什么时候在思乡的同时,有了点不舍和淡淡的哀伤?

难道是因为他吗?心底无数的疑问又升腾上来,他不是要杀了自己吗,却为什么要救了自己?那感觉到的血,原来竟是拿着刀押着自己的黑衣人飞溅的血。他救了自己!他竟是救了自己!原来那些话,都只是个幌子,他是要救自己,甜甜的感觉弥漫了心底,同时伴随着甜意的,竟是满心的苦涩,救了自己又如何?他是她的,皇上赐婚,自己,自己始终还是以外的一个人,还有,如嫣姐姐,那是如嫣姐姐……

心绪翻腾,宝儿竟是想的痴了。

身后有脚步声,轻轻的。

不用回头,知道肯定就是林漠,他一定是来告诉自己回家的行程的。今日他一早就出发离开做准备工作的。

“林漠,我们什么时候回家?”宝儿皱皱眉,该走的,还是要走。谁也无法挽留。

身后的人没有回答,感觉到他悄悄的走近,宝儿叹口气,他肯定是从市井上又买了什么好玩的小东西,回来逗自己。这几天,他总是说自己笑的太少,买了很多的泥人风车之类的小东西来哄自己开心。

“我不是孩子,你又买了什么东西吗?”宝儿伸出手去摘一朵小小的野菊花,拈花,转头,微笑,不期然,闯进眼帘的却是另外的一个人!

他沉默的站在身后,黑发和青色披风一起飞扬,盯住自己的墨玉一样的眼眸写满了忧郁。满地金灿灿的菊花映衬着他修长的身材,英俊的脸庞,看上去,是那么的高贵,但却又是那么的忧伤、还有着那么一点点的无奈和落寞。

宝儿呆住,心竟不受控制的跳动,仪翔?他,他竟是仪翔!拿着花的手微微的发抖起来。

他望着她,眼神深邃,却又带着深深的隐痛,扯开嘴角,他勉强的轻轻一笑,笑容竟万般艰难一般:

“你,只记得林漠吗?”

他一边说,一边伸出手来,轻轻的拿下了她手中的花,无限温柔爱怜,又无限忧伤的看着她,轻轻的将那花儿簪在了她的发髻上。而他的手簪上花后,却并没有离开,顺着她的发,捧住了她的脸,那双手,竟是那么的温暖,温暖的让人想有哭的冲动。

而他的眼睛却是一刻也没有离开过她,他看着她,愣愣呆呆的,竟是仿佛千年未见过的一般。

宝儿呆住了,心里竟是有点发苦的感觉,张张嘴,却不知道为什么,竟如同被蛊惑了一样,发不出声音来。说什么呢,千山万水隔在两个人中间,也许曾经有过很多很多个疑问,不知道为什么,见了面了,却是一句话竟也说不出来了。

满地的菊花灿烂,灼人眼的辉煌,可是,在那辉煌后,冬,也许很快就要来了。

天和地安静的没有声音,只听到沙沙的落叶声,还有彼此的心跳声。

“你,你怎么到这里来了?”她轻轻的问,别过脸去,离开他温暖的手掌,那温暖,无论如何,不属于自己,宝儿心中黯然。

他淡淡一笑,不容她离开自己的手,用力拥她入怀,淡淡的清香萦绕鼻尖,竟是她身上发出来的。你想逃吗,不,我发过誓,无论如何,这一生,我都不放手。墨玉的眸子中突然现出了冷冷的寒意,不放手。绝不放手。

温暖的气息笼罩住了自己全身,也许,也许这温暖以后不会属于自己,可是,现在,宝儿想,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竟是一点不想逃开。如嫣姐姐,宝儿苦笑,请原谅,原谅我一时的贪求。带着点凄然和酸楚,宝儿,安静的闭上眼睛靠在他的胸膛。

如果说,一切即将消失如同流星,请给我最后一点可以享受这流星灿烂温暖的时候。

如果说,一切即将不见如同清梦,请允许我最后抓住梦中你要离开的身影。

宝儿紧紧的拥住他,那么温暖的味道,那么安然的味道,虽然不可以长久,虽然不可以永恒,可是人生如果曾经拥有,又何必强求天长地久?

眼泪不知道什么时候竟流了下来,也许,也许在将来的不久,眼泪要流却再也不知道到哪里去流。宝儿想,仿佛用尽了余生最大的力气紧紧抱住他,真想真想永远不放手呵,永远不放手。

“宝儿”他紧紧拥住她,仿佛感觉到她的悲伤,轻轻捧起她的脸:

“如果,”他说,声音坚定:“如果我不是个皇子,你可愿意跟我走?”

那问题,问的古怪,可是,宝儿却在一刹那突然象抓住了什么重点一样,如果他不是个皇子?傻傻的一笑,他会不是个皇子吗?他的风采卓绝,怎么会不是个皇子?即使不是个皇子,他也是未来的王啊!怎么会不是个皇子?他竟是傻了!

宝儿淡淡一笑,时辰到了,该是放手的时候了。

“七皇子如今功震朝野,皇上甚为喜爱,怎么可以不是个皇子呢?不仅今日贵为皇子,更有可能他朝——.”

他按住了她的唇,不允许她再说下去,苦笑着看着她,他心里又感觉到了她隐隐的疏离。他不要这样的宝儿!

“我只问你一句,如果,我不是,你可会跟我走?”

如果他不是?她望向他,眼前的男子,那么的忧郁,却又是那么的肯定自信,充满了让人折服的光彩!

是的,我愿意,愿意跟他走。什么时候心动自己已然不知,只是真的,真的想要跟他走,永远不回头,宝儿轻轻的点了点头。

他轻轻的叹口气,好看的嘴角轻轻上扬,一扫刚来时候的阴翳,冷俊的面容灿如明月,竟满是如释重负的幸福,仿佛刚才那一点头,决定了他心中最重要事情的样子。

“宝儿”,他拥住她,用下巴轻轻的蹭着她的头发:“等我回来。”

宝儿微笑。

望着他,他的眼睛闪亮,是逼人的光芒。

等我回来,他说。给我几天时间,我自有安排。

宝儿点头,望着他离去的背影,微笑

他的背影消失在茫茫的野菊花丛中。菊花灿烂,灼伤了人的眼。不知道什么时候,她的眼里盈满了泪水,如果,真的只是个如果不是吗?纵始她愿意,他也愿意,还有多少人不会愿意呢?

“小姐,有位先生登门求见。”此处管家老王头的声音打断了宝儿的思想。

宝儿微笑:“我马上过去。王伯你看看马车准备好了吗,告诉林漠,我要马上出发。”

转过头来已经没有了眼泪,只是发髻上的那朵菊花开的灿烂,映衬的整个脸庞无比的动人。

简朴清幽的房中,宝儿静静的注视着这个手拿折扇的男人——管文仲。

“林小姐身体可是好了?”他微微一笑。

“多谢管军师挂念,”这个男人是个无害温润的男人,但是,他来这里,却并非是为了探望自己如此简单:

“管军师有话不妨直说。”

管文仲一愣,旋尔微微一笑,这是个聪明的女子:“林小姐果真聪颖,如此说来就请恕管某直言。”

宝儿微笑:“管军师如果不介意,可以叫我宝儿。”

“宝姑娘,可知道我家主子那日是要救你的?”

宝儿心中一动,虽是自己推测出了整个情况,但是此时听到管文仲说了出来,心里仍然是禁不住的砰砰跳动。

“宝姑娘风采绝伦,我家主子自从认识姑娘后,做事与往日大为不同,上次姑娘突然出现在山谷中,主子为救姑娘不惜牺牲冷如嫣也要确保姑娘性命,宝姑娘当知你在主子心中的地位吧!”管文仲望向宝儿,后者面带微笑,不动声色,这真是个罕世绝伦的女子,若不是七皇子如今没有退路,倒真是和她是绝好的一对,只是可惜——管文仲心中暗叹一声:

“姑娘天资聪颖,想必事后推测,已经知道大概,但姑娘可知道,那日主子救了你后,却为何不在你身边?”

宝儿心中一动,这是自己心中的疑问。

“主子救了姑娘之后,连夜骑马飞驰,奔往京城面圣去了!”

面圣?宝儿暗暗惊讶,他——

“他连夜奔去面圣,只有一个目的,就是请求皇上收回赐婚!”

宝儿大震,收回赐婚?他,他竟对自己,情重至此?酸楚混杂着甜蜜涌上心头,只是,皇上这金口一开,哪里好这么容易收回呢?宝儿心中充满悲凉,他,这可是那个冰冷的他做出的事情?

“宝姑娘想必知道,皇上肯定不会收回成命。不仅不会收回,而且圣上震怒万分,姑娘知道,太子自病逝之后,皇上一直未立储君。宫廷之中,为争帝位,常常是表面风平浪静大家和和气气,实际上却是波涛汹涌,暗流涌动。即使皇上还未立储君,皇子之间却早已互相排挤暗杀,竞争非常厉害。三皇子的病死,十一皇子的失踪,都有可能是同室操戈的结果。”

宝儿长叹,这样环境生长出来的七皇子,怎能不冰冷,又怎能不处处防备?而他这么多年却又是怎样活下来的?

管文仲讲至此,也是一阵默然。生长在皇室之家,是幸还是不幸?沉默了一会,管文仲继续说道:

“姑娘也许不知道,这么多年来,七皇子自他的娘亲晚贵妃去世之后,一直自称体弱多病,躲在家中韬光养晦,希望能够避开这些纷争,可是,纵是如此,三年前还是没有躲开他人暗算,被大臣上书表荐至西北大漠,名为驻守边疆,实则是希望他能战死沙场!只可惜,他们低估了皇子的能力,我家主子这么多年淡泊无争,为的就是这一天,能够建立战功,统率朝野!”

他,不是做到了吗?宝儿默然。天生是王的气质,无论如何掩盖,终究还是要光芒四射。

“现在,主子无遗是朝中最最受皇上宠爱的皇子,也可以说甚至是皇上心中最佳的储君人选。”管文仲口气淡然,这么多年的努力,到今天这一地步,也是必然。

宝儿沉默,他将是以后的王,这似乎也成为了很多人的共识。继太子之后,他是第一个和太子一样被封了王爷的人,谁又能看不出来呢?

“特别是主子主动请婚冷如嫣之后,皇上心中更是喜悦,姑娘可知道为什么皇上喜悦吗?”

宝儿摇头,自己只知道传闻冷如嫣姐姐要被赐婚与他,却不知道为什么他主动请婚了,皇上心中喜悦。

“那是因为,皇上原本虽要指婚冷如嫣给主子,但是心中却也做好了主子肯定要拒绝的打算。因为,”管文仲讲到此处,鼻子里发出了一声冷哼:

“因为,晚贵妃当年就是死在了冷王爷的手里!”

宝儿心中大震,他,他的娘竟是死在了冷王爷的手里?这,这是怎么一回事情?

“当年晚贵妃,艳倾后宫,受皇上一人独宠,后逢民间暴乱,冷王爷在皇后指使之下,散布流言,说是晚娘娘迷惑圣上,擅用妖术,乱我江山,逼迫皇上杀死贵妃,皇上迟迟不肯下旨,冷王爷竟乔装为刺客,假冒暴乱之徒,在晚香宫中杀死贵妃!”

宝儿冷汗长流,自古红颜多薄命!他的娘亲,一个小小女子,怎么可能乱了江山王朝?恐怕只是皇后娘娘妒忌的借口罢了!但是,这冷王爷!他,竟是他所为?他竟是如此残暴之徒?那他和他有杀母之仇,又怎么肯主动请婚??而既然是刺客所为,又怎能肯定是冷王爷所杀?

管文仲淡淡一笑,仿佛看透了宝儿心中的疑问,“我家主子,当日在晚娘娘被杀之时,正好在娘娘宫中,刺客闯进的时候,被娘娘藏在了床下,目睹了娘娘被杀的整个过程!刺客揭下面罩的时候,他正看的清楚,就是现在的南王当时的宫廷护卫统领——冷伯平!!”

他,他竟是看到了整个血淋淋的场面?

“所以皇上认为七皇子肯定会拒绝请婚,但是没有想到七皇子没有拒绝,相反还主动请婚,皇上心中大喜,因为,在一个帝王心中,能够不计个人恩仇,懂得利用权术,拉拢重臣的皇子,才具备一个可以做王的素质!但是,他却没有想到,七皇子实际上却是因为——”

因为什么?宝儿心中充满了疑问,他难道是真的要具备一个做王的素质吗?

管文仲苦苦一笑,七皇子的这一举动确实出乎意料,不仅出乎朝中知道内情的大臣意料,出乎皇上皇后娘娘的意料,更是出乎自己和先生的意料,而这一切,仅仅都是因为她,这个站在自己面前的小小女子,她的出现打破了先生和七皇子多年的计划。管文仲长叹一声:

“姑娘可还记得当日第一次见我家主子的时候和主子说了什么吗?”

“我告诉他我是冷如嫣”。宝儿说:“那只是我一时的玩笑,因为我和如嫣姐姐是闺中好友,此次来京城,也是因为听说她要嫁人,过来看看。”难道,难道自己这一句自己以为的无伤大雅的话,竟是他——

“是,姑娘是一句玩笑,可是主子却当以为真,主动请求赐婚!”

有东西在心中炸了开来,宝儿完全的愣住,情感像是决堤的洪水涌了上来,他竟是对自己早就用情至此?

长叹一声,也许,人生有此一场爱情,纵是遗憾也可慰平生了。

“姑娘,可以明白自己在主子心中当有何等之重!”管文仲轻声的说道,突然后退一步,竟是双膝着地,跪在了地上。

“你,管军师,你这是?”宝儿上前欲扶起他。

“宝姑娘,管某此次前来有一事相求!还望姑娘答应!”那管文仲竟是不肯起身!

宝儿淡淡一笑,一事相求?他竟不知道自己听到这里,也早已明白所为何事了吗?

“军师请起,宝儿即时就会速速离去!”

管文仲一愣!她,她竟是明白自己的意思?

起身后,管文仲长拜:“姑娘——”,竟是说不出话来了。

宝儿苦苦一笑,自己是要离开的,皇上震怒,定是影响了他的前途,自己又怎能在此逼他左右为难呢?就算自己不肯抽身,现在也不能不抽身了不是吗?宝儿的眼睛询问的望向管文仲。

她真是个绝顶聪明的女子!管文仲心中暗暗钦服,只可惜与主子有缘无分!

“姑娘若走,当速去,如若不速去,只怕此处也不安全了。”

皇上震怒,纵使不会杀她,但是,只怕其他皇子也已知道了仪翔的软肋,定会象上次刺杀冷如嫣那样,对她动手了吧。

宝儿淡淡一笑:“管军师,只怕不仅仅有这么一个原因吧。”她紧紧的盯住管文仲的脸,眼前却仿佛又出现了那张英俊的面庞,如果我不是皇子,你可愿意跟我走?

他怎么可能不是皇子,就算他想抽身,已经也是来不及了!

“是,姑娘,皇子现在奔往京城,估计是要为姑娘做抽身打算了。昨日先生告诉我,万岁昨日震怒之下,失控的问出主子江山与女人哪个重要!”

江山,与自己,哪个重要,宝儿苦笑,什么时候,自己竟然是可以和江山相提并论了?!

“七皇子不能失去冷王爷的帮助,更不能失去皇后的支持!因为太子死后,皇后娘娘已无儿子,所以才收了冷如嫣做了义女,如今许配给七皇子,正是大好时机!况且,姑娘应该明白,皇上的几个王子中,成年中当属七爷最为出色,不似其他心计狠毒,如若能登帝位,天下黎民之福啊!况且,就算七爷现在想要抽身,不要此位,估计视他如眼中钉的人还是大有人在,也要将他先除而后快!七爷,根本就是没有退路!”

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往前一步也许还有生路,若是往后,定是死无葬身之地。这个道理,自己早已经想的明白,聪明如他,也应早已明白,只是却为何要选择后退?

“宝儿明白,今日下午,将速出发。”

“宝姑娘”管文仲不知道怎样张口:“你不仅要速离开,在下还想请姑娘——”

“管军师只管直说。”宝儿看管文仲吞吞吐吐。

“在下还请宝姑娘,不要回家,而是,消失!”

消失?宝儿惊讶,自己,自己竟是连家都不能回了吗??

……本章完结,下一章“ 消失”↓↓↓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