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红颜动第一部之恰少年 [目录] > 第94章:可舍之利(2)

《红颜动第一部之恰少年》

第94章可舍之利(2)

苏樱公主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仪翔——那是仪翔。

宝儿混身一震,熟悉的气息逼近,他的目光就停留在自己的面庞上。竟让自己突然一刹那想起面容上化了毁容妆一定很狼狈,至少,很丑。

多少次幻想过彼此见面将是在何等的情况下,也多少次曾经认为自己再也不会见到他,逃避,远离,但是却再也没有想到他竟是这么突然的出现。在自己浑身淋透的情况下,而且,很丑的样子下。宝儿不自觉地,在望向他那张英俊面庞的时候,想要伸出手来摸摸自己的脸,但是手脚发软,心跳从他一进来的时候,就没有停止过激越的节奏。宝儿想要深呼吸,但却发现,在他目光的笼罩下,自己竟无法动弹。

如眉的信息送出去的那么快,他就连夜赶来了?

然而柳如眉显然也没有想到,来人竟然是太子。待到看清楚之后,立即叩拜于地,张张口刚要说些什么。仪翔摆了摆手,示意她无需说话。

“性灵大师——请把东西呈上来吧。”仪翔说,

但是目光却未看向任何人,仍是盯住宝儿的。墨玉一样的眸子里匍匐着的,竟是深如海一般的宁静,叫人心跳,却看不清楚。

性灵大师上前,在他手里正端着的一个四方方的木头盒子,锦囊精美却陈旧,一见即知必为收藏年代久远的贵重之物。

宝儿凝眉,眼眸流转望向性灵。

性灵大师面含微笑,直走到她的身边,将宝盒呈上道:“施主——师父命我等将此物予你。”

宝儿疑惑,伸出手来捧过,在仪翔的目光凝视下,要解开那锦囊包裹的木头盒,恍然里竟觉得自己心跳的如此砰然,而要解开那锦囊的过程,因为他目光的注视,竟有喝醉酒的熏然从身体里升腾。

怎么会见到他,竟会如此?竟不如自己想象里的那样淡然?

宝儿有一刹那的发愣,浑然不觉自己的双颊已经染红艳若桃花,就连伸出去的手指,也染上了一层淡淡的粉红,趁着那金黄色的锦囊,看上去煞是娇艳。

咬了咬下唇,宝儿制止住自己的砰然心跳,打开那锦囊露出了木头盒来。而那木头盒上赫然写着的一排蝇头小字映入眼帘,如同清水一般,漫过了宝儿的身体,让她冷静了下来。

“龙凤同辉,缘赐舍利人”

舍利人,宝儿一窒,智元大师的话语仿佛仍在耳边,而这宝盒里的,难道是?

带着点急促,她打开木头盒,有陈年兰花一样幽幽的清香匍匐而起,透彻心扉,更有淡淡的光晕从那木头盒里晕发出来,最后那光,竟是五彩缤纷慢慢地越来越亮!在那光晕里的,是一颗颗或如米粒大小,或如玉石摸样的颗粒,而数量竟有十几颗之多!

宝儿呆住了。

“大师——”,她的目光盯住了性灵。

性灵和尚微笑躬身:“姑娘——这是兴化寺建寺千年来的镇寺之宝,也是我寺苦守多年从未对外宣布的最大秘密——”

宝儿激动起来:“大师,难道这是,这是?”

后面的话,竟是说不下去了,有感动从心底慢慢的匍匐升起,智元大师给予自己的,竟是真的舍利?托付给自己的竟是真的佛祖舍利?

性灵慈祥的脸上一片庄严,长呼一声阿弥陀佛后,望着宝儿的目光含笑。

宝儿撩起长袍,就要对着性灵拜下去。

不等她拜下去,性灵等几个和尚忙伸出手来托住了她。

“龙凤同辉,舍利缘赠舍利人——施主,此乃先师祖的遗嘱,今日因二位施主出世,恰合机缘,而女施主如此尊贵之人,施此大礼,性灵担当不起。”

龙凤同辉?师祖的预测?而仪翔,这舍利,是仪翔去取了来么?不知怎地,那真一大师的疯话又从耳边响起,隐隐有不详之感,更多的是一片茫然油然而生。

目光流转望向仪翔,却见他好看的嘴角向上一弯,目光却并不离开自己,仍在自己的眉眼之间缭绕,声音却淡淡地道:

“舍利出世,造福万民,我汴朝百姓幸甚。兴化寺适逢其时,贡献舍利,功德无量,本王铭刻在心。”

这几句话淡淡地说来,却是有着和他身份绝然相符的傲然,宝儿从未见过这样的仪翔,直觉里感到他竟与自己往昔所见到的完全不一样。更多了一些东西。但这种东西,深沉如海,叫人捉摸不透。

然仪翔的话音却是一转:“各位大师,接下来的事情,还请各位鼎力相助。”

说这话的时候,仪翔的目光淡淡地流转开来,从他们的身上轻轻扫过,虽是请求,却自有天成的王者风范,更有让人无法不臣服的震撼。

是王者风范,更强烈的王者风范,和傲然一国之君的大气沉着。宝儿沉默地想,恍惚里突然明白了仪翔身上有什么不同

“太子殿下有何吩咐,兴化寺自当全力以赴。”性灵大师道,极其恭敬。

仪翔嘴角一弯,望向自己的目光里似笑非笑:

“各位大师——还请各位,全力鼎助该计划。舍利出土,本是大利,明日请主持大师速报皇宫,而柳如眉——”

仪翔说至此,从怀里取出一道黄色的圣旨,扔到柳如眉面前,黑色的长袖一挥,在夜色里画出优美的弧线,是说不出的丰姿卓然:

“本王命你,明日全权负责此事!明日皇太后至此,用尽一切办法请她老人家为天下百姓多祝祷几日吧!”

如眉全权负责此事?

柳如眉攒眉,快速地扫视了宝儿一眼后,迅速起身道:“是”!

“不可——太子殿下!”

宝儿急言,如何让如眉独自在此?柳如眉在此,皇太后可以用更多的办法随时杀了她!而以自己为饵,皇太后尚还忌惮有自己在外的父亲,还有京城外八千的围城之兵啊!

“如何让如眉独自在此?此事危险太大,柳如眉无法代替——”

然而仪翔却并不看向自己,也仿佛没有听到自己的话一般,只是挥了挥手:

“你们退下吧!”

柳如眉还有大师们鱼贯而出。

宝儿呼吸加重,咬住自己的下嘴唇。

仪翔——,她有一些模糊的疑惑,还有一点淡淡的,因为半年多时光未见的隔离,望向面前转过身来面对自己的男人。

或者,自己该称呼他的,是太子殿下?

想至此,欠身施礼:“宝儿见过太子殿下——”

话一出,却发觉那转过来的身影一窒,而那原本深沉如海的眸子里,墨玉的颜色逐渐加深,越来越晕染开来,是让人看不清楚的情绪掩埋。

“叫我——”仪翔说话了,青衣王子的声音沙哑,而他一句话却没有说完就止住了,盯住自己的双眸里,慢慢地匍匐上一种异样的神采。而他的呼吸也越来越重,有种暧昧的情愫在他对她的凝视里,慢慢地燃烧开来。

宝儿望着他,在他目光的紧锁下,从他一进来就捉摸不透的目光紧锁里,凝视着这个男人,而他的目光,让自己心跳激越。

“如眉——如眉不可以——我——”宝儿说,强迫自己冷静并刻意伪装出应有的冷漠和隔离。却赫然发现原以为够冷静的声音,竟在他慢慢地靠近下,听起来如此的慵懒无力,甚至是含着淡淡的妩媚,或者,更像是一种诱惑。

她强迫自己咽了口水,不自觉地又是咬了咬下唇,双颊如同火烧。

然而柳如眉却绝不能单独留下,这个局无论仪翔是如何得知的,自己决不能让柳如眉进入危险的境地。

“仪翔——”这么一想,禁不住地顺口叫出了他的名字。

这个名字一出口,他的脸庞却俯了下来,温热的吻覆盖上了她的。

宝儿一愣,挣扎着想要推开,然如此醉人的味道袭击了上来,他的气息,干净干燥温暖的气息彻底地淹没了她的,让她轰然一声,沉浸在了如此美好动人的探索里,他的吻,刚开始还只是探索,慢慢地在她不再抗拒的时候,逐渐变得更加混乱,狂野,贪婪,甚至是紧紧地,不允许她呼吸一般地热烈。

宝儿——万分混乱里,只听到他的声音在她的耳朵边呢喃,密密麻麻的吻,落在额角,落在眼帘,落在她的脸颊,耳朵,脖子上。

“叫我仪翔——”。在昏昏然里,宝儿再睁开眼睛,他的额头抵住她的,“我喜欢听你这样叫我。”

宝儿淡淡一笑,激越的心灵跳动尚未平息,身体里蔓延的火热仍然让自己无法动弹,但是她知道,就算这样的称呼,也是一种奢侈,而随着时光的不断前行,终有一天这样的称呼都会变成了一种特权。

“太子怎么会在这里?”她问。深吸一口气,仰面望向他,仪翔看上去较之以前清瘦了一些,但是那墨玉一样的眼睛,深深的嵌在在了英俊的面容上,如不是近看,无法看出他的倦意来,就算是有倦意,他的神采依旧动人,甚至更多了一点男人的沧桑。

他却看着她不说话,眼睛里的黑色一层层地加深,晕染开来,如同杏花春雨一点点地飞散,像是一池春水温柔的涟漪层层花开,春风抚过她的面容,叫人生醉。在这样的眼神凝视里,时间似乎过了很久很久,而他的手指,修长干净,轻轻拂过她的发丝,抚过她的脸颊,脖子,最终停在了她的第一颗纽扣上。

终于,他的喉结动了一动,仿佛极其痛苦地一般,声音沙哑:“宝儿——或许,你该换身衣服。”

这已经是本小说最后一章了喔!点这里查看更多精彩的言情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