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红颜动第一部之恰少年 [目录] > 第95章: 可舍之利(3)

《红颜动第一部之恰少年》

第95章 可舍之利(3)

苏樱公主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宝儿一惊,忙低头望向自己,才发现自己的衣服虽然已经半干,但是,还是若有若无地贴着身体——怪不得,他这样望着自己。

宝儿面孔烧如朝霞,一时间竟是手足无措,只好双手环绕抱住自己,却不知道这个样子的自己看上去更具有诱惑。再看仪翔,已背转过身去,伸出一根手指,指了指佛像后,那一根手指修长漂亮:

“全部换成干净的——宝儿,你切不可生病。下雨了——都不知道躲雨么?”

宝儿逃也一般地抱起行囊,冲到佛像后面,本想就加一件罩袍,听了他这句话,不禁一愣,仪翔竟是什么都知道的。包括自己的小小心思。

宝儿嘤咛地答应一声,而后,仪翔就没有了声音,庙宇里安静万分,换衣服的声音悉悉索索,听起来都有一种别样的尴尬和慌乱。等到系上最后一颗纽扣的时候,突然想起,自己很久以前遇到仪翔的时候,在那天的温泉边上,好像也是这样的浑身湿透。

有种沧桑的温柔席卷着往事,像陈年的酒一般,在心底发起酵来,整理整理发,望望镜子中的自己,脸上的毁容妆看起来有些模糊了,仪翔,看出来了么?

却听到外面有人敲了敲门,汇报了些什么。声音甚小,听不清楚。

宝儿吸一口气,转出佛像背后,一抬眼帘望见青衣的王子,独自一人在跳跃的寺庙烛火下,背对着庙门,盘腿席地对坐在大佛面前,低着头正看着一卷手卷。听到自己的脚步声,并未抬头,只是用手轻轻地按了按身边的垫子——那是跪拜佛祖的垫子,示意自己走过去坐下。

宝儿走近他的身边,坐下,才发现身下叠着的,是所有跪拜佛祖的垫子,仪翔身下的,只有青色的石砖。

而他望着那手卷——眉心慢慢地凝起,脸色却平静地像是看不出任何情绪来。

宝儿托腮,望着这样的仪翔,有种即陌生又亲近的感觉在心里蔓延。

窗外,雨声淅沥,渐渐地小了下去,而夜色依旧黑暗。跳跃的烛火映照着眼前的男人,他凝眉,英俊的面容上匍匐着昏黄的光,看上去有种奇特的美,是一种陌生的美,有坚毅,深沉,冷凝,还有一种褪去了青涩,逐渐成熟的陌生的气场,一种经过了沧桑,经过了变迁、动荡后的坚韧和越来越宽广的大气象,如同大海般辽远,叫人无法琢磨。

这样的仪翔,自己从未见过。

而他手里的那一卷小小手卷,也许,就是最绝密的军情快报,也许是某个地方发来的内参,也许——但是,无论怎样,都关系着天下存亡,黎明苍生。

这个男人,掌握着天下人的生死。

也许他一个表情,可能会牵扯的,是一大堆人未来的生死存亡,或者是一个国家的,生死存亡。

他是这片土地上注定的最强的人——不管他愿意不愿意,他必须是最强。

如同宝剑出鞘,他必须有锋利的光。而今夜,尚未出鞘,但是自己看到了他的光。

不是那个深情的仪翔,不是那个宠自己的仪翔,而是这个坐在这里端正,凝眉的仪翔。身上有着沉甸甸担子的仪翔。

如果是通过这么多的家国仇恨,和责任义务来看那原先京城里的杏花春雨,红枫如火,突然就会发现,其实那真的是最薄弱的浪漫的也仅存一刻的梦想。

这,才是现实,真实的生活。必须面对的现实。或许,是共同承担的现实。

仪翔的睫毛动了一动,抬起眼帘,眸子里已经是一片宁静,黑色的眼眸恢复了海一般的深沉,而他的嘴唇抿成了好看的弧线:

“宝儿,你看——”他的手指滑过,铺开了手卷:“泉州东越王反了。”

泉州?那可是“以舟为车,以楫为马,”的地方,处溪谷之间,篁竹之中的闽越人,擅长水战,更有大面积的山地丘陵,盛产各种怪石奇石,民间有众多雕刻高手,汴京的皇城飞檐,多出于泉州人之手。

泉州人守海峡之险要,地势险峻,物产丰富,士兵擅长水战,镇守的是随着皇太祖打天下的世袭东越王,现在这艰难时刻造反,对仪翔来说是重大的打击。而最怕的是此时硝烟一起,有其它地方跟着响应,就要麻烦甚多了。

宝儿忧心不语,手指滑过那手卷,仿佛那手卷是仪翔皱起的眉心一般:

“此时——可能调兵去镇压?”

“泉州东越王、闽州镇南王,兰州西成王,传至今已经是三代了,我早就耳闻某些大人骄纵犯民,无视朝廷,更有甚者染指税收,私办矿厂——哼,”仪翔淡淡一笑,眸子在跳跃的烛火下有闪亮的光:

“就算他不反——我倒也想换人了。”

宝儿一惊,换人,难道仪翔早有打算?

仪翔微微一笑,手指滑展开那手卷,随着密密麻麻蝇头小字的后面,是一幅炭笔描画着的地图。仪翔伸手自香炉里取得半截燃烧的青香,碾断来,自北向南轻轻一划,又自西往北绘制起来,道:

“宝儿——你看,这线路,你可认得?”

宝儿凝眉望去,仪翔后划过的那道线路,自汴京城出发,蜿蜒向西南,经河西走廊,又过阳关,至月氏而止。这条道路,小时候爹爹曾和自己说起过,是掌握着国家经济命脉的“丝绸之路”。

“回中道路险,萧关烽堠多”,虽是雄关险道,荒凉寂寞的旅途,出行者一路风霜餐饮受尽苦楚,还常常会遇到拦路强盗响马,生死未卜,但是,这可是传说中的“黄金之路”,无数丝绸商人如若走这么一趟平安归来,带来了的黄金白银无数,从此自可衣食无忧,富余有嘉。

“这是丝绸之路。”宝儿道,想了想:“但是这条路,多年来却一直因为月氏国与本国的敌对,未能够通往月氏抵达更远的地方,而仪翔——你?”

突然想到仪翔刚刚是从月氏那边归来,难道达成了某种协议?

想到这里心中一跳。再望向仪翔,他的面容在烛火下发着温润的光:

“这一次天下大旱,月氏将给予我们援助,但是——自然也有一些其它的牺牲交换。多年来他们骚扰边境,为的就是能够多多取得丝绸,茶叶,陶瓷。而此次,我答应了他们以后的丝绸供给将更加增多,由官方出面保护商人供应,由他们设立交易站点,以通四海。”

说到这里,仪翔伸出手来,在月氏的周边一划,宝儿细看过去,划过去的,有车师前国,疏勒、葱岭,大宛、奄蔡等等,这些国家要想实现和汴的通商,月氏是必经之路。如此一来,月氏国给予一些援助,可谓得利甚重。

只是,这样的得利会多久呢?宝儿望向仪翔,仪翔的目光凝望着这块小小的月氏土地,眼睛里有灼热的光。

宝儿默然,望向另外划过的一条线来,这条线路,过巴蜀,经江南,过广东,还有泉州,便是洋洋的大海,那海外的,是什么呢?

如果,除却月氏这一条必通的路后,在广袤的汴朝土地上,新开辟出这样的经贸道路来…宝儿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激动,再抬头望向仪翔,发现他眼里的光更加灼亮了。

这是一个极其伟大的设想。如若能够成功,汴朝国力不仅会更加强大,而百姓更会富庶四方。如若能成功,汴,将成为名副其实的丝绸帝国,茶叶帝国,黄金白银遍地的强大帝国。

而这样浩大的工程,需要多少方方面面的共同努力?

需要多少的精力付出,更会牵扯到多少国家,多少个阵营的利益重分配?

而泉州,泉州就在这条路线的最终点,如同月氏一般,卡住的是整个帝国的咽喉。若是如此,仪翔的一句早就想要换人了,只怕是心中计划日久。

而现在,天下如此大旱的时候,泉州,泉州第一个反了,可是因为那东越王也看到了这一步?

这已经是本小说最后一章了喔!点这里查看更多精彩的言情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