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罂粟殇:冷宫的弃后 [目录] > 第27章::借酒消愁

《罂粟殇:冷宫的弃后》

第27章:借酒消愁

黑泡沫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悦儿哭着离开后,渊琉璃才意示到自己刚刚竟凶了悦儿,跌坐在冰冷的地上,抱着双腿,将脸埋于膝盖上小声的抽泣着。她好讨厌现在的自己,每次,只要触碰到与凌皓有关的事情,她就没办法冷静下来,为什么自己就不能走出那段阴影呢?

不远处,冷烈心疼的看着渊琉璃缩坐在冰冷的地面上哭泣,这是他第一次见到这么脆弱这么无助的她,终于还是忍不住上前:“娘娘,地上凉,还是回宫吧!”

渊琉璃闻声抬头,映入泪帘的是一张折叠工整的纯白色汗巾放于眼前,再看向这汗巾的主人,只见冷烈一袭黑衣,单膝跪在她面前,正将那张纯白的汗巾递给她。。。

在渊琉璃的记忆里,冷烈总是一袭黑衣,面无表情的木头人一般,从来没想过,像他这样的男人,竟然会用这么纯白的汗巾,,眼前的他,眉宇间流露着担忧,眼底还有一份藏不住的心疼,那张白色的汗巾此时衬得他万分温柔,突然渊琉璃扑进了他的怀抱:“一会儿就好!”她只觉得此时冷烈很温柔,她想试图借着这份温柔使自己得到片刻的宁静。。。。。

被这渊琉璃这么一抱,冷烈一愣,手中的汗巾落地,手就这么僵在半空中,怀里娇小的身躯轻轻的抽泣着,她身上散发着一股淡淡的清香,他真的很想抱住她,温柔的安慰她,但他始终没勇气这么做,毕竟,她是高高在上的皇后娘娘,但此刻的她,真的很让人心疼,。。。。。

片刻后,渊琉璃突然停止了哭泣,轻轻的推开了冷烈,双眼空洞得如同死潭一般,机械的从地上站起来,幽幽的朝碧涵宫的方向走去。。。冷烈的怀抱虽然温暖,但却无法抚平她心中的煎熬。。。。

冷烈依旧跟在渊琉璃身后,看着眼前那抹娇小单薄的身影,他的心揪得生疼,他很惊讶渊琉璃这瞬间的变化,刚刚还嘤咛哭泣着的脆弱的人儿,此刻看上去却那么冷静,那么坚毅,还有那么空洞。。。。他不知道她曾经经历过什么,但他知道此刻她的脆弱来自于封国太子欧阳辰。其实刚刚在御徳殿内,他的目光也从未在她身上离开过,今晚的她,美得不食人间烟火,她的舞那么飘逸,每一个动作都美得那么极致,能在不知不觉中吸引着所有人的眼球,将人带入唯美的梦境中。。。。。。。

两人就这么借微微的月光,一前一后的走在这寒冷的夜空下,也不知是走了多久,终于走到了碧涵宫门口。。。

看着门口的小宫女将渊琉璃扶进去以后,冷烈仍在碧涵宫外停留了片刻才转身离开。。。。。。

寝宫内,渊琉璃静静的坐在床榻边,四周散发着浑浊的烛光,幽幽的照着她忧伤绝美的轮廓,显得那般凄凉。。。。。。

第一次,她对这个地方产生了恐惧和陌生,她很想做到既来之则安之,可欧阳辰的出现打破了这片平静,突然,她发现自己一直以来只是在逃避,逃避着关于凌皓的记忆,逃避着存在着凌皓的世界的一切而已,想到这些,渊琉璃再次泪水决堤,放声大哭了起来。。。。

门外守门的小宫女听到皇后娘娘哭得那么大声,赶忙推开门,有些不知所措的看着失声痛哭的渊琉璃,有些懦懦的问道:“娘娘,您没事儿吧!”娘娘去参加宴席的时候心情还很好,怎么回来后就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而且,还哭得这么伤心。。。。。。

渊琉璃没有抬头,只是冷冷的说:“给我拿两坛酒来!”

此时,她很想醉,而且,她希望自己能一醉不起,她好累,因为那段挥之不去的记忆在内心深处像恶魔一般折磨着她,让她的身心支离破碎,当初自己选择死亡,只是想逃避凌皓的背叛,将记忆停留在十二年前小凌皓说保护她的那一刻而已,来到这个时空后,她也曾以为自己能抹掉过去好好的为自己活一次,直到今天,却发现命运竟然还是那么爱捉弄人。。。。。。。。。

听到渊琉璃吩咐,小宫女不敢再多问,欠了欠身后便离去,很快就提着两小坛花雕进来:“娘娘您要的酒。。。。需要让御膳房做点小菜吗?”

“不用,你把酒放桌上,出去吧!”渊琉璃知道她此时的样子很可怕,语言也很冰冷,但此时她就是没办法控制自己。。。。

小宫女将酒放下后,再次胆怯的看了看渊琉璃:“那奴婢就在门外,娘娘有事就叫奴婢!”说完后才转身带上门。。。。。

……本章完结,下一章“:谜”↓↓↓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