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罂粟殇:冷宫的弃后 [目录] > 第28章::谜

《罂粟殇:冷宫的弃后》

第28章:谜

黑泡沫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宴席结束后,炎墨匆匆赶到碧涵宫。。。

为渊琉璃守门的小宫女见皇上来了,赶忙下跪行礼。。。。。

“皇后还未睡下?”炎墨看着渊琉璃房里还透着烛光,淡淡的开口。

“皇后她。。。她。。。!”小宫女神色有些慌张,说话还语无伦次,炎墨心里一惊,莫非有事?一掌推开门,一股浓烈刺鼻的酒味袭来,眼前,渊琉璃正坐在桌旁,双手抱着一坛酒往喉咙里面灌,脚下,还有一罐打翻的空坛。。。。

炎墨走近渊琉璃身旁,此时她双颊通红,双眼雾水迷离,脸上的水珠分不清是酒水还是泪水。虽然这室内比室外温暖些,但也很凉,她身上却只穿着宴席上那件薄薄的绿色舞衫。

炎墨双眉一紧,她就不知道冷吗?扫视到床榻上那件裘衣,几步抓起披在她身上,心疼搂着她纤细的身子,这是他第一次见她喝酒,也是第一次见她这么颓废,是因为欧阳辰吗?想到这,放在她肩上的手不自觉的收紧。。。。

渊琉璃突然感觉到一股温暖包围着自己,缓缓抬头,却看见凌皓冷冷的望着自己,她看见他笑了,笑得那么邪恶,那么恐怖,只见她愤恨的喊了一声:“凌皓!”紧接着用力的推开了炎墨的身躯,往床榻跑去,从枕头下拿出了几根银针,射向炎墨,可惜视线模糊不清,射偏了。。。再次抽出几根银针,正想射击,却被炎墨闪身夺过,扣住手腕禁锢在怀里。。。。。。

“你放开我,你又想来杀我吗?这次,我绝对不会再手下留情了!”渊琉璃发疯似的针扎着,对对炎墨是又打又咬。。。

炎墨有些吃惊的看着这一切,她还会用暗器?而且,她似乎把自己当成了凌皓,还说凌皓要杀她,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炎墨定了定神,双手抓住渊琉璃的双肩,眼睛幽幽的看着渊琉璃,嘴里飘出坚毅的声线:“璃儿你看着朕,朕不是凌皓!”

听到炎墨的声音,渊琉璃慢慢冷静了下来,眼前,炎墨的脸越来越清晰,真的是炎墨,泪水再次模糊了她的视线,她轻轻的唤了一声:“墨!”然后扑进炎墨怀里痛哭。。。。

那一声“墨”,触动了炎墨心里最柔软的地方,伸手轻轻的拍着她的后背,动作很温柔很温柔,此时的她,看上去那么脆弱,就像一个的陶瓷娃娃,仿佛一不小心,她就会碎掉一般。。。。。

冷烈说她出了御徳殿后情绪就一直不稳定,现在又在这借酒消愁。为何她见了欧阳辰后会性情大变?据了解她与欧阳辰事先并不认识,她嘴里说的凌皓到底是谁?为何要杀她?她到底都经历过什么?现在的她,浑身上下都是谜,他一定要解开这些谜。。。。

片刻后,怀里的渊琉璃不再抽泣,而是沉沉的睡着了,看着那张熟睡的脸,眉心微皱,长长的睫毛上还残留着泪珠,惹人怜爱,炎墨再次她紧了紧裘衣,抱着她轻盈的身子朝乾心宫走去。。。。。。。

……本章完结,下一章“:你不是璃儿”↓↓↓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