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罂粟殇:冷宫的弃后 [目录] > 第29章::你不是璃儿

《罂粟殇:冷宫的弃后》

第29章:你不是璃儿

黑泡沫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离开轩辕律与欧阳辰的视线后,渊琉璃旋转离开了炎墨的怀抱,欠身低眉轻道:“皇上,戏演完了,臣妾先回碧涵宫了!”

炎墨手心紧握,演戏?她竟然认为朕是在演戏?双眸闪着寒光,薄唇微张:“知道就好!”说完拂袖转身,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渊琉璃凝望着炎墨远去的背影,渊琉璃有些失神,方才无意中感觉到他的愤怒,难道这又是自己的错觉吗?她微卷的睫毛缀着迷离,青丝在风中摇曳。。。

碧涵宫内

“悦儿,你进宫一直都呆在璃儿身边吗?”渊敬坐在椅子上正色询问着。

“回老爷,悦儿一直都跟小姐在一起!”悦儿跪在地上,恭敬的回答。

“那你有没发现璃儿有何异样?”渊敬继续问。

“两月前,小姐因伤害茹嫔被皇上鞭罚后晕了过去,小姐醒后说很多事情不记得,性子也变了很多,而且,突然懂很多东西,那些东西都是小姐曾经都不会的!”悦儿如实的回答者渊敬的问题,显得有些紧张,她不知道老爷为何突然这么严肃。。。

渊琉璃站在门口,依稀听到他们的一些话,心想看来是要摊牌了。她上前轻轻扶起跪在地上的悦儿:“我有要事要同爹爹说,你先出去吧,没我的吩咐,不许任何人进来!”

悦儿担忧的看了一眼渊琉璃,乖巧的点点头:“嗯,老爷,小姐,悦儿先告退!”

桌上的碧绿玉杯还冒着淡淡的青烟,四周死寂,此时的渊敬用着一种异样的目光看着她,让她浑身不自在,两人这么僵持了片刻后,渊敬先开口了:“你不是璃儿!”这语气不是质问,而是肯定。。。

渊琉璃转身背对着渊敬:“可以说是,也可以说不是!”若可以,她真的不愿告诉渊敬这个残忍的事实,但现在若不说,恐怕事情会变得很复杂。。。

“你什么意思?”渊敬的背脊有些发凉,那种不好的预感再次幽然而生。。。

转身幽幽的看着渊敬:“丞相可曾听过借尸还魂之说?”

渊敬嗖的从椅子上站起,眼睛死死的盯着渊琉璃,眼里满是不可置信。。。

渊敬的反应完全在她的意料之中,忽视掉他的眼神,继续淡淡的开口:“其实,渊琉璃早在两月前,就已经死了,我是来自另一个时空的一缕孤魂,或许是上天眷顾,给了我一次重生,等我醒来,竟发现附在了她身上,替她活了下来。。。。”渊琉璃微卷的睫毛上下微扫,美丽的双眸些许凄凉,真的是上天眷顾吗?其实,连她自己都说不清这是福是祸。。。。

渊敬听完渊琉璃的话,顿时热泪盈眶:“璃儿终究还是走上了那条不归路,若当初老夫坚持反对的话,她也不会冤死深宫!”

看着渊敬满脸沧桑,拂袖痛苦,渊琉璃心中满是不忍,上前扶着他坐回椅子上,曲膝跪在渊敬面前:“逝者已矣,请节哀吧!在那个世界,我从小就是孤儿,一直渴望有亲人,来到这个世界唯一让我欣慰的就是有您这样关心女儿的爹爹与悦儿。虽然我清楚您疼爱的是真正的渊琉璃,但若您不嫌弃,请允许我代替渊琉璃向您尽孝。。。”

渊敬眼底满是感动与心疼,连忙扶起她,静静的看了片刻后说:“也罢,这都是璃儿自己的命,也许一切都是天意,难得你这么乖巧懂事,是老天眷顾老夫,才派你来继续延续璃儿的生命。”说完抹了抹眼泪,突然想起什么,连忙正色:“今下朝后,皇上把我叫到御书房询问了你的事,想必皇上也开始怀疑了!”

“那爹爹您有说什么吗?”渊琉璃担忧起来。。

见渊琉璃惊住,渊敬连忙微笑着解释:“没有,我当时虽怀疑你不是璃儿,但无证据,只说是你进宫学了宫规变得成熟了,后来皇上也没再问什么,便让我离开了!”

渊琉璃放心的舒了口气:“恩,这样便好,对了爹爹,关于柳太师那边,爹爹有何进展?”

“这一月,我相继派了不少人去打探,但都无人生还,这越是证明了事有蹊跷,至于皇上那边,暂时还未有动静,我有些担心啊!”他确实很担忧,若皇上真不知道柳太师与辕国暗地勾结,那后果会越演越烈。。。

看出渊敬的担忧,渊琉璃只是倒了杯茶递于他手中,淡淡的说:“爹爹不必担心,皇上能在短短几年将炎国发展至鼎盛,想必思维过人,爹爹能察觉的事,皇上定能察觉,也许,他也是在等时机呢?璃儿倒是担心爹爹,您的处境现在很危险,璃儿希望您先别插手这件事,还是那句话,若可以,璃儿请爹爹找机会辞官!”

渊敬只是慈眉的朝渊琉璃笑了笑:“好了璃儿,这事为父自有分寸,我也先回府了。。。”说完便离开了碧涵宫,他无法答应璃儿的要求,他是两朝元老,如何能至国家与不顾,而且,虽然皇后贵妃是可以破例在寝宫接见直系亲属,但这毕竟是后宫,不宜久留。。。。。

渊敬走后,渊琉璃的心一直悬挂着,她很担心,上次他说万不得已时,哪怕无证据,也会向炎墨直谏,若他真这样做,恐怕他的处境会更危险,她一定要想办法帮他。。。。

……本章完结,下一章“:饯行”↓↓↓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