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罂粟殇:冷宫的弃后 [目录] > 第4章::原来如此

《罂粟殇:冷宫的弃后》

第4章:原来如此

黑泡沫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讲到这儿,悦儿又默默地落了几行眼泪。

渊琉璃的母亲很善良,还是个绝色美人,可惜红颜薄命,没两年便因病去世了。临终前把悦儿叫到自己的身边,特地嘱咐她,要好好照顾小姐,从那一刻起,悦儿就发誓,要一辈子照顾好小姐,报答夫人的恩情。。。。

听到这里,莫萱儿的眼睛也湿润了,她羡慕渊琉璃,有这么爱自己的母亲,临危之际还担心她。母爱对自己来说是多么的奢侈,回想起妈妈头也不回的背影,眼泪滴落在血迹斑斑的白衫上,晕染开来。莫萱儿擦了擦眼泪,清了清嗓子,继续问道:“那我是为什么进冷宫?皇帝讨厌我为什么还要娶我?我身上的伤又是怎么回事?”

悦儿倒抽了一口气,胆怯着继续说道。。。。

渊丞相很爱渊夫人,渊夫人去世后,再无续弦,所以只有渊琉璃这么宝贝女儿,自然万般疼爱,久了以后,渊琉璃的性子变得骄横无礼,无半点大家闺秀风范,这点整个炎国的人都有所耳闻。

一年前见有幸见过二十四岁的炎墨之后,渊琉璃就爱上了这位冷酷俊美的君王,其实丞相是舍不得女儿嫁入宫中的,本来皇帝就看自己不顺眼。而且,一入宫门深似海,可是渊琉璃以生命相威胁,死活要嫁给他,最后不得不答应,后来凭借自己朝中的势力,硬是把她送进了那座高墙内,本以为有皇后之位,皇上会善待她,可渊敬怎么也没想到大婚当晚,她就被打进冷宫。如果现在让他知道女儿不光进了冷宫,还被这么惨,不知会是什么心情。

炎墨对渊琉璃的泼辣早有所耳闻,也知她是怎么逼丞相把她弄进宫的,心里对她更是厌恶。碍于她父亲在朝中的势力,不得不答应册封她为后,但新婚当晚,因渊琉璃与炎魔喝交杯酒时,不慎把酒倒在了炎墨身上,炎墨便愤怒的丢下她独守空房,去了茹嫔寝宫。(其实炎墨也是别有用心)

听到这儿,莫萱儿不禁可怜起渊琉璃,皇后又怎样,与她大婚当日去临幸别的女人,那是女人莫大的耻辱,更何况是一国之母。

茹嫔,半年前进宫,郭尚书之女,生得妖娆抚媚,一直深得皇上宠爱。渊琉璃身上的伤也拜她所赐。原来朝中的势力早分为两派,渊丞相一派,太师柳万荣一派,茹嫔的父亲郭尚书跟柳太师是一路,当然不希望渊琉璃当皇后。这表面是宫廷女人争宠,其实也是朝廷中争夺势力的战争。

渊琉璃第二天知道大婚当晚皇上去了茹嫔宫中,当然气不过,便仗着自己皇后的身份去找茬,但却只带着贴身丫鬟悦儿去找茹嫔,可渊琉璃这个只知道耍泼的笨女人,哪里是茹嫔的对手,反被算计。见一群侍卫经过,不懂水性的她跳进水池中,身边的丫鬟也配合着大喊救命,一并污蔑渊琉璃。

炎墨因早朝的事情正恼怒,下朝就听到这个消息,心想这个女人才第一天就不安分,更加愤怒了。

茹嫔寝宫内,看着面色惨白的茹嫔,心疼的安抚,茹嫔见机落井下石,渊琉璃被带到茹嫔的寝宫后,性子倔强的渊琉璃,没做过的事情哪里肯认,结果当天就被打了二十大板,顿时皮开肉绽,那身娇肉贵的身子哪里受得了,晕了过去。还被打入了冷宫。修养二十几天,伤才好,茹嫔得知炎墨有意去放她出冷宫,所以故意在炎墨来冷宫的那天到冷宫激怒渊琉璃,她成功了,渊琉璃对她又打又踢。“只要能让除掉这个贱人,吃点苦算什么?”这是茹嫔的想法。

炎墨到冷宫看见的就是渊琉璃暴打茹嫔这一幕,茹嫔看见了门口那抹高挑的身影,没有了刚刚的冷潮热讽,换上的是哭得梨花带雨的求饶。炎墨看到这一幕,当场扇了发疯的渊琉璃一巴掌,还命人在冷宫用鞭子打她。直到她晕了过去,炎墨只是叫人送了一瓶金疮药来,但却未传太医。还下令任何人不得接近冷宫。渊琉璃昏迷了五天,悦儿以为她的小姐这次死定了,刚刚看到她醒了,才松了口气。

事情的大概都莫萱儿都了解得差不多了,看了看这个时刻担忧自己的人儿,实在不忍心告诉她,渊琉璃已经死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圣旨”↓↓↓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