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罂粟殇:冷宫的弃后 [目录] > 第46章::悦儿回碧涵宫

《罂粟殇:冷宫的弃后》

第46章:悦儿回碧涵宫

黑泡沫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夜幕垂落,北风呼呼的吹打着碧涵宫庭院里的一草一木,张牙舞爪的树枝在黑夜中挥舞着,在昏暗的宫灯下显得更加阴森恐怖。。。。

渊琉璃披着狐裘站在长廊上张望着碧涵宫的大门,她在等悦儿,今天该是悦儿受罚满三日该回来的时候了。。。。

冬天的夜晚很冷很冷,渊琉璃对着双手哈了口热气取暖,此时素晴恭敬的将一个精致的暖手壶放在她手中:“娘娘,还是回屋等吧!”

渊琉璃轻轻的摇了摇头:“我怕悦儿等下回来见不到我!”

“怕谁见不到你?”突然,炎墨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原本他在室内批阅奏章,可发现她不像平日那样守在他身边,而且,他留意到她老是站在门口张望。。。

“啊。。。没。。没什么,皇上您的奏章都批好了吗?”她知道炎墨不喜欢悦儿,若现在告诉炎墨她这么冷的天还在门口等一个宫女,炎墨肯定会更讨厌悦儿,所以她并不想告诉炎墨。。。

“嗯,已经批完了,天这么冷怎么站在门口啊?既然没事,那就进去休息吧!”炎墨说完便伸手扶着她,而渊琉璃也只能顺从他回室内,只在心中纳闷了下,怎么他这么快就批完奏折了。。。。

~~~~~~~~~~~~~~~~~~~~~~~~~~~~~~~~~~~~~~~~~~~~~~~~~~~~~~~~~~~~~~~~~~~~~~~~~~~~~~~~~~

洗衣房

悦儿终于按照刘嬷嬷的吩咐,收完了最后一件衣服,整齐的折叠好放回指定的衣橱后,这才赶回碧涵宫。。。。

今日,为渊琉璃守门的人正式如月,见悦儿回来了,心知自己理亏,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对着悦儿点点头笑了笑。。。

悦儿并未回应,只是看向渊琉璃透着微微烛光的房间,偶尔还会传来几声嬉笑,悦儿目光黯淡的看着那扇紧闭的木门,心想,想必皇上今夜又在此歇息了吧,不对,应该是这段日子没间断过都在此过夜,可见,小姐在皇上心中的地位,而自己呢?今后能在那高高在上,孤傲冷漠的男人心中占有一席之地吗?不管怎样,她都要试试。。。。

次日,炎墨上早朝后,渊琉璃便将昨夜守门的如月叫了进来,急忙问道:“悦儿昨晚回来了吗?”

“回娘娘,已经回来了!”如月乖巧的回答。

“回来得晚吗?她现在还在休息吗?”渊琉璃又继续问道。

“悦儿回来不算很晚,等下也快起床了,娘娘,现在还早,您再睡会儿吧!”悦儿说完便给渊琉璃盖了盖被褥。

渊琉璃点点有:“嗯,那等悦儿起床后,叫她来我这儿!”

“诺!”如月说完便恭敬的退出了寝宫,继续留守门外。。。

天色微亮,碧涵宫的宫人们都陆陆续续的起床忙碌起来,当然也包括了悦儿,当悦儿路过渊琉璃寝宫门口时,如月轻声叫住了她:“悦儿,那个。。。娘娘说若你起床了就去见她。。”

“嗯,娘娘起床了吗?”悦儿并不像以前一样笑脸迎人,连说话都是冷冷的,让如月有些害怕:“还。。还没!”突然她留意到悦儿红肿的手,又带着哭腔问道:“悦儿,你。。。你的手?”

悦儿看了看自己的手,便看着如月讽刺的说道:“哦,不就是在冰水里泡了几天日夜不停的洗衣服吗?死不了。唉,你干嘛那么怕我啊,做贼心虚了?”

“你。。。你。。。”如月此时委屈得不知该说什么好,看到悦儿的手时,她真的觉得自己那天有些过分了,原本想跟悦儿和好来着,可没想到才短短几日,悦儿竟像变了一人。。

“行了,行了,等娘娘起床后,我自会来给娘娘请安的!”悦儿说完后正要离开,却从室内传来渊琉璃的声音:“谁在外面?是悦儿吗?”

听见渊琉璃在唤人,悦儿与如月一同进去,渊琉璃半撑着身子,见到悦儿,连忙招手:“悦儿,快过来!”

悦儿听话的走至床榻边,轻轻的唤了一声:“小姐!”第一次,她觉得渊琉璃那张完美无缺的容颜会那么厌恶与碍眼,不过,现在她只能继续在她身边,做好她心中乖巧的悦儿,等待柳妃的安排。。。

此时,素晴也走了进来,微俯身子:“素晴给娘娘请安!”渊琉璃点点头,意示她起身。

素晴起身后便贴心的将柔软的枕头放在渊琉璃后背,再为她细心的盖了盖被褥,又转身吩咐如月传洗漱、早膳。一切都那么熟练,看得悦儿一整郁闷。。。

“悦儿,悦儿。。。”渊琉璃的声音拉回了悦儿的思绪:“嗯?”

“在想什么呢?”渊琉璃轻笑了一下问道。。。

“没什么,就是觉得素晴把娘娘照顾得很好,悦儿很放心!”悦儿说完,便故意用那红肿的手拂了拂发鬓。按她预期的一样,渊琉璃果然睁大了眼睛,一脸诧异与心疼。。。

渊琉璃将悦儿拉至床榻坐下,拖着悦儿红肿的双手,顿时红了眼眶硬咽的开口:“悦儿,怎么会这样?”

“没。。没什么。。。!”悦儿假意将手抽回,一脸不想让人担心的样子,其实心中在想,渊琉璃,你现在装什么好人,还不是你罚我去洗衣房的。若不是你,刘嬷嬷也不会这么针对我。。。

“悦儿,对不起,对不起,我不该罚你去洗衣房的,都怪我。。。”渊琉璃说着,眼泪便大颗大颗的往下掉。。。

此时,一旁的素晴担心她的情绪,便开口劝慰:“娘娘,哭对皇子不好,你别难过了,奴婢这就去给悦儿拿上好的药膏,涂抹后很快就没事了!”

见素晴先开口劝慰,悦儿也不想落后于人,一边轻轻为渊琉璃拂泪,一边柔声劝慰:“是啊,小姐,悦儿不疼,您别自责了,这次确实是悦儿犯了错,您不罚悦儿肯定不能服众的,悦儿明白的,别哭了。。。”其实她却觉得渊琉璃很烦,心想不要被她的假象给骗了。。。

“嗯!”渊琉璃止住哭声,朝素晴点点头:“那你快去吧!”

“诺!”素晴得到应许后,恭敬的退出了寝宫,留下二人。。。

“悦儿,那天不管怎么样,你打人就是不对,若不罚你,定不能堵住悠悠之口,希望你别怪我!”渊琉璃捧着悦儿的手心疼的说道。

听完渊琉璃的话,悦儿心中有些愤怒,心想若如月不出口伤人,她怎么会失控打她?你都不听我解释,就直接相信如月的话将我罚去洗衣房,不怪你怪谁?压制住心中的怒意,露出一个单纯的笑脸:“好啦,悦儿明白的!”

看到悦儿那种久违的笑容,渊琉璃也笑了,只不过隐约觉得那笑容里面少了点什么,又多了点什么。。。。只是到后来她才明白,可惜一切都晚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再入御膳房2”↓↓↓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