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罂粟殇:冷宫的弃后 [目录] > 第89章::游船2

《罂粟殇:冷宫的弃后》

第89章:游船2

黑泡沫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珍儿是莫萱儿的贴身丫鬟,两年前父母因一场大火双双去世,,她在街头卖身葬父母时,莫萱儿见她身世可怜,又想起了被火烧死的奶奶跟杏儿便买下了她。为报答莫萱儿的恩情,两年来一直是尽心服侍莫萱儿,由于这丫头做事谨慎灵巧,也深得莫萱儿赞许,但也刻意的保持了距离,因为她怕,怕有了深厚的感情后再次失去。在活泼灵巧的珍儿身上偶尔能看到悦儿的影子,这让她的心会隐隐作痛。所以也又总是情不自禁的对珍儿好。

莫萱儿颔首一笑,便坐回船中接过珍儿递来的琵琶想了想说道:“那我就弹唱一首多年未唱《相思垢》吧!”

莫萱儿调了调琴弦,玉指便轻轻抚动,悦儿的琵琶声悠悠的从船中飘出,回荡在清河上,悠远流长。。。她轻启朱唇,绝美的声音划破湖面,漂浮在空中,吸引着河边的人聚集着,别的游船也纷纷围了过来,畏于首富夜公子也在船头,游船也保持着一定距离围靠着,乖巧的珍儿见势也将面纱给莫萱儿带上。

~~~~~~~~~~~~~~~~~~~~~~~~~~~~~~~~~~~~~~~~~~~~~~~~~~~~~~

元夜琴鼓奏花街灯如昼

欢歌笑语飘上船头

被你牵过的手揽不住永久

雨过方知绿肥红瘦

欲除相思垢泪浣春袖

船家只道是离人愁

你送我的红豆原来会腐朽

可惜从没人告诉我

寒江陪烟火月伴星如昨

可你怎么独留我一个人过

若你想起我

不必抱愧当时承诺太重,聚散无常怨谁错

~~~~~~~~~~~~~~~~~~~~~~~~~~~~~~~~~~~~~~~~~~~~~~~~~~~~~~~~~

船头之上,夜子寒负手而立正闭目凝听着,墨发玉冠挽起,白衣胜雪,微风习习中随风摆动着,船内轻纱芙蓉帐下,隐约能看见一绿衣女子轻抚琵琶,面纱虽遮住了她的容颜,但她浑身散发的气质与船头上的温雅的白衣男子相应着,美若画卷。人们听得如痴如醉,看得如痴如醉,要知道,要听到远近闻名的萱儿姑娘奏乐是件多么奢侈的事情,据说每年只有在琼花节上,萱儿姑娘才会在雕花楼献奏一曲而已。都暗自庆幸今日乃是大饱耳福了。。。。

一曲终尽后,人们意犹未尽的等了片刻,想着兴许还能再听上一曲,见船内之人并无继续之意,这才各自散去。而莫萱儿只是抱着琵琶幽幽的望着上空的明月。唱起这首歌时,她想起了炎逸尘,这首歌少了炎逸尘的笛声配合,就总少了些什么,不知他现在可好?

由于想得太过入神,以至夜子寒来到她身边时她都未发现。当夜子寒冰凉的手指因帮她解面纱而触碰到她的脸颊时,她才回过神。

“你没事吧!”夜子寒温柔的问道,可莫萱儿只是轻轻的摇了摇头淡淡的微笑着。夜子寒明白她还是不想说,那他也不会问。只是她总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让他心有不忍。他只能暗想:“萱儿,到底什么时候你才能对我敞开心扉,让我为你分担一些忧愁呢?”

……本章完结,下一章“:雕花楼用膳1”↓↓↓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