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禁忌虐恋:寐上狼性少爷 [目录] > 第81章: 不知该恨亦或是该怨

《禁忌虐恋:寐上狼性少爷》

第81章 不知该恨亦或是该怨

凉宸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淋了一身的雨,彷徨的不知该往哪里去,即便事过境迁,那爱仍旧历历在目。付出了那么多,从来没有想过失去的感受,无论她如何做,深深刻入骨血的爱还是会随着缓流的血液一次次淌过心田。

“嗯……”洛轻轻轻失声,不经意果刀划破指尖,鲜血渐渐步入甘香的苹果,一点点的渗透融化了。这点点滴滴都是他用生命换来的,都是他付诸了血的代价。

洛轻如今已经成为了一个单身妈妈,为了宝贝儿,她认真的工作,已经不再是被楚霁枫捧在掌心,连一点小事也要吃醋纠缠的小女人了。

今晚的酒吧似乎特别热闹,还未到十点已经快满堂了,人流穿梭络绎不绝,包房内隐约传出音乐五花八门,混杂的声音满挤的人群,洛轻忙碌在其中。

“洛轻,七号房要的酒水怎么还没送过去?”Peter管着吧台,忙碌中仍旧不忘督促。

“一会儿就去。”她也没闲着啊,不过今晚实在太乱了。Peter不是坏人,就是有点小气,能省则省,不过多次裁员他始终是留下了洛轻。

“洛轻。”Lily正巧路过,随口唤住她,她和洛轻一起工作关系算是不错,不禁好心提点,凑近咧嘴道“七号房的色伯伯,进去小心——我见过他几次,脾气不好人又寒酸——”

“啊!我一会儿还要去接宝宝呢,你别吓我……”洛轻哀声向她救助,商量道“我今天请了四个小时假,12点就下工了。不然,你帮我送进去吧……”让她安全渡过这两个小时。

“你们俩个还从那闲聊,也不看看都忙成什么样了!”Peter凶巴巴的喝斥道“Lily,客人要红酒呢,都催了四次五次了,快点去——”

“我帮不了你了,自己小心吧。”她闻之耸耸肩,趁机溜掉了。

真不讲义气!她单亲家庭也没点照顾,还说好姐妹呢。

端着酒盘进房,一个个穿金戴银果然都是大老板,身旁还有小姐作陪,不过她见怪不怪了。霁枫当初如日中天,也没见武立杰、杨勋奇他们他们如此装扮招摇。洛轻欺身,将酒水一一摆上桌台,暂时没有人留意到她,她只要做好本分就可以了。

起身间,手腕突然被人握住,想必就是Lily说的那个色伯伯,真衰!洛轻勉强笑道“您还需要点什么?我们近期新推出的果品不错,都是当日新鲜的,啊……”

她不禁失声,跌进他怀里,倒霉人!他色迷迷的笑,显然已经露出几分醉意,乐道“小妹妹多大了,坐下一起玩会儿,我跟你们老板说——”

“不行啊,今晚外面太忙了——”洛轻惊声吸了口气,说话间他已经伸手摸了过来。太过分了!虽然在这工作,可她一直被Peter他们有意关照,这种状况少之又少。洛轻抗拒,他索性扯开洛轻衣襟当众压了过来。

“啊!”洛轻仰身倒向沙发,不过作陪的小姐有一两个面熟的,随即过来劝阻。

“江老板,她小姑娘只送酒水,不做别的——”可那女人没拉住,被他骂声挥开。洛轻挣扎越烈,或许是不小心弄痛到他了。男人恼怒,扬手一巴掌打了过来“TMD不识抬举——”

洛轻无缘无故挨个嘴巴,有些错讹,捂着脸对视他。

“嗳!你怎么打人啊。”一旁小姐看不过眼,先开口不满了。江似乎喝过了,闻之起身,上去一把劈头盖脸的打了过去。她这下挨的挺重,房内随即吵嚷开来,主要是小姐和客人闹了起来。不久Peter就带着领班进来了,还是妈咪会做事三言两语先安抚了客人。

Lily见状悄悄将洛轻扶了起来,姓江的还在找洛轻,她没办法只能暂先同洛轻换下房间。她将酒盘塞给洛轻,道“你没事吧,去送我那房吧,那里客人还不错,这里你别管了,让他们处理了……”

洛轻闷声缓了口气,这种借酒发飚的男人真让人讨厌,不过既然在这工作,如此一类尚无大碍的委屈就要忍。衣领适才好像被他扯掉一个扣子,洛轻稍整了整衣装应该还好。

洛轻推门——

男人抬眼轻笑,眸光对视的瞬间。他怔住了,洛轻也一样。自然还有一旁惊愕的梁影歆。

“原来阮先生来过这里,我还想做做东道,想必已经有安排内容了,哈——”那男人犹未察觉,径自说笑。

竟然会是他!恨,怨,但却无能为力,洛轻不假思索转身离去。

“——!”他跟着起身,那一刻的心痛,不知那是否还在犹豫。

“阮先生——”

“没什么,遇到一个朋友!”他简单的交代,目光一直紧紧相随,随即夺门跟了上来。他追在后面,唤她“洛轻,洛轻,洛轻——”

听不到!听不到!洛轻加紧脚在昏暗的走廊间越加急切。

“你给我站住!”阮天南上前,一把扯住洛轻手臂“你聋了?哑了?不认得我了!”

“天南,你别这样——”赶上来的梁影歆急忙劝阻。

“闭嘴!这里没有你说话的份——”阮天南伤人道。

梁影歆闭眸,心脏紧紧抽疼。

“你放手,放手……”洛轻念叨,甩着他的牵制,不愿对视他深邃的目光,可怎么都挣脱不开,不禁扬声恨道“你放手!”

她反映太激烈了,猛然将他甩开拔腿就跑。可洛轻最终还是被他在后巷捉住,她喘息着,被他牢牢的定身按上墙壁。

“你干什么,干什么总是追着我——”

“你为什么要跑!为什么避开我!”他问她,深深的望着她。

“我没死,让你失望了?”洛轻失声冷笑道“斩草未除根,让你心愿未了——”

“你,你知道不是这样的……”他扣着洛轻肩头的手不由得渐渐收紧,那丝丝疼痛让洛轻想起了霁枫,想起了她的爱,她们分离的那刻是多么的迫不得已。

不过她要咽下所有的哽咽,即便眼泪她也只为一个男人而流,也只有他才有资格看到她的脆弱。

“你……”他叹息,轻轻抚上她脸旁的伤,无力的笑了笑“你真是我的地狱……”

……本章完结,下一章“ 冤家路窄”↓↓↓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