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十里红莲仙上仙 [目录] > 第65章:六二回 你是我醉声里的不舍(二)

《十里红莲仙上仙》

第65章六二回 你是我醉声里的不舍(二)

花姽婳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雪殁千涯,秋水穿罢,三生喑哑,只结一世如痂.

月上中空,白雾茫茫,泉水叮咚,晚风轻佛,安静祥和。

酒桌上,推杯换盏,几个人谈笑风生,畅所欲言,酒杯交叠,不知喝了几蛊,不知痴醉了几回。

明明灭灭里,似还能看见彼此笑靥的脸庞,依稀还可听见众人朗朗畅快的笑声。

龙姒裹头脑微醺,软软的趴在桌上摸摸自己的脑袋。手边有一下没一下的撩拨酒杯,嘴里还哼唱着不知名的小调,众人看她痴醉,也不搭理她。

她复又抬首,深蓝色的天空里悬着无数半明半昧的星。仿佛见证了天上人间数以万年的风花雪月的印容。

她浅浅笑开,眼神随意一瞄,便见身边的人与她相视,他眸中流氲的光芒让她无端有些痴恋,他清浅的笑,迷糊了她仅剩的所有感官。

乱了分寸的心动。

半醉半醒间,她突然伸手去抚他眉目鬓发,下意识的笑叹,“醉生梦死,如花美眷,似水流年……”

下一刻,她分明感觉到对方明显的一怔,她一阵好笑。歪着脸,收回了手执了杯酒,似有些看破,对着明月,一饮而尽。

她即便醉了,也不愿看见,他怀里依偎着别人。

一个,风花雪月的人。

突然,有一只手扣住了她的手腕,她不解,转头看他。

“喝多了伤身。”

永远无法忘却那句比愁更愁的浅语,却溺毙了她的心,却怎该,不恨囹圄禁扉心。

雪殁千涯,秋水穿罢,三生喑哑,只结一世如痂.

骤然间,脑海里一道白光闪过,不断有人用低沉的声音一再重复,不停的低语梵唱,庄严而厚重,一遍复一遍……

神志恍然陷入从未有过的情绪中。

是谁?

是谁在咏颂?

为什么我不感觉陌生,却是从未有过的熟稔。

手间一紧,她转身,对上一双略微担忧的眼眸。

那刻入骨血的眼眸。

白衣睡千花折箫信拂化,轻卷帘笳,眼瑟倦如画。

揉了揉鼻子,她眨眨眼睛,咧着嘴对他笑。

风过,撩起她颊边的发丝,朦朦月光下泛着幽然的紫色,夹着的淡淡的龙香,佛过他的脸。

心间一窒,有种情绪莫名的在叫嚣,他微微有些怔忡。

又感觉怀中之人微动,他低头,琼光以从他怀中起身,笑着看他。

这是第一次,她挨着他时,他没有拒绝。

她又看向四处,瞧几人都有些醉意,各个垂着脑袋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阿裹……”她伸手摇了摇龙姒裹的肩,见她背着他们趴在桌上,怕真睡去了。

良久,才见她动了动,小脸微红,朝她笑了笑。

龙二调侃,“还说什么西海霸王龙,喝几尰酒就让你趴下了。传出去笑死人。”

她撇了撇嘴,“本龙是在休息!你懂不懂。”

“醉了就是醉了,谁告诉你小孩子能说谎话的!”

“就你!我三岁模样时你就叫我说谎话!”

半斤八两的,还好意思说。

“我教你什么了!最后闯祸了,还不是把黑锅往我头上扣。”

“那也是你教的!你教我闯了祸就跑!拉上几个垫背是几个!”

“丫的!你就不知道学好的!”

“你这是上梁不正下梁歪!”一包子丢过去。

“我可不像你,琴棋书画没一个会的。”

“谁说我不会!你这只干瘪旱鸭子!”一团子砸过去!转身吼道,

“梦洄,给本公主上琴!我要弹琴!”

……本章完结,下一章“六十三回 你是我醉声里的不舍(三)”↓↓↓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