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我的夫君是哪位(免费全本) [目录] > 第33章:风云乍起

《我的夫君是哪位(免费全本)》

第33章风云乍起

雪逍遥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那你就长话短说!”云樱不再挣扎,无奈的趴覆在君御染的胸口上,并小心的将身体的重量避过他受伤的肩头。

君御染满意的勾起唇角,沉声道:“百合…她是我的皇妹…”这事不能再继续瞒下去了,不然即使宋千逸不告诉她,她迟早也会自己察觉出来,不管她以哪种方式知道都不如他自己先坦然的以诚相告效果好…

云樱静静的看着他近在咫尺的俊美容颜,脸上没有一丝波澜,淡淡的轻启朱唇道:“所以,你是大理那个神秘的太子萧御染,而萧百合就是潜伏在寻王府的卧底喽?”

她的波澜不惊却让萧御染(自此开始称为萧御染)有些意外…他慢慢拧紧了眉头,可唇角依然保持着好看的弧度,“你多少也该表现出来点意外或者是震惊啊,这样我才会有些成就感,难道你早就知道了?”

云樱兴致盎然的挑挑眉梢,“你瞒的很好,我也是刚刚听你说了才知道…”他确实瞒的很好,她不感到意外是因为早就从他身上那不时表露出来的贵气中,猜到了他的真实身份定然是非富即贵,但尊贵到这样的程度,却是她没有猜到的…

“那你也不生气我的故意隐瞒吗?”萧御染语气充满希翼的问道。

云樱娇美的唇畔流淌出一个会心的微笑,“你是什么样的身份都跟我没有关系,因为自始至终你都没有伤害过我…不是吗?”

萧御染半眯着好看的丹凤眼,眼神悠远的盯着她,她的善解人意着实让他欣喜,可她竟然说不在乎他的身份是因为跟她没有关系!没有关系吗?好!他会让他们有关系的…

“喂!”云樱在他眼前挥挥手,“你又在酝酿什么算计人的诡计呢?”

收起心神的萧御染浅笑道:“呵呵,你不也说过了吗,我从没害过你,又怎么会是在算计什么诡计呢?”

“好了,说正事吧,你所谓的那条'十分有价值的消息'到底是什么?”趁他稍微放松的空当,云樱稍稍坐直了身体。

“你不认为我刚才说过的关于我身份的那件事,就是那条'十分有价值的消息'吗?”他妖娆的狐狸眼中闪动着促狭。

云樱甩他一记白眼,“你少忽悠我!这件事你今日不说,千也会说的。”

没想到他算来算去都没有算过她如此聪慧睿智的七巧玲珑心,他眼底的赞赏昭然若揭,唇边的笑痕更加明显,“谣言止于智者,看来京都的那些人都将你这个小魔女看走眼了…”

“少在这阿臾奉承的给我灌迷汤!快说正事!”她拽过椅子背上沾湿了的锦帕敷在他的额头上。

萧御染悻悻的摸摸鼻子,清一下喉咙,正色道:“想必你也发现了我身上中的毒也是和宋寻逸的一样…”

他一提到宋寻逸,云樱就黯然神伤的垂下眼帘…

萧御染察觉到了她的失神,握紧了她莹白的纤手,“樱樱?”

“嗯?嗯,你继续说吧!”恍然回神的云樱眼底依然是令人心疼的幽暗。

萧御染轻叹一声,徐徐的开口道:“这种毒是来自外疆的绝命散,我是四年前被父皇宫中的一位德贵妃下的毒,而这位德贵妃正是来自外疆…”

他的话终于引起了云樱的正视,她半眯着波光潋滟的水眸,接话道:“所以,你怀疑苍澜的贤妃和大理的德贵妃有关系?可这跟我没有关系啊,这不是我该所关心的事情…”

“跟你没关系吗?你知不知道你爹的军队中有奸细?”

“虽然我还不知道那个奸细是谁,但从我爹他们缕缕中敌军的诡计来看,又怎么会猜不到这军中有奸细呢!”云樱的眉宇间聚集着清冽的寒意。

“关键是那个奸细的幕后主使,就是…苍澜的贤妃!”萧御染语气清淡的抛出一个重磅炸弹。

蓦然,云樱惊愕的看向萧御染,“贤妃?!可…可她为何要陷害我爹?就是因为不喜欢我?”应该不至于是这个原因吧,倏然,她的脑海中出现了一个画面,当时是在青山寺,贤妃找到她,并对她说,'你的将军爹说他只效忠于皇上!'

她惊异的脱口而出道:“莫不是因为我爹不肯为她所用?”

萧御染赞赏的点点头道:“刚正不阿的楚将军当然是她成就野心的绊脚石了!”

“可这些又跟你的中毒有什么关系?”云樱脑中百转千回,可还是想不明白。

“你知道贤妃的真实身份是什么吗?”萧御染的唇角勾起一个幽冷的笑痕。

云樱摇摇头,“不知道…”

“她是前外疆君王的女儿,现任外疆城主的妹妹…”萧御染不紧不慢的说道。

云樱惊呼一声,“什么?那她岂不是原来的外疆公主?”她可是听说过,十一年前她爹楚鸿鸣亲自率军攻下了一直为非做乱、不甘平静的外疆,自此投降了的外疆便成了苍澜附属的一个城。

“这些原本是跟我和大理都没有任何的关系,但关键就在于外疆的野心并不仅仅是脱离苍澜重新复国那么简单,他们想要的是整个天下!”萧御染微眯着的丹凤眼蕴藏着惊涛骇浪般的冰寒。

沉思片刻后,云樱嘲讽的勾起唇角,徐徐的分析道:“以外疆一个小小的亡国奴的境况来看,他们也深知以一己之力是绝对不可能实现那个野心的,所以,他们便与西贡相互勾结、狼狈为奸!这厢西贡屡犯苍澜边境,那厢贤妃与大理的德贵妃便暗厢操作,一个是心机深沉的要将自己的儿子推上皇位;一个是心肠歹毒的谋害储君!”

她敏捷的思维和如此审时度势的从容,让人眼前一亮,萧御染半眯丹凤眼打量她,“你真的是楚云樱吗?”

云樱有点心虚的瞪他一眼,“废话!如假包换,说正事…”她清咳一声继续问道:“既然如此,千…他知道这些诡异而复杂的事情吗?他可从未跟我提及过…”

还未等萧御染回答,一道淡润的声音便如山谷的清泉般,蓦然回荡在她耳边,“我不对你说是因为我不希望把你卷进这些尔虞我诈的阴谋当中,我只是想让你无忧无虑、快快乐乐的生活…”

“千…”坐在床沿的云樱飞身而起,扑向宋千逸…

宋千逸眼疾手快的伸出双臂,接住她娇小的身子,宠溺的捏捏她的鼻尖,“小心些…”然后示意身后的军医给床塌上的萧御染诊病。

萧御染瞪着亲昵的两人,妖娆的眼底蒙上一丝难以察觉的失落,他别扭的转过头,闭上眼不再言语。

军医为萧御染探了脉,又开了药方后,便恭谨的对宋千逸和云樱施礼后离开了,萧百合依然识趣的拿着药方去煎药。

军帐里又只剩下了他们三人,宋千逸在椅子上坐下,毫不避讳的将云樱拉坐在他的腿上,“既然你已经知道了,索性我们就同舟共济吧!”说罢,便从怀里取出一封密信交给她。

云樱狐疑的看一眼面色平静眼底却深邃的宋千逸,然后接过他手中的密信。看完后,她诧异的盯着宋千逸高雅脱尘的脸,“你和宋曦俊不是政敌!而是盟友?”这信分明就是宋曦俊传来的,可上面的内容却不是针锋相对的话,而是告知他京都及朝堂动态的话。

……本章完结,下一章“无价之宝”↓↓↓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