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绝恋大清 [目录] > 第1章:欢度年宴

《绝恋大清》

第1章欢度年宴

江南清秋月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大家吃的不亦乐乎,都是不会喝酒的人,埋头大吃,一会儿就撑着了。于是收去碗筷,一起坐在温坑上聊天。小李子是个急性子,催问我准备的节目何时开演。灵香听着我们嘀咕的话,一脸期待。

看大家兴致勃勃,满怀期望,摆着两掌,蹦跳着至舞台。拿了根甘蔗做话筒,清了清嗓子道:“大家晚上好!在这个除旧迎新的夜晚,让我们点燃久违的激情,尽情地唱响康熙三十九年,我宣布春节联欢晚会现在开始。第一个节目:口技,喜鹊报喜,表演者小李子。”

这是我们原来商量出来的节目,只有灵香不知。大家边叫嚷着边鼓掌,小李子羞怯站到台上,渐入佳境。果然不负众望,鸟鸣声惟妙惟肖。他的才华是我偶尔间发现的,有次小李子用口技在院中引鸟,声音逼真,引得几只鸟儿围着院子转圈。

小李子表演完后,灵香兴奋得催问下一个节目。第二节目是小萍的徽剧选段,这时的京剧还未形成,天下戏曲是一家,还能听懂其中的情节。曲调委婉,声音柔和,还真有几分京剧韵味。

“容月,下一个该你了吧?”小萍对着大家的赞声,两颊通红,一回坐就把我推了出去。

“好啊,一句话的事。”大踏步至对面边拍手边唱起了小时候的儿歌:“新年好呀!新年好呀!祝贺大家新年好!我们唱歌我们跳舞,祝贺大家新年好!”

把灵香和小萍他们都拉过来,围成一圈,边唱边跳起来。果然人多力量大,歌声嘹亮。

来了兴致,现代的各种生活经历都搬了出来,教他们跳起了三步。我与灵香先做试范,小萍、小顺子和小李子打节拍。其实古人还是挺聪明的,带了几回就领会了。小顺子小李子看着脚痒痒,也在一旁练习起来。

忘乎所以,连门被推开了未曾发觉。还是小萍眼尖:“给四爷,十三爷请安,两位爷吉祥!”

一语惊醒,只见四阿哥与十三面色红润,一股酒气也紧随而来。一脸惊讶地打量着我们,不惊才怪,他们哪见过如此玩疯的奴才。

“十三弟这就是你假醉回来的目的吧!”四阿哥淡淡一笑,与十三说道,可他的眼神停留在我身上,我尴尬地往灵香身后撤了撤。

“四哥,我不知情,谢四哥送我回来,四哥还回吗?”十三侧头笑嘻嘻地询问道。

“不回了,今儿要看看这丫头还有何法宝?”两位盘坐至坑上,十三抬了抬手,示意继续。我无可奈何地耸耸肩,小萍他们都僵在原地,向我抛来求救的眼神。

十三和四阿哥单手倚在坑上的小桌上,十三这个小关公还嚷着要酒,敢情是个不倒翁。看我们一下子静了,两位都不耐烦了。四阿哥喝了口茶,玩着杯盖,冷声道:“怎的,不许爷瞧瞧!”

见推托不了,其他几个又不敢吱声。我上前道:“四爷、十三爷,原本想大过年的,大家找个乐子。只是我们原就订好规矩,每人都表演一个节目。如果只看不演,就得出银子买乐,请问两位爷,买乐呢还是表演?”

四阿哥玩味似的看着我,深黑的眸子发出的信息,让我不知所措。

“什么?容月这可是爷的地盘,尽要爷出钱?”十三抢先开口。

“你说,要多少银子?”四阿哥不耐烦地问道。

心想怕他作甚,他怎么说也是个人,又不是魔鬼,于是笑回道:“回四爷,五十两,您来得早还给打的折,要是等会儿还有人来,可就是一百两了。”

“成……成,你这丫头竟敲爷的竹杠。”他竟微笑着掏出了银子,十三惊奇地盯着四阿哥,久久未回过神。

接过五十两银子,于是把前面的又演了一边。第三个改成了大合唱,大合跳,十三也从坑上起来,加入了我们的行列。四阿哥保持他的皇子风范,坐在那里一动不动。真想把他也拉下来,看看这未来的雍正皇帝跳圈圈是什么样子,可惜还是没这个胆。

群蛇乱舞,屋里又是温坑,又是火盆,脸与耳朵都火辣辣的烫。我退到一边给四阿哥加茶水,四阿哥淡淡的说道:“五十银子这就完了?”

我不示弱地回道:“四爷还想看什么?四爷财大气粗,不会心疼了吧!”

“你这丫头越发的没有规矩了,不怕我罚你?”

“我——不怕,企码今儿不怕。年三十四爷不会打容月的板子吧?”触及四阿哥温柔的目光,立刻败下阵来。心湖似被掷了一块巨石,荡起微波。忙平了平心绪,心想定是酒喝多了,尽一时意乱情迷。且不说四阿哥是何意思,我却决不可定力不足。

“真拿你没辙,就罚你自饮一杯吧!”他递过酒杯,我随手拿起二只酒杯,斟满了酒,端一杯与四阿哥:“四爷,容月的错都是四爷与十三爷给惯的,所以呢?错就不在奴婢一个人哟?奴婢敬四爷一杯,谢谢四爷的宽宏大量。”

四阿哥斜了一眼满满的酒,冷瞄了一眼我道:“哪有你这样的奴婢?爷今儿喝多了。”说着用手抚了抚太阳穴,有多严重似的,眯着眼睛试探着我的反应。

四阿哥向来四平八稳,又好冷面示人,下人更是敬畏。刚相识时,也曾被他的言词所吓,渐渐地发觉,他并不是别人眼中面冷心冷的人。加上十三与他的关系,渐渐地去除了隔膜,也时不时地喜与他抬抬杠。

“四爷觉得容月应该卑恭曲膝?战战兢兢的?既然四爷这么想,容月懂了,再也不会放肆了。”我撅着嘴低头立在一边,标准的奴才姿态。心想这样也好,免得自己乐极生悲。四阿哥毕竟不是十三阿哥,若有半点差错,将是飞蛾扑火。

“伤心了?爷何时与你过不去,正因为你与众不同,还处处维护你。罢了,不就一杯酒嘛。”说完端起酒杯,一干而尽,随后微笑着用眉眼指了指我眼前的酒杯。

向来不该示弱,端起酒杯,往嘴里倒。本想喝几杯酒该是小事,没曾想酒度数这么高。一时喉咙烧了似的,脸也瞬间升温。两人都像煮熟的螃蟹,看着对方哈哈大笑。都说雍正是个冷面王,又有几人及他的笑颜。

十三走回坑边,看着我们两个关公,摇头大笑。酒更壮胆,早把规矩抛九霄云外去了,想起从前与朋友聚餐的事来。“十三爷你笑谁呢?咱们猜拳吧,谁输了谁喝,喝不了的,可表演抵消,两位爷可愿意?”

“怎么个猜法?”十三立刻来了兴趣,一脸急切地问道。

“看着,两手向上,转圈,一边说厨房要干净啊,经常洗刷刷啊,然后两人都伸出数,数大的管数小的,比如四管三,可明白?”

十三往坑上一坐,先开练了,还不时说新鲜、有趣。刚开始我是师傅,先赢了他们两人。等他们一上道,我就输下阵来了,喝了数杯。四阿哥连输两回,摇头直说不能再喝了,十三不肯罢休,说什么不醉不归。接着四阿哥连瓣十三三回,十三本来就喝了许多,酒意渐浓。

我又输给了四阿哥,于是选择唱一曲。走至厅中台上,想了想还是唱个高兴点的。曾一度迷上电视剧《情深深雨蒙蒙》,特意买了碟片在家里学,按现在年龄,唱个《小冤家》不错。于是边唱边跳起来。

小冤家你干嘛像个傻瓜

我问话为什么你不回答

你说过爱着我是真是假

说清楚讲明白不许装傻

小冤家听了话哎呀哎呀

大大的眼看着我眨巴眨巴

气得我掉转头不如回家

小冤家拉住了我这才说话

喊声天喊声地喊声冤家

想着你盼着你心乱如麻

千句话万句话喉头打架

谁知道见到了你只会发傻

小冤家

古代女子讲究大家闺秀、淑女风范,看到我这样的另类表现个个目瞪口呆。我不以为然地耸耸肩走回坐处,十三从坑上跳下,拉着我的手,细细打量了一番,好奇地道:“容月,你可真够善变的。”

“十三爷,真会说笑,我多才多艺不行吗?喝酒,喝酒!”我忙叉开话题。

十三若有所思的拿起酒杯就喝,随即又笑逐颜开,也不知他想什么来着。四阿哥面不改色,只是淡淡地说,这么直白的曲,以后不许再在外人面前唱。

口渴得厉害,随手拿起杯子,竟又多喝了一杯。酒后劲十足,整个人晕乎乎的。又不肯服输,撑着身子硬坐着。十三连输给四阿哥,又喝了二杯,醉倒在桌面上。小顺子、小李子忙扶十三进了里屋,我一站起来,脚像踩在棉花上一样,一高一低。看眼前的景物,像是电视里被打晕的人眼里的模糊样。

……本章完结,下一章“流水之音”↓↓↓更精彩哦!